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凡人修仙之仙界篇.com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八百五十六章 打不過就跑
    第八百五十六章 打不過就跑

    “原來是這樣,多謝晨道友指點。我和石道友二人愿意入玄城,還請晨道友引薦。”韓立心中略微一安,沖晨陽拱手說道。

    石穿空也走了過來,拱手行禮。

    “好,二位道友從今日起,便是我們玄城的兄弟,等這赑風天災一停,晨某立刻帶二位前往青羊城。”晨陽大喜,忙說道。

    那紅發男子此刻也來到了洞穴,上前見禮道:“歡迎二位道友加入我玄城。”

    此事既定,幾人之間氣氛和諧了許多,隨意攀談了一陣,只不過外面風聲呼嘯,滲人心扉,更有陣陣陰寒之力滲透進來。

    幾人很快沒有談話的興致,各自找地方坐下,準備運功抵御寒氣。

    好在有了地面阻隔,傳遞進來的寒氣并不強烈,對于韓立這些肉身本就不弱的玄修而言并無大礙。

    “韓道友”

    韓立剛剛尋了一處空地坐下,蟹道人聲音在韓立腦海響起。

    “蟹道友,你剛剛被那晨陽用龍須針封住身體,沒有大礙吧?”韓立目光一亮,看了一眼盤坐于不遠處的蟹道人,傳音和其溝通道。

    只從被龍須針封住身體后,蟹道人一直沒有說話,他傳音和其交流,蟹道人也沒有回應,讓其心中有些擔心。

    此刻蟹道人主動和他聯系,讓他欣喜之余,又有些驚訝。

    “無妨,那些金針倒是刺激到了我的記憶,讓我又想起了一些事情。”蟹道人聲音浮現出絲絲起伏。

    “哦,可是關于積鱗空境的?”韓立心中一動。

    “有些是,也有些不是,這次想到的東西有些多,而且很雜,我整理了許久,才理出一點頭緒。”蟹道人有些不置可否的說道。

    “哦,具體有哪些東西?”韓立立刻追問道。

    “大多數是積鱗空境深處一個名為逍遙宮的地方的,還有兩個人名,一個叫厄膾,另一個叫沙心。”蟹道人說道。

    “厄膾!此人乃是玄城城主,你和他有關系?”韓立大吃一驚。

    “不知道,記憶太過模糊,只是想起了這兩個人名,其他的還是一無所知。”蟹道人聲音充滿了苦惱。

    “你也別太在意,等到了玄城,我會想辦法調查一下你剛剛說的那些。”韓立說道。

    “除了這些,我倒還回想起了別的東西,對你可能有些幫助。”蟹道人精神微震,隨即看向韓立,面上露出一絲笑容。

    “哦,什么東西?”韓立眉梢一掀。

    蟹道人這次沒有說話,半晌后緩緩起身,來到韓立身旁,屈指對韓立眉心一點。

    一道金光從其指尖飛出,融入韓立腦海,然后轟然炸開,化為無數金色小字。

    韓立眼睛猛地一瞪,眸中透出大喜之色,隨即又立刻閉上眼睛,盤膝坐好。

    那些金色小字赫然是一篇煉體功法,名叫《羽化飛升功》,這門功法中蘊含了十八處玄竅,而且這些玄竅盡數分部在雙腿之上,修成之后不僅可以增強肉身之力,更能將身法提升到不可思議之境,甚至能夠單憑肉身之力凌空虛渡,恍如羽化飛升一般。

    韓立全副心神都被那些金色小字吸引,無一絲閑暇,足足過了一頓飯時間才睜開眼睛。

    “蟹道友,多謝了,這門功法正是我需要的。”他強忍心中興奮,傳音謝道。

    他對煉體功法所知雖然不多,但也能感覺出《羽化飛升功》雖然所開玄竅并不多,但若能練成,對于雙腿上的提升不小,對于如今無法飛行的情況下,效果自然是恰到好處。

    打不過,跑總行了吧?

    “那你先試著修煉一二吧。”蟹道人點點頭,在一旁盤膝坐了下來,不再理會韓立。

    韓立緩緩呼吸,很快平靜心緒,開始著手修煉《羽化飛升功》。

    此功法和《大周天星元功》一樣,借助星辰之力淬煉肉身,之后開啟玄竅。

    積鱗空境內星辰之力濃郁,修煉此功正合適。

    現在他雖然身處地底,無法接引星辰之力,不過他這一路上吞吃了不少鱗獸獸核,里面蘊含了豐富的星辰之力,此刻都囤積在體內,正可調用。

    韓立將《羽化飛升功》從頭到尾仔細想了一遍,確認無誤后,緩緩運轉此功法。

    “轟”的一下!

