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凡人修仙之仙界篇.com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九百三十一章 突如其來
    第九百三十一章 突如其來

    “殺了一只,又來了八只,還沒完沒了了?”

    “敢擋我們的路,看來是活得不耐煩了!”

    “哼,有厄沙兩位城主兩位在,來多少殺多少!”

    “等等,這東西我怎么瞧著有幾分眼熟……”

    飛舟上眾人望著四周突然出現的八顆碩大頭顱,驚疑未定之際,七嘴八舌的叫嚷起來。閃舞

    “厄城主,我們要不要……”

    有了厄膾和沙心此前以雷霆之勢剿滅一頭此類鱗獸在前,眾人倒也沒怎么驚慌,甚至有人看向厄膾,等待其示意。

    然而無論是厄膾還是沙心,都沒有說話,似乎也沒有出手的打算。

    自二人以下,晨陽等四名城主,以及沙心麾下的卓戈等人,則是一副嚴正以待的模樣,目光不斷從四周的那些猙獰頭顱上掃過。

    這一幕落在韓立眼中,讓其沒來由的瞳孔一縮,有種不祥的預感涌上心頭。

    就在此時,隨著一聲嘶吼,又有一顆頭顱從飛舟后方冒了出來。

    只不過這顆頭顱遠比其他幾顆看起來小得多,上面蒙著一層白翳,就好似剛長出來的一樣,并且其脖頸下方還有一道明顯的暗紅色印痕。

    其竟赫然就是之前被厄膾斬首的那只!

    “不好……這是九祁蛟……”厄膾恍然醒悟過來,驚聲叫道。

    韓立聽罷,也是神色一變。

    這九祁蛟的惡名他早有聽聞,但大多數都是已不可考的傳說,可從未見過。

    傳說中,此物身如巨象,頸長如蟒,生有有九首一口,能吞萬物,生性兇暴,欲殺之便要九首同斬,否則便會不停地斷首重生,根本不會真正被滅殺。

    而稱其有一口,卻也不是說他九個頭顱里,只長著一個嘴巴,而是指其后背之上生有一只饕餮巨口,能吞噬萬物,倒是有點類似貔貅小白。35xs

    就在這時,只見那九祁蛟的九顆頭顱同時高揚,從四方朝著星隼飛舟重擊而下。

    一時間,九顆頭顱遮蔽天幕,嘶吼之聲此起彼伏,竟是連高空中垂落的星光,都給遮蔽住了。

    星隼飛舟頓時一顫,籠罩其上的星辰光幕,開始變得越發稀薄起來。

    “完了……”風無塵仰天而望,喃喃自語道。

    其余眾人神色,一個比一個難看,此時差不多也是這個念頭。

    厄膾與沙心自然不會坐以待斃,兩人相互對視一眼,雙腳同時一踩飛舟,身形直掠而起,沖向那了頭九首巨蛟。

    虛空之中,震蕩不已,空間都好似要破碎開來一樣。

    沙心臉上黑紗被勁風吹得獵獵作響,從中隱約露出的面容美艷至極,只是其神情凝重,雙目如水,雙手一揮之間,兩枚圓球一左一右的同時飛射而出。

    其中一枚表面雪白光芒大作,在陣陣強烈的星辰之力波動下,從中浮現出一道高達百丈的巨大身影。

    那百丈身影頭戴八寶紫金冠,身著五彩金鱗甲,生得一副怒目金剛面容,渾身好似銅澆鐵鑄,身上反射著層層金屬光芒。

    寶甲金剛現身之后,便探手在虛空之中一抓,另一枚圓珠便也有雪亮光芒亮起,滴溜溜一轉之下,化作一把銀光閃閃的巨型寶傘,落在了他的手中。

    韓立雖身處飛舟之上,仍可感受到寶甲金剛身上散發出的龐然氣勢,竟給人一種絲毫不弱于厄膾之感,不由得心中一凜。

    他深吸了口氣,雙目一凝,就看到沙心在半空中身軀扭動,雙手十指虛空連彈,那金剛巨漢便一手手抓著傘柄,向上一撐。

    只見寶傘雪白光芒暴漲,化作一張巨大無比的遮天傘面,擋在了高空中。

    傘面之上,好似繪有萬千星辰,當中星光流轉,仿佛天河倒映。閃舞

    所有傘上星辰,都好像與夜幕中的星辰相互勾連,從中借調來了無盡的星辰之力,迎向了那九只惡蛟頭顱。

    “轟轟轟……”

    一連串疾風暴雨般的重擊,砸落在了星辰傘面之上。

    寶傘之上白光巨顫,上面繪制的星辰圖案如煙霧一般,接連消散。

    金剛巨漢雙目一凝,被這股巨力壓得面容扭曲,卻仍是半點不松手,死死撐著。

    “沙心道友,讓我來!”

