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凡人修仙之仙界篇.com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九百七十四章 魔君的身份?
    第九百七十四章 魔君的身份?

    “沙心,執迷不悟的人一直都是你!我且問你一句,你我等了這無盡的歲月,為的究竟是什么?”厄膾單手一橫,反問道。35xs

    沙心沒有說話,雙目死死盯著厄膾,眉宇間的神色一片肅然。

    “你我被困居于積鱗空境這么多年,你所轄的傀城,與我玄城也恩怨糾葛了這么多年,此番你主動來找我,說要聯手進入這大墟故地,你的目的不正是和我一樣嗎?又何必再提什么陳年舊事,行這自欺欺人之舉!”厄膾冷笑了一聲,又說道。

    “不要拿我和你相提并論!”沙心一字字說道。

    “沙心,看在過去的份上,我再奉勸你一句。如今魔君的尸骸就在眼前,你與我將之平分,則各自大道可期。屆時想要離開積鱗空境這片牢籠,還不是輕而易舉?等到了魔域或是仙界,可就是天高任鳥飛的大自由了。”厄膾朗聲大笑,說道。

    “魔君……”

    韓立聽聞此言,目光不由又朝著血色湖面中心上漂浮的那具水晶棺材一眼。

    此刻的他,心中幾乎就可以肯定,水晶棺材中的魔族尸骸,應該就是他們口中的“圣骸”了,只是為何厄膾要稱其為“魔君”?

    一念及此,他又不禁聯想到了蟹道人,其似乎與這積鱗空境之間,也有著不少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

    或者說,這位“魔君”會不會就是蟹道人當年的主人?

    “蟹道友,你可在此?”韓立嘗試以神念聯系詢,結果卻是根本無人回應。

    就在此時,沙心的聲音響了起來。

    “你以為我這次找你聯手,為的是和你一樣的茍且目的?那你可就大錯特錯了,實話告訴你,我已經找到了復活主人的方法了。”沙心嗤之以鼻道。

    “嘿嘿,復活?看來你還是大夢未醒啊……當年魔君合道失敗,早已身隕道消,只留下這一具尸骸,根本沒有可能復活,否則這大墟又豈會沉寂這么多年?我倒是希望魔君沒死,這樣我就不必困局于此這么多年了!我勸你不要死心眼,行那無謂之事。35xs”厄膾臉上嘲諷之色一閃而逝。

    “狼心狗肺的東西,若不是你的背叛,在主人合道的關鍵時機引來魔主插手,主人定然能夠合道成功,進階道祖境。”沙心怒罵道。

    “哼……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當年即使沒有魔主插手,他也成功不了。”厄膾冷哼一聲,開口說道。

    “主人驚采絕艷,其手段本事又豈是你能知曉的?當年若無主人栽培,你早都不知道在哪片污穢之地化作糞土了,現在竟然一口一個魔君,敢不尊稱一聲主人……”沙心怒斥道。

    “夠了,他當年授我修行之法,不過是看中我的資質,為自己培養一個打手罷了。我不像你,當人棋子任人擺布,還甘之如飴。不過,當年我選玄修,你選傀道,倒是早有定數,你注定一輩子都是魔君的傀儡罷了,連他死了這么多年,你也擺脫不了。”厄膾怒喝一聲,打斷了沙心的斥責,說道。

    “不管你說什么,這次也休想得到主人的尸骸,以滿足你的一己私欲。待我將他復活之后,再由他親自與你清算當年的背叛之仇。”沙心壓下怒氣,神色漸平道。

    厄膾聞言,瞥了一眼腳邊躺著的石穿空,笑道:

    “你手上沒有魔族皇家血脈,只怕連那具水晶棺都打不開吧?我手上可是有一個貨真價實的皇子殿下,你若是肯與我合作,我們就都能從中得利。否則,就都只能空看著眼前這座寶山,誰也別想進去。”

    “厄城主此言差矣,我們圣族雖然血脈珍稀,卻不止十三弟一人有。而我的,反而還要更加精純一些的。”不等沙心答話,其身后忽然閃出一名頭戴罩帽的高大身影,朗笑著說道。

    說話間,那人將頭上罩帽摘下,露出一頭白色長發,容貌雖普通,卻帶著一股迥然氣質,一雙罕見的深紫瞳孔中泛著點點光亮。閃舞

    韓立目光掃過,眉頭不禁微微一蹙,發現此人正是大皇子石斬風。

    厄膾見狀,神色終于一變,臉上頓時浮現出一抹猙獰之色,咬牙道:

    “我如此苦口婆心的規勸與你,也算仁至義盡了,你還不死心,那我們也只好拼個魚死網破了。”

