http://凡人修仙之仙界篇.com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封魔往事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封魔往事

    “事到如今,我也不再隱瞞各位,對于這歲月塔第七層,雷某確實知道一些。諸位一路來想必也都已經知道,這座歲月塔是一座牢獄,關押了許多囚徒,第七層這里也是一樣,鎮壓了一個絕世妖魔。”雷玉策從熊山身上收回目光,緩緩說道。

    “絕世妖魔?”韓立眉梢一挑。

    “不錯,這個絕世妖魔遠不是我們先前遇到的那些囚徒可比的。”雷玉策又說道。

    “我們先前遇到的那些囚徒,都已經有大羅存在,難道這里的絕世妖魔是一位道祖不成?”藍顏嗤笑一聲,不以為然的說道。

    “我通天劍派的創派祖師當年也參與了此魔頭的封印,根據祖師留下的典籍記載,那妖魔縱然不是道祖,也相差不遠。”雷玉策神情凝重的說道。

    藍顏看到雷玉策這般神情,也收起了臉上笑容。

    “貴派祖師以前也來過此地?這歲月塔應該是太歲仙尊所建,莫非貴派祖師和太歲仙尊相識?”韓立目光一凝,又問道。

    “關于這個,門中典籍并未提及,我也不清楚。”雷玉策看了韓立一眼,搖頭說道。

    韓立默然不語,心中對雷玉策此言卻抱有懷疑態度,不知其是有意不說,還是真的不知道。

    “雷道友,你說的那個魔頭,莫非是當年曾經血祭了整個金源仙域的黑天魔神?”蘇茜突然插話問道。

    “不錯,正是此魔頭,蘇道友想必對此魔印象深刻吧?”雷玉策深深看了蘇茜一眼,說道。

    “當年那場大劫,我天水宗的典籍中自然也有記載。”蘇茜面色微白的點頭說道。

    “二位所說的是何事?能否也讓我們知曉。”韓立問道。

    “諸位道友都不是金源仙域之人,所以不知道此事,在很多萬年之前,要追溯到和魔域大戰之時,在我們金源仙域曾經經歷過一場大劫,一位名為黑天魔神的魔族大能降臨金源仙域,發動了一個絕世魔陣,血祭整個金源仙域。當時金源仙域半數以上的生靈皆死于那個魔陣,后來天庭道祖出手,才破了那魔陣。此事乃是金源仙域的一次大劫,造成的傷害極重,可以說至今也沒能恢復,黑天魔神的名字在金源仙域也是一個禁忌。”蘇茜嘆了口氣,說道。

    “原來如此。”韓立緩緩點頭,目光朝著洞窟前方望去,心中念頭轉動。

    此地的魔頭竟然和當年的仙魔大戰有關,不知和夜陽王朝之人,有什么關系?

    “蘇仙子說的極是,其實此次太歲仙府出世并非偶然,根據門中典籍記載,恐怕是那魔頭在沖擊封印,導致仙府現世,我和文仲來此目的是加固此地的封印。而封印那個魔頭的大陣有五處陣眼,按照金木水火土排列,每個陣眼下也封印了一些魔域的妖魔,此處那個金色祭壇便是其中的金之陣眼。”雷玉策接話說道。

    “金色祭壇如今已經坍塌,也就是其中一個陣眼已經被毀?”藍顏有些不安的說道。

    其余人也是面色凝重起來。

    “沒錯,原本只要五處陣眼無恙,那黑天魔神便絕不可能脫困,可惜如今金之陣眼已經被毀掉,若是再毀掉其他陣眼,黑天魔神極有可能便會掙脫封印,到時候不僅我等絕無生路,就是整個金源仙域也會再次陷入大劫,所以幾位接下來務必謹慎行事,萬萬不可再毀壞其他陣眼了。”雷玉策面色凝重無比的說道。

    其他人聞言,紛紛點頭。

    “那我們接下來怎么辦?繼續向前嗎?”藍顏問道。

    “不錯。不過走之前,我嘗試一下將此處法陣修復,此陣法乃是金之陣眼的關鍵,雖然破損,但元氣并未徹底消散,若能修復,說不定還可發揮幾分作用。”雷玉策略一沉吟,又說道。

