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凡人修仙之仙界篇.com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一千零三十章 金屬獸
    第一千零三十章 金屬獸

    韓立身形在跨過金色光幕的瞬間,就被一股強烈的法則之力禁錮,整個人周身上下都被金色絲線所纏繞。

    此刻的他整個人就這么直挺挺的懸在了高空,動彈不得。

    他雙目下瞥,就見身下竟是一片郁郁蔥蔥的茂密山林,看起來不過數百里之廣,邊緣被灰色濃霧所包裹,顯然是一處小型秘境。

    山林之中,林木茂密,隱約能夠看到一條條青石鋪就的羊腸小道,蜿蜒扭曲地穿過層層密林,一直通往深處的一座金色院落。

    “好濃郁的時間法則之力!”韓立收回視線,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纏繞著的金色絲線,忍不住贊嘆道。

    那種感覺就好像是被真言寶輪禁錮住了一般,只是他的思維并不受影響,反倒是身軀被那些鋒銳無比的金色絲線切割著,雖未破潰,卻也覺得分外疼痛。

    他正思量間,神色忽然微微一變,就看到遠處的山林之中,忽然升起陣陣煙塵,兩道巨大的金色身影,竟是一路摧林毀木朝著他這邊沖了過來。

    韓立仔細一看,便發現是兩只渾身金黃,好似金汁澆筑一樣的巨大猛虎,其兩肋生有兩道金色羽翅,只是相對于其巨大體型,顯得有些太小,并不能直接扇動飛行。

    而隨著其不斷前沖,兩道金色羽翅連續揮舞之下,那巨獸的身軀竟是一點點離地而起,朝著這邊沖了上來。

    “這是……金屬獸?”

    韓立心念一動,喃喃自語道。

    這種異獸雖稱之為獸,但實則全身皆由至真至純的金屬性元氣凝聚而成,在這片金源山脈中更是如魚得水,極為難纏。

    思量間,其體內真言寶輪立即逆轉起來,周身時間法則之力波動開始蕩漾而出,嘗試著與纏繞在他身上的金色絲線達到某種平衡。

    隨著其體內時間法則之力的不斷涌出,那些纏繞在他身上的一根根金色絲線,開始自行解放開來,但速度卻始終不快。

    僅僅十數息后,韓立身上捆縛著的金色絲線還有數百根之多,而那兩只狀若巨虎的金屬獸,卻已經沖到了身前。

    兩只金屬獸方一近身,立即張開血盆大口,分別朝著他的頭顱和腰身咬了下去。

    只見其口中尖利金齒上凝聚著一道道金光,當中傳來陣陣鋒銳無比的金屬性元氣,令韓立都感到有些暗自心驚。

    眼見其巨口就要咬中韓立的時候,其身上忽然火光一現,隨之響起一聲響亮清鳴。

    只見一只銀色火鳥從其肩頭猛地展翅撲出,瞬間化作一頭銀焰巨鳥,雙翅烈焰熊熊燃燒著,撞擊向了兩只金屬獸。

    “轟”“轟”兩聲爆鳴響起,大片銀色火星飛濺。

    兩只金屬獸迎面遭受重擊,被精炎火鳥的羽翅攬著,強壓著飛落回了地面。

    “吼……”

    兩獸一聲咆哮,全都張著血盆大口,朝著精炎火鳥的翅膀,咬了下去。

    只聽“呼”的一聲響,精炎火鳥已經沖天而起,兩道火翼上仍是被撕扯掉了大片火焰。

    那金屬獸口中咀嚼幾下,竟是絲毫不懼烈焰燒灼,直接將火焰吞入了腹中。

    韓立見此,眉頭不禁一挑,精炎火鳥的銀焰有多厲害,他心里是清楚的,這兩頭異獸腹內竟然能容此焰,到著實令他有些驚訝。

    不過他也未多看,而是全力催動體內真言寶輪逆轉,以時間法則之力與纏繞身外的金色絲線抗衡,將之一點一點地剝離開來。

    精炎火鳥被吞噬掉部分火焰后,不懼反怒,高空之中一展羽翼,猛地俯沖了下來。

    其就如同一團火焰隕石一樣砰然砸落,頓時騰起一片熾烈銀焰,將兩只金屬獸包圍,繼而烈焰旋轉升騰,化作一道火焰龍卷將之淹沒其中。

    銀焰龍卷直接九天,旋轉帶起的颶風助長了火勢,使得里面的溫度更是暴漲數倍,兩只金屬獸身處其中,渾身金光熠熠,體表竟然有絲絲縷縷淡金色的霧氣蒸騰而出。

    韓立瞥見這一幕,忽記起那金屬獸大都為金屬性元氣凝聚而生,這蒸騰而出的霧氣,多半也就是如此元氣吧。

    就在這時,兩聲嘶吼突然傳來,那兩只金屬獸在銀焰龍卷當中來回奔跑了片刻,竟是朝著彼此迎頭撞了上去。

    只聽“砰”的一聲重響!