    一語說罷,他雙足猛一跺地,整個地下空間都隨之猛地一震,血湖之上漣漪大動。

    厄膾的身影化作一道輕煙,消失不見,下一瞬卻陡然出現在了石斬風身后,猛地探出一掌,五指如鉤朝著其頭顱上猛抓了下來。

    石斬風目光一閃,已經發現了不對,可是身體反應卻終究慢了一步,想要閃避,卻已經來不及了。

    眼見其指尖就要刺入其頭骨之中時,一桿白色骨槊突然從旁刺出,“錚”的一聲,點在了厄膾的手腕處。

    石穿空余光瞥見,昆玉正雙目怒睜,雙手握著一桿通體閃著星辰光芒的白色骨槊,從一旁橫刺了過來。

    只見那骨槊長桿彎如弦月,卻也只是將厄膾的手掌稍稍頂開寸許,堪堪避過了石斬風的頭顱,帶起的勁風卻呼嘯而過,在其俊朗的臉龐上,留下數道醒目的血痕。

    石斬風抓住這一空擋,身形一矮,足尖猛一等地,身形驟然前沖,手長猛地抽出一柄白色的三棱骨劍,上面星竅光芒大作,驟然直刺向厄膾的小腹。

    厄膾手腕一收,將那骨槊崩開的同時,驀地提膝,竟是直接以膝蓋頂住了三棱骨劍。

    只見其腿上密集玄竅亮起,一層朦朧白光就如鎧甲一般庇護其外,擋住了骨劍尖端,任其上星竅光芒狂閃,卻始終無法刺穿,難有寸進。

    “找死!”厄膾冷哼一聲,猛地彈腿一踢。

    其足尖之上,頓時有一團凝實白光炸裂開來,直奔石斬風面門。

    后者見勢不妙,手中長劍不退反進,猛地一刺之下,接著那股反彈之力驟然后掠,直接拉開了近百丈的距離。

    然而,他退開的速度雖快,卻根本不及厄膾,身形尚未站穩之時,就已經被追了上來。

    厄膾顯然很急于除掉石斬風,在近身的瞬間,其腰身猛然一轉,帶動整條脊梁如蛟龍出海一般環環聳動,發出陣陣雷鳴般的聲響。

    其右臂之上肌肉鼓脹,層層白色星光爆發而出,一股爆炸性的力量從其拳端狂涌而出。

    拳頭未至,石斬風神色驟變,只覺得呼吸都有些不暢,周身虛空似乎都有些扭曲,以至于他的身形移動,都變得異常艱難起來。

    韓立看著這一幕,心中都有些駭然,先前厄膾明明遭受了那么嚴重的傷勢,才過去沒多久,竟然就已經恢復到了如此地步?

    這一擊之威,饒是現在的他,也沒有把握能抵擋下來。

    就在這時,異變突起!

    伴隨著一聲聲爆鳴接連響起,厄膾周身之外,十二枚金屬圓球上同時綻放出刺目光芒。

    緊接著,十二具身上星光熠熠的骨甲傀儡從中浮現而出,手中各自握著一道尖端帶有彎刃的白色骨鏈,同時拋飛而出。

    只見十二道白色骨鏈化作道道白色飛虹,交錯掠空而至,如一張蛛網般籠罩了下來。

    厄膾見狀,砸向石斬風的拳頭勢頭一轉,朝著上方揮了過去。

    其拳頭上一片白色星光炸裂,好似撐開了一方燦爛星辰,一道道令人炫目的流光沖天而起,撞向了白色骨鏈織成的大網。

    這時,那骨鏈大網之上,所有星竅忽然光芒一閃,竟是不再噴涌星辰之力,而是化作一個個小型漩渦,從中涌出陣陣強大的吞噬之力。

    厄膾這一拳打出的星輝流光,竟是如同流水一般被其吸納一空,徹底失去了威力。

    “這是……”不等其驚訝完畢,骨鏈大網已經徹底籠罩了下來。

    “結陣”

    一聲嬌叱傳來,那十二名骨甲傀儡單手一掐法訣,腳下步伐紛紛變換,動作整齊劃一,瞬間就完成了結陣。

    骨鏈大網上立即閃過一片銀色電光,化作一道銀色雷球,將厄膾困在其中。

    韓立聞聲,皺眉望去,發現那名被沙心喚作“小紫”的黑紗女子,此刻正盤膝坐在地面之上,在其身前擺有一副黑石陣盤,上面放著正放著十二枚白色棋子。

    能夠同時控制十二名傀儡,令其整齊施法布陣,本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然而做到此事的人,竟然不是沙心,而赫然是她!

    手持骨槊的昆玉,就站在其身旁不遠處,戍衛著她。

    韓立正驚訝間,就聽厄膾嗤笑一聲,道:“就憑這粗陋法陣,也想困住我厄膾?”

    說罷,他身上玄竅光芒大放,抬起一拳朝著籠罩著他的骨鏈和電網上,猛砸了上去。

    “轟隆”一聲巨響!

    他拳上星辰光芒剛剛綻放開來,骨鏈上的那股吞噬之力就再次浮現而出,將其釋放出來的大部分力量都吸納了進去。

    與此同時,電網之中一片銀色電光狂涌而出,劈打在了厄膾的身上,濺起大片火花。

    電光過處,骨鏈大陣依舊完好,只是十二名傀儡的身上,不約而同地浮現出了一絲肉眼難辨的細小裂痕。

    而作為控制法陣的“小紫”,身軀也是猛然一顫,顯然承受著不小的壓力。

    “此陣自然困不住你一世,不過能夠困住你一時也就足夠了。”沙心瞥了一眼小紫,面無表情地說道。

    說罷,她向石斬風使了個眼色,二人便先后從岸邊躍起,幾個起落后便已到了血湖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