    說著,他附身查看起了地上法陣。

    文仲也上前幫忙,二人商談了一下,很快開始動手,取出各種布陣器具,開始修復法陣。

    韓立等人對地上的法陣并不熟悉,幫不上忙,便走到一旁繼續打坐修煉。

    轉眼間過了大半日,韓立等人正在修煉,一陣強烈的陣法波動傳來,眾人急忙站了起來。

    只見地上的金色法陣已經被修復,此刻嗡嗡運轉,一道粗大金光從法陣內升騰而起,沒入洞頂石壁內。

    雷玉策手中連連掐訣,金色法陣緩緩停止,金色光柱也很快飄散消失。

    “還好,法陣被毀壞的地方不多,勉強修復了過來。”雷玉策面上露出一絲笑容,點頭道。

    “那修復好的法陣,能發揮作用嗎?”藍顏似乎對那黑天魔神頗為畏懼,急忙問道。

    “這個我也不知,希望有用吧。”雷玉策默然了一下后說道。

    其他人聞言,面面相覷,一時無人說話。

    “走吧,我們在此已經耽擱了很久,快些前進吧。”雷玉策說道,然后揮手發出一股金光,將附近石塊在此卷來,覆蓋在金色法陣上。

    眾人的傷勢此刻都恢復的差不多,早已不耐待在此處,很快繼續向前而去。

    沿著山洞一路向外,眾人走了許久,終于出了洞口。

    洞口之外,是一座面積不過數百丈的平臺,地面上亂石嶙峋,似乎是在一座巨大山峰的半山腰處。

    韓立等人來到平臺邊緣,向周圍眺望而去,但見虛空之中灰霧繚繞,根本什么都看不清。

    熊山盯著遠處看了一陣后,眉頭一蹙,忽然抬起手中金色長劍,朝著遠處虛空一劍斬下。

    只聽一聲劍鳴響起,一道巨大的金色劍光瞬間爆射而出。

    看那劍勢之強之快,本應該瞬間斬開虛空,一去數百里才對,然而眾人驚訝地發現,劍光不過飛出了數百丈后,就好似撞在了高墻上一樣,轟然一震,潰散開來。

    “果然有禁制……”熊山見狀,喃喃自語道。

    “諸位不用試了,這山峰之外的禁制與整座歲月塔的根基關聯,除非誰有能力將整座歲月塔擊潰,否則別想強力突破。”雷玉策見狀,開口提醒道。

    韓立聞言,神念之力隨即鋪展開來,神識開始朝著四面八方探查而去。

    不過很快,他的眉頭就皺了起來,四周對于神識之力的禁錮竟也十分嚴苛,以他的神念之強,竟然也無法擴散太遠。

    眼見于此,眾人也沒有別的法子,只得紛紛掠出崖畔,貼著山峰向上飛掠。

    一直飛過近千丈后,蛟三忽然輕“咦”了一聲,當先停了下來。

    眾人見狀,也隨即停了下來,循著她目光的方向朝著山上望去,便看到那里再次出現了一座山崖平臺,上面似有一架人為修建的石梯,沿著山勢蜿蜒向上延伸開去。

    “走吧,去看看。”雷玉策招呼一聲,當先朝那邊飛去。

    文仲和蘇茜當先跟了上去,韓立幾人緊隨其后,也飛掠而去。

    韓立落身在了崖畔上,目光四下一掃,發現周圍并無山洞,只有那一架石梯。

    于是眾人又先后上了石梯,一路拾階而上朝著山頂方向趕去。

    石階陡峭蜿蜒,帶著眾人一路向上,復又行進了數百丈后,來到了另一座面積更大的平臺上,那里出現了一座水藍色的重檐大殿,依托山勢而建,檐角如飛,看起來十分古樸。

    大殿前方有一片面積足有數百丈的廣場,地面看起來好似一片湖泊,反射著鏡面般的光芒,其上似乎有水汽蒸騰,彌漫著一股淡藍色的水霧,令人看不真切。

    藍元子目光一掃那片水霧,眉頭微微蹙起,眼中閃過一絲疑惑之色。

    “哥哥,怎么了?”藍顏疑惑道。

    “此處看起來水光瀲滟,隱隱有些水屬性法則之力波動蕩漾,但當中水汽并不如肉眼所見那般濃郁,我看……這多半是一處水屬性幻陣。”藍元子沉吟道。

    “水屬性幻陣?”韓立聞言,眉頭也不禁緊蹙了起來。

    他雙目之中紫光一閃,九幽魔瞳神通運轉而起,朝著里面仔細打量起來。

    魔瞳之下,便可見水霧內有一團團水汽漩渦凝聚流轉,彼此之間既有吸引,又有抗拒,形成了一種十分特殊的氣場波動。

    只是看了一陣,韓立便覺得眼角有些濕潤,仿佛有水汽侵染而來,心中正疑惑間,再去看四周時,赫然發現雷玉策以及蛟三等所有人,都已經不見了蹤影。

    他心中苦笑一聲,覺得有些無奈,原來當他們跨過最后一級石階,來到崖畔之上時,就已經進入了幻陣。

    韓立目光一凝,開始全力運轉煉神術,試圖憑借強大的神識之力,強行破開眼前迷障。

    然而,他這不運轉還好,一運轉后,四周景物立即發生了變化。

    只見方才看到的水汽漩渦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樣,一個個開始劇烈旋轉起來,彼此之間相互拉扯沖撞,看起來就好像是一座座颶風沖撞在了一起。

    韓立心中剛冒出這樣的想法,就發現四周忽然水浪之聲大作,他的身影竟然真的出現在了一片漆黑的海域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