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凡人修仙之仙界篇.com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幻景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幻景

    只見真言寶輪之上的一團團道紋當先光芒亮起,如同一枚枚符紋一般飄起飛舞,竟是與四周的靈域虛空融合在了一起。

    真言寶輪也隨之脫離韓立身后,朝著上空飛去,如一輪圓月懸于正空,其上道道金色光線,也隨之普照而下。

    緊隨其后,金色沙漏也落于地下,里面藏有的金色沙粒全都傾瀉而出,似緩實疾的鋪灑開來,眨眼間蔓延到了奇摩子的腳下。

    后者看到眼前這一幕自是一驚,抬起的腳也不知為何,一時之間竟然沒有繼續落下。

    不過只是短暫的遲疑之后,他就猛地一腳踩入了幻辰沙中,只覺得腳下稍稍有些遲滯,依舊大步向前直奔韓立,眼看就要到其跟前了。

    可這時,另外三樣時間法則具象之物也都紛紛起了變化。

    光陰凈瓶中的金色水液,化作一條金燦燦長河虛影的流淌開來,而東乙神木則植入了此前的金色沙地之中,凝成了一片林木虛影,那金色火把卻也飛入高空,分散化作無數火點,幾如夜幕星空……

    “這是……莫非……”

    奇摩子眼見這一幕,眼中閃過一抹震驚之色,腳步也不禁停了下來。

    饒是韓立自己,也被這突然出現的奇景給驚訝到了,五種時間法則具象之物,竟然與他的時間靈域相融,幻化出這諸般類似于造物境的景象。

    韓立的靈域空間變化一出,整個靈域內的時間法則波動,頓時變得強烈了數倍,其中蕩漾的陣陣金色波紋,與奇摩子的斷時流火靈光相抗,竟然多出了幾分阻滯之力。

    只是兩人之間的境界終究差距巨大,奇摩子始終占據著上風。

    “好哇!你小子果然得到了師尊真傳的大五行幻世訣,竟然已經到了能夠引起靈域共鳴的地步,這次可絕不會再讓你逃脫,這功法我是勢在必得了。”奇摩子臉上震驚之色過后,取而代之地卻是一股難以言喻的興奮。

    一語說罷,他一手掐訣,吟誦口訣,催動著金色火把大放光明,一手召回黑色短斧,朝著韓立當頭劈下。

    此時的韓立避無可避,情急之下,只得將體內大五行幻世訣和天煞鎮獄功同時運轉到了極點,下一瞬就要點燃體內真靈血脈變作三頭六臂之狀,硬撼這一擊。

    但就在這時,異變突生!

    那五件時間法則具象之物表面卻突然光芒大作,一根根時間法則晶絲從其中飛射而出,在虛空之中相互融合,如同燃燒起來一樣,綻放出一團耀眼的五色融光。

    奇摩子感受到五色融光當頭籠罩下來,神色大變,臉上表情卻是一僵,整個人都停滯在了原地,如先前的韓立一般無法動彈了。

    韓立眼中閃過一絲驚奇之色,就看到五色融光映照之下,奇摩子的身上開始浮現出層層虛影,好似幻化出了無數個一模一樣的他。

    然而隨著人影的不斷分裂,最先出現的虛影開始光芒閃動,身軀虛化,竟是如同腐朽的木頭一樣,化作了一片灰色煙塵,消散了開來。

    而隨著一個個人影的消散,正當中作為實體的奇摩子,身形竟然開始發生了細微變化,與此同時,其身上的氣息也同樣發生了一絲變化。

    韓立并不知道是怎樣的機緣巧合,才誕生了眼前的異景,生怕自己一個隨意的舉動,就會打破眼前出現的景象。

    于是,他只得絲毫不逾矩地掐著法訣,全力催動著大五行幻世訣的運轉。

    只是他的雙目,始終不曾離開奇摩子身上。

    觀察片刻之后,韓立驚奇的發現,隨著一道道虛影的湮滅,奇摩子的修為正在逐漸減弱……不,應該說他的年紀,正在逐漸減輕。

    那一道道虛幻人影,就仿佛是奇摩子經歷過的無盡歲月,在五色融光的映照之下,點點消散,他就仿佛被扯入了一個時間陷阱之中,身軀正在不斷倒退回數萬年,數十萬年,乃至百萬年之前的狀態。