    他體內囤積的星辰之力盡數調用而起,融入腿部的一處玄竅內。

    那處玄竅貪婪的吸收著星辰之力,一股極度的酥麻感從腿部蔓延而開,舒暢的讓他差點叫出聲。

    而那處玄竅隨著不斷吸收星辰,蠢蠢欲動,仿佛一張口鼻般呼吸起來,慢慢開啟。

    時間一點點過去,轉眼間過了大半個月時間。

    韓立靜靜盤膝而坐,一動未動過,不過他小腿之上此刻浮現出一點星光,閃動不已,而且越來越快。

    他豁然睜開眼睛,小腿上的那處玄竅發出一聲碎裂般的聲音,散發出的星光猛地明亮了倍許。

    經過大半個月苦修,此處玄竅終于徹底貫通。

    韓立眼中露出興奮之色,隨即突然想起什么,抬眼朝著周圍望去。

    此刻晨陽等人都進入了石室內修煉,外面只剩下他和石穿空,蟹道人三人,石穿空在遠處盤膝閉目,似乎也在修煉,并未注意到他這便的動靜。

    韓立暗暗松了口氣,散去了小腿玄竅散發出的星光,面露沉吟之色,眼中閃過一絲疑惑。

    根據《羽化飛升功》上記載,要開啟這些玄竅非常困難,需要花費大量時間,以水磨功夫慢慢淬煉玄竅,才能將其開啟。

    雖然他因為吞食了不少獸核,體內囤積了頗多的星辰之力,對于修煉此功大有助益,但區區十幾日便打通一處玄竅,也太快了些。

    韓立暗自猜測緣由,很快搖了搖頭,不再費神思考。

    管他什么原因,能快些修成此功自然是好事。

    他凝神靜聽外面的動靜,此刻外面傳來的呼嘯風聲并未停歇,那赑風顯然還在肆虐。

    洞的陰寒之氣縈繞,比起一開始時又濃郁了一些,不過增強的并不多。

    韓立這些時日沉浸在修煉中,全身氣血之力全力運轉,所以沒有感覺到。

    他看了石穿空和蟹道人一眼,二者都沒有被這寒氣影響,心中微安,很快再次閉目,繼續修煉下一處玄竅。

    轉眼間,又是七八日時間過去。

    韓立緩緩睜開雙目,口中呼出了一口濁氣。

    他體內囤積的星辰之力,此刻已經消耗一空。

    沒有星辰之力,修煉自然無從提起。

    而且此刻呼嘯的赑風已經開始減弱,尤其風中蘊含的寒氣已經消散無蹤。

    晨陽等人也從石室內走了出來,整裝準備出發。

    其他人對于韓立和石穿空這兩個新加入的人略微好奇,打聽了一下外面的情況,很快便接納了兩人。

    一行人很快出了地下洞窟,來到山谷之中。

    外面仍舊狂風呼嘯,沙塵漫天,刺骨寒氣雖然消失,怒濤般的風力仍舊帶得幾人身體微晃。

    外面的山谷此刻變了一個模樣,地面被狠狠犁了一層,溝溝壑壑,一片狼藉,附近山峰也明顯矮了一截,顯然是被赑風生生吹斷。

    韓立看到眼前情景,再次暗驚赑風的威力。

    “赑風之災看來已經過去了,我們這便出發吧。”晨陽看了看天空,點頭道。

    “晨道友,我們為何不再等幾日,等風力徹底平復了再出發。”韓立有些不解的問道。

    “厲道友,你有所不知,這赑風雖然是天災,但也有些好處,每次赑風過境,都會有不少蠢笨的鱗獸躲避不及,生生摔死凍死,我們需得盡早去尋找,若是遲了,那些死去的鱗獸就會被其他鱗獸吞噬,輪不到我們撿這便宜了。”晨陽笑道。

    “原來如此,正所謂禍兮福之所倚,說的一點都沒錯。”韓立恍然點頭,同樣大笑。

    “這次我們得好好的撈一筆!”石穿空搓了搓手,有些迫不及待的說道。

    晨陽不再多說什么,手一揮,幾人進入了漫天沙塵之中,很快消失無蹤。

    烈日當空,戈壁之上風沙之聲呼嘯。

    一支狩獵歸來的隊伍,頂著漫天揚塵艱難前行,數頭身形巨大渾身生滿鱗甲的青灰巨獸,擋在最前方開道,約莫十來個高大男子行走在巨獸當中。

    他們每個人的臉上都裹著一層厚厚面巾,一直連脖子都包裹了進去,卻仍是能夠感受到沙石被狂風裹挾著,打在臉上的粗糲感覺。

    在空間重壓的作用下,這樣的沙塵都變得威力十足,令他們每行一步,都頗為艱難。

    走在隊伍當中的一個青袍男子,透過巨獸間的縫隙,瞇眼向前方望去,只覺得遠處黃蒙蒙一片,深處似乎還有一片巨大陰影。

    “晨陽道友,還有多久才能到青羊城?”青袍男子扭頭看了一眼身旁的一名金剛大漢,將聲音凝聚一線,開口問道。

    “沒多遠了,前面馬上就到了。”金剛大漢面上裹著厚厚的棉布,看不清表情,可話里的語氣卻透露著一股子喜悅之情,顯然的確是快要到了。

    “可算是到了!厲兄,你放心吧,到了城中,總有辦法打探到紫靈道友的信息。畢竟那么大一個美人,只要有人見了,必是過目不忘的!”另一名白發男子略帶幾分調侃語氣的說道。

    “希望如你所說吧。”青袍男子雙目深邃的望著前方,如此說道。

    他們這一行人不是別人,正是從荒野一路返回的韓立和晨陽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