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凡人修仙之仙界篇.com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七百五十八章 不破不立
    第七百五十八章 不破不立

    相比于狐三的雙目緊閉,石穿空始終雙眼圓睜,望向洗煞池對面的韓立。

    此刻,韓立身上皮膚已經血紅一片,雙目更是一片血紅,渾身上下除了不斷溢出的黑色煞氣外,還夾雜著迷濛的白色蒸汽,整個人看起來就好像是馬上要被蒸熟了一樣。

    黑白霧氣交錯蒸騰之間,一道道青色雷電縱橫交錯,如同一根根巨大的雷電巨鞭朝著他的身上劈打著,發出一陣陣令人驚懼的霹靂之聲。

    他們三人雖然幾乎同時踏入洗煞池,但很顯然,韓立因為體內煞氣最為濃郁,更多地刺激了雷池內的狂暴電流,故而受到的影響也最為猛烈,周身之外雷電環繞的景象自然也最為恐怖。

    相比于體外的浩大聲勢,韓立體內的景象同樣令人心驚。

    此時他全身每一處竅穴就好像是一座烽燧關隘,正在受到池中青雷的持續攻打,傳來陣陣劇痛,在他的識海之中,更有陣陣狂風巨浪掀起,里面雷電交加,轟鳴狂響不斷,直震蕩得他的神魂震蕩,惶惶不安。

    若非其意志力遠非常人可比,恐怕未等肉身支持不住,神魂便要先一步崩潰了。

    柳岐老祖狹長雙眸瞇起,看著韓立此時的模樣,眼中不禁閃過一末激賞神色。

    可就在這時,韓立突然忍耐不住地劇烈咳嗽起來,身軀也隨之劇烈震顫起來,原本還在緩緩從他竅穴之中溢出的煞氣,忽然變得如墨汁一般濃稠起來,緊接著就以數倍于前的速度流溢出來,飛快地朝著四周圍蔓延開來。

    被這股突然變得濃郁起來的煞氣一激,周圍的青色雷電頓時愈發狂暴起來,以更加密集的電網朝著這邊籠罩了過來,很快就將韓立四周蔓延開來的煞氣驅散一空。

    煞氣雖然散了開來,可韓立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卻變得愈發渾濁,他灰白色的眼眸開始急速充血,猩紅色的光芒從眼球四周朝著中央圍聚了過來,很快就要將整個瞳孔占據。

    “主人”啼魂見狀,忙驚叫一聲。

    “嘖嘖,真是不走運,居然這時候煞衰爆發”柳岐老祖眉頭一皺,開口說道。

    “呃呃”

    韓立喉嚨深處發出一聲壓抑低吼,身軀劇烈一震,接著渾身骨骼響起陣陣爆鳴之聲。

    其體表之上,金色光芒忽明忽暗地不斷閃動,一層細密的金色鱗片不斷浮現而出,又不斷消退不見,如此反復不止。

    “這小子體內潛藏地煞氣正在逐漸占據上風,控制著他做出反應來抵御洗煞池青雷的沖擊,要是他守不住神智,一旦真的被煞氣控制而陷入狂暴,可就麻煩了。以其如今的狀態,根本不可能再有恢復之日了。”柳岐老祖巨大的頭顱抬了起來,語氣凝重道。

    啼魂聞言,神色越發難看起來,她猶豫片刻之后,還是一抬手掌朝著自己眉心一抹,那里皮肉左右分開,從中露出一只暗紅色的妖目。

    “哼老夫勸你不要多此一舉,雷池洗煞有些類似于渡天劫,旁人最好莫要插手。否則引來青雷狂暴攻擊,非但你要身死道消,你的主人只怕也會洗煞失敗,即使僥幸不死,也要喪失原本心智,徹底淪為一介灰仙了。”柳岐老祖哼了一聲,開口道。

    啼魂神色一變再變,最終還是放下了掐訣的手掌,對那頭九尾巨狐施了一禮,說道“還請還請前輩幫幫主人”

    “老夫不是說過了,旁人最好不要插手么除非你希望他洗煞之事功虧一簣”柳岐老祖瞥了啼魂一眼,冷聲說道。

    “可是”啼魂有些遲疑的說道。

    “老夫倒是可以立即將他強行從雷池中移出來。但這絕非他心中所愿吧,正所謂修行一道,機緣本就與風險并存,唯有直面而上,抱著破釜沉舟,不破不立之心,方能成為那萬中取一之人。我雖與你這主人僅一面之緣,但卻可看出其心志彌堅,非常人所及。”柳岐老祖慢悠悠的說道。

