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凡人修仙之仙界篇.com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一言為定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一言為定

    蛟三聞言,下意識向后撤開一步,便覺得肩頭被人一抓,身子向后一飄,倒飛了出去。

    那剛剛彈開的金獴蜥,身軀忽然急速鼓脹,渾身金光暴漲,“嘭”的一聲,炸裂了開來。

    只見一團金光從爆炸中央升起,繼而急速擴張,化作一道巨大無比的金光漩渦,驟然席卷開來,其內呼嘯之聲大作,里面赫然裹挾的道道金色光刃。

    更令人驚訝的是,那些金色光刃中,竟然還蘊含著濃郁的金屬性法則之力,瞬間將四周虛空切割得支離破碎。

    韓立扔開蛟三之后,閃身向前,體內大五行幻世訣功法與天煞鎮獄功同時運轉,渾身上下星辰光芒流轉,一身氣勁凝于一拳,朝著前方猛砸而去。

    其拳頭上一層金色光芒流轉,一道半透明的金光拳影飛射而出,重重砸在了金光漩渦上。

    “轟”的一聲巨響!

    金光漩渦轟然炸裂,里面無數金色光刃飛射而出,旋轉著飛向四面八方。

    虛空之中,激蕩不已,空氣中殘留的氣勁尚未消散,那名青年男子已經飛身而下,朝著韓立只撲了過來。

    韓立心中不禁暗嘆了一聲。

    果然是和金童同出一脈的噬金仙,單說這一言不合就要打生打死的架勢,就已經是一模一樣了。

    韓立面對噬金仙,也不敢有絲毫大意,體內真言寶輪逆轉,身形陡然一個模糊,向后撤開了些許。

    “時間法則?”青年男子撲了個空,冷漠的臉上浮現出一抹不悅之色,喃喃自語道。

    話音剛落下,其身上就蕩漾開一層金色波紋,緊接著就整個人變得一陣虛幻,身外影影綽綽地浮現出一連串虛影。

    韓立只覺得眼前一花,那青年男子就陡然出現在了他身旁,一掌探出,五指成爪地朝他的喉嚨抓了過來。

    這一下的速度竟是快到了極點,連韓立都有些避之不及。

    這時,一聲嬌叱聲從旁傳來,緊接著便有一道劍光從左側驟然射至,直取青年男子頭顱。

    青年男子見狀,只是嗤笑一聲,絲毫沒有避讓的意思,依舊抓向韓立。

    “錚”的一聲銳鳴!

    劍光鋒銳,看似勢不可擋,可斬落在男子身上時,卻只是光芒一閃,就自行崩裂消散,竟是連其身上金袍都未傷及半分。

    眼見男子指尖已經要觸碰到韓立喉結上時,一道金光陡然從韓立身后迸發。

    只見一道金色寶輪懸浮而出,在虛空之中旋轉不定,上面綻放出道道耀眼的金色光線,映照向四面八方。

    青年男子瞬間感覺時間的流淌被凍結,整個人凝固在了半空中。

    韓立目光一凝,并指在身前一勾。

    “嗖嗖嗖……”

    只聽一連串破空之聲不斷響起,其身側虛空中青光連閃,三十六柄青竹蜂云劍紛紛浮現而出,在半空中劃過道道無形劍痕,朝著青年男子攢射而去。

    “滋啦啦……”

    三十六柄青竹蜂云劍上金芒一閃,一股股金色雷電從中狂涌而出,如同三十六頭雷蛟從四面八方飛射而出,分別釘向了青年男子的諸身要害。

    伴隨著一連串的錚鳴之聲響起,狂暴的金色雷電自青竹蜂云劍的劍身狂涌而出,瞬間將那青年男子吞沒了進去,籠出一道金光雷球。

    “轟隆隆”

    金光雷球之中轟鳴聲不斷,雷電狂閃,使得周圍虛空中都彌漫起了一股燒焦氣息。

    然而良久之后,雷電收歇,光芒散去,處于其中的青年男子卻依舊還是原本的模樣,除了身上金袍有些焦痕之外,并無任何異樣。

    韓立眉頭微微蹙起,手上劍訣一掐,三十六柄青竹蜂云劍立即飛射入高空,彼此之間劍光聯結,劍影重疊,重新合成了一柄飛劍。

    只見他手上法訣一掐,那柄合而為一的青竹蜂云劍上立即符光大做,電絲狂涌。

    沙漠上空頓時風起云涌,一股水缸粗細內里好似有金汁翻涌一般的金色雷柱,從高空中驟然垂落,重重轟擊在了青年男子身上。

    “轟隆隆”