    厄膾此時也已經緊追了上來,渾身玄竅亮起,身上好似籠著一層模糊星光,一拳朝著傘柄末端砸了過去。

    就在這時,下方卻又有變故生出。

    黑色漩渦之中,霧氣劇烈翻騰,那九祁蛟的身軀竟然浮了上來。

    只見其脊背之寬大,幾乎占據了整個颶風之眼,渾身生著密集的菱形鱗片,背上有一道淺淺地縱形印痕。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還是來了……”六花夫人臉色陰沉,喃喃說道。

    “爹,這是……”骨千尋眉頭緊皺,問道。

    “一會兒不管出了什么事,一定不要離開我身邊。”六花夫人沒有答話,扭頭看了她一眼,認真叮囑道。

    不等骨千尋答應,下方就忽然傳來一聲巨大無比的狂吼之聲。

    “嗷……”

    這一聲咆哮,好似火山噴發,震得所有人雙耳欲聾,頭腦昏沉。

    韓立煉神術運轉之下,神魂只是稍一震蕩,就重新穩定下來,再看向其他人時,才發現周圍眾人除了六花夫人以外,竟都是搖搖晃晃,有些站立不穩的樣子。

    六花夫人一手按著骨千尋的肩膀,幫她穩定神魂,目光望向韓立這邊,神色之中滿是驚訝,忍不住贊嘆道“你小子神魂竟然如此穩固……”

    “前輩,現在可不是說這個的時候……”韓立隨口說了一句,目光卻是向船頭那邊望去。

    只見石穿空和那名黑裙女子,此刻都半跪在地面上,情況只比其他人好上一點。

    他正欲上前查看之時,就感到腳下突然一空,身軀竟是不由自主地朝著下方墜落而去。

    星隼飛舟竟已經完全失控,同樣正在急速墜落著。

    下方九祁蛟的脊背上,早已經張開了一張巨大無比的吞天血口,里面烏光翻涌,只等著所有獵物落入其中。

    韓立心急之下,雙腿之上玄竅亮起,足底星辰之力爆發,發出一陣“砰”然聲響,身形便借力向上飛越數尺,但很快就被下方的撕扯之力牽引,繼續墜落下去。

    四周驚叫之聲不斷,混亂一片,所有人都在嘗試著逃離,但卻都無濟于事。

    處在上方的厄膾和沙心,同樣發現了下方變故,想要回援,卻也已經來不及了。

    “轟隆隆……”

    一陣轟鳴之聲暴響,星隼飛舟的尾部已經落入了九祁蛟背上的巨口,被當中蘊含的古怪力量瞬間絞碎,發出陣陣崩毀破碎之聲。

    “不……”

    周圍傳來陣陣絕望呼喊,韓立眉頭緊皺,心中卻是冷靜到了極點。

    他抬手在懷中一陣摸索,取出那枚樹葉模樣的玉玦,握在手心,目光一轉,在四周搜尋起來,想要找到石穿空和那名黑裙女子。

    那玉玦不是他物,正是三皇子石破空在他們進入這積鱗空境前,交給他的那枚標記印信,只要有此物在手,他就有機會帶他們兩人返回魔界。

    然而他目光一番搜索之下,竟沒能看到石穿空的身影,反倒看到蟹道人正身處百丈之外。

    “蟹道友,快來我這里……”眼看九祁蛟的巨口越來越近,韓立心中焦急不已,傳音說了一句后,卻已經顧不上他有沒有追隨過來。

    就在這時,他目光一轉,正好看到那傀城的黑裙女子,就在自己身后不遠處,于是連忙催動羽化飛升功,雙足在虛空連踩,頂著那股吸引之力,朝著她那邊飛沖而去。

    三十丈,二十丈,十丈……

    兩人越是臨近之際,韓立心中波動越是強烈起來。

    紫靈,到底是不是你?

    眼看韓立的手掌,即將抓住黑裙女子手臂的時候,腦海中卻突然傳來了六花夫人的聲音

    “厲小子,一會兒就往最大的那條空間裂縫里鉆,可千萬別死了啊……”

    韓立心中一驚,猛然回頭一看。

    就見下方百丈之外,六花夫人立于九祁蛟巨口之外,手掌一揮,一只巴掌大小的白色圓盤飛射而出,落入那血盆大口中央,轟然炸裂開來。

    “轟轟轟……”

    一連串巨大無比的爆鳴之聲響起,九祁蛟口中突然“咔咔”作響,整個空間如鏡面一般碎裂開來,從中冒出一道道巨大的空間裂縫,延伸向四面八方。

    一股股強大無比的撕扯之力,從那些新近出現的空間裂隙中崩碎開來,玄隗兩城的許多人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被拉扯了進去。

    運氣好的,身軀還能完整跌入裂隙,運氣不好的,瞬間就被撕扯成了碎片。

    韓立悚然一驚,身形朝前一躍,就想將那黑裙女子扯住。

    可是一道空間裂隙,卻好巧不巧地出現在了他們兩人身前,迎面撞上了韓立,直接將他吞沒了進去。

    韓立方一進入那片漆黑無比的空間,頓時就感到一股股強大無比的撕扯之力,從四面八方席卷而來,帶著他整個人天旋地轉起來。

    所有聲音一點點遠去,所有亮光卻在瞬間熄滅。

    韓立只覺得頭痛欲裂,意識也一點點模糊了起來,他腦海中最后浮現的,卻還是那黑裙女子的身影。

    只是其帶著面紗的容顏,卻好像和紫靈一點點地融合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