    不過十數息后,奇摩子身上的氣息已經直線下墜,連大羅初期境界都無法維持,變成了一種忽上忽下的失衡狀態。

    “怎么可能,不過都是些虛化之物,怎會有如此威能?”奇摩子奮力掙扎,卻也無能為力,不禁驚叫道。

    韓立牙關緊咬,全力催動功法。

    他相信,只要再過十數息后,奇摩子的身軀或將再倒退個數百萬年,屆時其恐怕連太乙巔峰修為都難以保證,他便有至少五分把握能夠戰勝對方。

    可惜天不遂人愿,懸浮在奇摩子頭頂上方的五色融光,隨著時間的流逝,顏色變得無比黯淡,顯然是能量消耗巨大,也已經快到崩潰的邊緣了。

    “再多撐一下,多撐一下……”韓立眉頭擰成了疙瘩,心中不斷祈禱。

    然而下一瞬,便有“噗”的一聲輕響傳來。

    只見那團五色融光在劇烈的消耗下,終于失去了所有顏色,當中所有的時間晶絲,也已經消耗盡了所有的時間法則之力,變作了纖細的透明絲線。

    緊接著,靈域之內圓月降落,群星聚合,山岳平復,江河倒流,樹木消失,其中所化的所有虛幻景象,也都紛紛消散開來。

    而后五種時間法則具象之物,也重新顯現而出,一個個光芒黯淡地飛入了韓立的體內,任他再怎么呼喚,都無法外顯。

    不等奇摩子做出什么反應,韓立已經暴喝一聲,運轉天煞鎮獄功的同時,調轉體內真靈血脈,身上血紅光芒一起,身形驟然暴漲,瞬息之間就化作了三頭六臂之狀。

    其正中巨猿頭顱雙目一瞪,一只巨拳朝著奇摩子重重砸去,緊隨其后又有一只生滿金色鱗片的龍爪也猛然探出,朝著他抓了過去。

    后者方一恢復自由,顧不得身上境界下跌,忙猛地抬手掐出一個古怪法訣,猛地推出一掌,那柄金色火把上的火焰便猛地一騰。

    其上一團金色靈焰,隨即化作一條火焰長龍,朝著韓立直沖而來。

    那火焰長龍之上凝聚了濃郁的時間法則之力,以一種不可理喻的速度穿過韓立的巨拳和龍爪,后發先至地朝著他撞擊而來。

    金焰火龍所過之處,虛空之中時間瞬間陷入凝固,威力絲毫不比他保持大羅境界時弱,韓立一旦中招,必定身軀陷入凝滯,絕無可能再戰。

    不過,對于這樣的狀況,韓立早有防備,在那金焰火龍出現的瞬間,他的身前就有一道翠綠光芒亮起,卻是那玄天葫蘆已經張開了口,虛位以待。

    其葫口處,一團綠色光芒原本旋轉急速,可在金焰火龍靠近之時,竟也變得緩慢起來,但卻始終沒有真正停滯。

    等到金焰火龍靠近之時,仍是不可避免地被卷入其中,直接吞沒了進去。

    葫蘆劇烈一震,葫口自行封閉,葫身卻依舊顫動個不停。

    韓立無暇顧及葫蘆異狀,立即抓住這轉瞬即逝的時機,一拳一爪同時揮擊了出去,體內星辰之力也隨之毫無顧忌地狂涌而出。

    奇摩子在五色融光的影響下,本來就境界不穩,加之方才發出的秘術一擊,被韓立莫名其妙的收入了葫蘆中,倉皇之下根本來不及反擊,就被一股排山蹈海般的巨力迎面擊中。

    “轟隆”一聲巨響!

    一片星辰光芒驟然炸裂,奇摩子的身影便在滿天星光碎屑之中遭受重擊,倒飛了出去。

    其周身骨骼噼啪作響,口中也不禁噴出一口鮮血,眼睛卻一直怨恨地盯著韓立,直到飛出烏巢鬼王遮蔽出的那片黑色夜幕之后,才重重砸落在了地面上。

    韓立身形一躍,朝其追擊而來,后者卻身形一閃,朝著遠處疾射而去,瞬間消失不見了。

    正在極遠處廝殺的十名紅袍鬼將和天水宗眾人,甚至沒能看清其身影,只看到了撕開的黑色夜幕正在緩緩閉合,里面隱約能夠看到一個三頭六臂的巨魔身影。

    韓立目光從遠處緩緩收回,心念微微一動,之前被斷時流火禁錮住的三十六柄青竹蜂云劍和精炎火鳥全都倒飛而回,來到了他身邊。

    他目光一轉的望向另一邊,啼魂與烏巢鬼王仍在那里廝殺著,渾身上下布滿了觸目驚心的傷痕,看起來已經落了下風。

    此刻的烏巢鬼王早已經不在是書生形象,而是現出了數百丈高的巨鬼真身,身著一套血色鎧甲,外面罩著一件猩紅袍子,渾身上下一片血紅。

    其頭上生著尖角,嘴角獠牙外翻,滿臉地猙獰兇戾之色,鼻孔吐息之時,便有兩道血霧流溢而出,渾身血腥氣息大盛,令人聞之欲吐。

    烏巢鬼王手中正握著一柄巨大的白骨三叉戟,戟身銘刻著道道血色符紋,尖端處卻纏繞著道道黑色煙霧,朝著啼魂眉心直刺而下。

    啼魂眉心豎目中的血光狂涌而出,與之相互砥礪,不斷碰撞之間,濺射起大片血光。

    “去!”

    韓立手掌一揮,三十六柄青竹蜂云劍當先飛射而出,在半空中亮起無數劍光,如同一片金色劍雨一般從高空中直墜而下,狠狠斬向了烏巢鬼王。幻月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