    兩只金屬獸頭顱重重撞擊在了一起,一片刺目金光驟然一閃,便自其額頭處橫掃開來,當中裹挾著令人生畏鋒銳之力,瞬間切割開了周圍的銀焰。

    兩只金屬獸左右一沖,皆是脫離了銀焰控制,奔逃了出來。

    銀焰火鳥被一斬為二,兩片火焰立即涌向一起,試圖重新融合,但兩者之間卻始終有一層金光阻隔,竟是無法合二為一。

    脫離控制的金屬獸,沒有去理會精炎火鳥,而是四蹄狂奔著沖天而起,張著血盆大口,再次直奔韓立而來。

    只是此時的韓立,已經掙脫了那些金色絲線的束縛,雙目一凝之下,虛空之中朝前猛地跨出一步,左右兩臂同時一振,運轉起大力金剛訣神通,朝著兩只金屬獸就砸了上去。

    一片星辰光芒自其雙臂亮起,兩只碩大的拳頭上更是彌漫著一層晶光,分別砸落在兩只金屬獸的額頭之上,立即響起“鏗鏗”兩聲巨響。

    高空之中,兩團氣勁呈環形炸裂開來,兩只金屬獸如同遭到山岳重壓,比直朝著地面摔落而下,直砸得整片大地為之一震。

    韓立飛身而下,先是看了一眼仍在試圖融合,卻尚不能恢復的精炎火鳥,繼而直追兩只金屬獸而去,不等它們從地面陷下的大坑中爬起,就又是重拳砸落而下。

    “轟轟轟”

    一連串的重拳暴擊,韓立的雙拳如雨點一般砸落,大地上轟鳴震動連響不斷。

    百余拳過后,方圓數十里的地面已經變得一片狼藉,韓立這才收了手,生怕再這么無所顧忌地砸下去,整片秘境的根基都要給自己砸壞了。

    然而,當他停下轟擊后,朝著坑底一看,眉頭不禁緊蹙了起來,只見那巨大陷坑底,空空如也,哪里還有金屬獸的影子?

    韓立飛身落入坑底,才發現那兩只金屬獸竟是在地底打了一條通道,逃走了。

    “走,咱們先去給你報仇出氣,之后再想辦法抹除那些金光,讓你恢復原狀。”韓立心神一動,與精炎火鳥聯系起來。

    后者聞言,便停下了試圖將另一半火焰吞噬的動作,化作兩只一模一樣的銀焰小鳥,飛落在了韓立肩頭。

    韓立則是一瞥那洞口,神識延伸進去,繼而飛掠而入。

    通道因為是剛剛挖成,里面頗為潮濕悶熱,到處都是一股泥土發霉的味道。

    韓立皺著鼻子前行了十數里,前方卻突然出現了一個岔路口。

    到了路口處,他的眉頭不禁一挑,發現了些異樣。

    這處岔路口,乃是韓立行進的通道,與另一條橫貫在前的通道交叉形成的,而前面那條通道更加寬大,四壁光滑干燥,顯然是早就存在,而并非金屬獸現挖的。

    與此同時,那條通道當中有風流動,韓立探手感受了一下,竟是發覺分外灼熱。

    “嘿嘿,小家伙,這次你可有口福了……”他神識一掃之后,目光微微一閃,嘴角卻勾起了一抹笑意。

    而后,只見其身形一閃,進入岔路口內,朝著通道左側急掠而去。

    通道內起起伏伏,綿延十數里,最終通向了一處面積頗為寬廣的地下空間。

    韓立從通道口出來,就看到前方出現了一座方圓足有百丈的五彩火池,里面赤黃綠青藍五種彩色火焰交相輝映,從中傳出陣陣熾烈無比的灼人熱浪。

    之前被韓立打退的那兩只金屬獸,此刻就趴在五彩火池邊上,正啃食著一塊巨大的金色礦石,每咀嚼一次,便有一縷金屬性元氣匯入體內。

    兩獸眼見韓立進來,立即警惕地爬了起來,身形低伏,沖著他呲著利齒,卻顯然是領教了韓立的厲害,沒有貿然沖上來。

    “怪不得之前能炎之火,原來是在這五彩火池四周常年棲息,又飽食受火力侵染的金礦,那便不奇怪了……”韓立笑道。

    這時,他肩頭上的兩只銀焰火鳥,也發現了眼前五彩火池的不凡,皆是跳躍不停,顯得十分興奮和急躁。

    “你也發現了是嗎?去吧。”韓立笑著說道。

    兩只精炎火鳥得了命令,立即火翼一展,同時沖向了五彩火池。

    眼見兩只火鳥同時撲向五彩火池,兩只金屬獸立馬急了,身軀一縱,當空躍起,就要撲向它們。

    “給我下來!”韓立瞳孔一縮,一聲怒喝。

    其身形驟然一閃,就來到了兩只金屬獸身下,兩手同時探出,左右各自抓住兩只金屬獸的尾巴朝下一扯,立即就將其扯了回來。

    兩只金屬獸重重摔落在地,身軀猛地一翻滾,爬了起來,撲向了韓立。

    韓立體內真靈血脈運轉而起,周身金色毛發涌現而出,瞬間化作一頭十數丈高的金色巨猿,兩只巨大手掌同時按住了兩只金屬獸的頭顱,將之死死壓了下去。

    那兩只金屬獸頭顱重重砸地,身軀劇烈掙扎,兩根長尾如鞭亂掃,卻硬是給韓立壓得半點抬不起頭來。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