    又一聲震徹天地的轟鳴之聲響起,青年男子被金色雷柱猛然砸中,整個人隨即向下一沉,立即被那凝實如水的金色雷電吞沒了進去。

    沙漠之中,仿佛憑空生出一座金色雷池,里面金色雷液翻涌,聲勢浩大到了極點。

    早已退到遠處的蛟三等人看到這一幕,神色也都紛紛起了變化。

    “比不了啊,人比人,真是氣死人……”熊山的神色自是最為復雜,忍不住嘆息道。

    片刻之后,雷光收歇,電光斂去,金色雷池消失不見。

    眾人便看到那柄青竹蜂云劍,劍尖正釘在青年男子的顛頂之上,卻也只是刺入了他的發絲,并未傷及其肉身。

    大羅級別的噬金仙,肉身之強悍,簡直匪夷所思。

    “嘿嘿,還有什么厲害點的招數沒?若是沒有,我可要出手了……”這時,被真言寶輪光線禁錮的青年男子忽然開口說道。

    說話的時候,其身上金光蕩漾,竟有層層金色波紋蕩漾開來,從中傳出陣陣其自身獨有的法則波動,與真言寶輪上的金色光線相互沖抵,竟是生生將其逼退開了些許。

    韓立見狀,眼中也閃過了一抹驚異之色。

    之前通過煉化“蜂巢”,他已然凝練出了大量的時間法則之絲,如今體內蘊含的時間法則之力也已經遠超從前,原以為雖然未必能夠治住同樣修煉時間法則之力的奇摩子,但至少可以令其他尋常大羅修士無法活動。

    可眼下這種程度的法則之力,竟然無法完全禁錮住這大羅級別的噬金仙。

    青年男子臉上笑意驀的一收,背后赫然浮現出兩道近乎透明的羽翅。

    伴隨著一陣細不可聞的“嗡嗡”聲響起,其背后的羽翅急速抖動起來,上面有道道半透明的淡淡金光不斷閃動,開始快速沖擊起真言寶輪投注而來的金色光線。

    隨著那淡金色的光芒越來越盛,其上傳出的法則之力波動就越來越明顯,將真言寶輪光線逼退的空間也就越來越大。

    在這片空間之中,青年男子已經能夠自由活動。

    他先是抬手撣了撣金袍上的焦痕,又揉了揉頭頂上被劍刺過的地方,神色漠然地望向了韓立,抬起了一只手掌,松松垮垮地握起了拳頭。

    然而,就只是這么一個簡單的動作,其身上卻有一股令人驚悚的氣勢驟然爆發。

    只見其周身金光大作,背后好似有一道巨大噬金蟲虛影浮現,當中釋放出來的法則之力波動,瞬間將大片金色光線逼退。

    “不好,小心!”蛟三心中一驚,正欲上前幫忙時,卻被韓立抬手阻止了。

    她有些疑惑不解的望向韓立,卻見后者身上光芒一斂,突然將真言寶輪收入了體內。

    “韓兄,你這是要做什么?”狐三眉頭一皺,一陣疑惑。

    不僅是他,就連那青年男子見狀,也有些發懵,臉上浮現出一抹古怪之色。

    “這位噬金仙朋友,敢問如何稱呼?”韓立忽然開口問道。

    “韓兄怎么這會兒想起來套近乎了,這能有什么用?”狐三見狀,不禁啞然失笑道。

    蛟三只是輕輕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青年男子聞言,只是眉頭微微一皺,沒有答話。

    韓立見狀,也不惱怒,繼續說道:“我觀閣下也和之前幾層塔內空間的存在一樣,都是被太歲仙尊囚禁在此的,所以又何必與我們為敵呢?”

    “哈哈,哈哈……”

    青年男子聞言,卻好像聽到了什么天大笑話一樣,朗笑不止。

    “只要閣下不與我們為難,韓某便可承諾,會設法解除此處封禁,帶你離開這座牢籠,閣下以為如何?”韓立神色不變,問道。

    “連我都戰勝不了的家伙,居然還敢大言不慚地說放我出塔,你可知第七層中關押的是個什么樣的怪物?你以為我放你們過去了,你們就能得償所愿?這難得的消遣,我可不想白白讓給那個老瘋子。”青年男子終于還是忍不住,開口說道。

    “既然能夠說服閣下,在下就自然有方法應對七層之人,現在只是看閣下肯與不肯了?”韓立神色淡然,開口說道。

    青年男子見他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樣,眼中也不禁閃過一抹猶豫之色。

    若是可以出去,誰又愿意苦守在這狗屁歲月塔里?

    這數百萬年來,因為困守此處實在無事可做,他已經將原本一同囚禁在此處的其他異獸和異族屠殺殆盡,將之骨骼全都磨成了金粉,才造就了這一片金沙大漠。

    可惜一開始沒能收得住,殺得實在太多,以至于最后就只剩下了那只金獴蜥。

    離開固然是想離開,只是眼前這人,真有帶自己離開的能耐嗎?

    “答應你……倒也不是不行,只是你要如何證明你不會死在那老瘋子手上?又如何證明你有能力救我出塔?不如你不閃不避,老老實實接我一拳如何?”青年男子目光一轉,問道。

    蛟三等人聞言,眉頭皆是一蹙,正欲開口阻止時,就聽韓立淡淡說道:

    “一言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