    啼魂緊咬了咬嘴唇,強忍著坐回了原地,但一雙眼睛仍頂著雷池之中那個身影。

    “希望這小子能夠成功吧,老夫等了這么些年才好不容易盼來這么一次千載難逢之機,一旦錯過,嘿嘿,此生怕是無望了。”柳岐老祖收回了目光,用僅可自己聽到的聲音喃喃自語道。

    就在此時,伴隨著“轟隆”一聲沉悶聲響傳來,四周的墻壁之上不斷有碎石滾落,蕩起縷縷煙塵。

    洗煞池與外界相對隔絕,先前還不怎么能聽到外面的動靜,此刻卻有陣陣轟鳴之聲不斷傳了進來。

    “咦,難不成是九幽族這邊又有增援還是那位一直沒能謀面的老鄰居徹底脫困了怎么動靜越來越大了這些小子再不抓緊點時間,可真就麻煩了,還是得再多幫上一把”柳岐老祖沉吟片刻,嘆息一聲說道。

    說罷,他巨口一張,一道烏光噴涌而出,瞬間打在了那枚綠色圓珠之上。

    只見圓珠劇烈一震,上面蕩漾出的光芒頓時暴漲數倍,立即就引來了更多青色雷電的劇烈轟擊,雷池之中的雷電被他分流出更多,池中三人的壓力也隨之減少許多。

    狐三本就是幾人當中煞氣積聚最少的那個,此刻周身痛楚立即減弱不少,身上氣息也逐漸平穩下來,以此推斷驅逐掉體內煞氣,不過是時間問題。

    石穿空雖然能夠明顯感受到自己身上壓力減小,但心神卻不敢有絲毫放松,他體內的煞衰雖然沒有像韓立一樣劇烈爆發,卻同樣兇險萬分。

    柳岐老祖雖然引走了更多雷電,也只不過是幫韓立減輕了一小部分外在的痛苦,他的情況依舊不容樂觀。

    “吼”

    只聽韓立一聲狂怒咆哮,周身赤金青銀等各色流光不斷閃現,體表之外也開始浮現出一道道巨大的朦朧虛影,山岳巨猿、銀翅鯤鵬、五彩鳳凰、五色孔雀一一栩栩如生的閃現。

    “體內居然有這么多真靈血脈混雜,竟然還能安然無恙地存活下來,這人族小子還真有點意思只是血脈如此混雜,也未必是什么好事吧。”柳岐老祖看著這諸多真靈虛影不斷閃現,眉頭微皺,喃喃自語道。

    韓立此刻自然根本聽不到他的言語,他的識海之內好似天地倒轉,掀起的滔天巨浪不斷撞擊著御峰鎮神符所顯化出來的那座巍峨的白色雪峰。

    雪峰正在劇烈震蕩,不斷從中散發出一圈圈柔和的白光,試圖撫平韓立激蕩不已的識海。

    然而,那些白光在撞擊到識海巨浪的瞬間,就都紛紛潰散開來,根本起不到多少作用,而與此同時,識海上方卻是烏云密布,滾滾黑氣壓頂,已然是一副煞氣強力入侵的兇險模樣。

    識海之外,韓立周身之上流光異彩,各色真靈虛影以更快的頻度不斷浮現,身上肌肉開始不由自主的鼓脹起來,手臂之上金鱗浮現欲化山岳巨猿,胸前卻青光繚繞浮現玄龜鎧甲,背后更有五彩光芒閃現,幾欲生出孔雀長尾

    柳岐老祖見狀,神色也終于有些變了。

    以他身為道祖境存在的閱識來判斷,韓立如今已是強弩之末,無論是肉身還是神魂,都幾乎在崩潰的邊緣了。

    他擔心再這么任由發展下去,這個掌握著天狐化血刀的家伙,不但有失去神智的可能,也有爆體而亡的下場,甚至兩種情況同時發生也未必不可能。

    這么一來的話,想要借他之手脫離禁錮的機會,也就徹底泡湯了。

    就在這老狐貍猶豫著,要不要忍受一次四座雷池同時降罰,將韓立強行拉出來并想辦法怎么讓其繼續助脫困的時候,韓立身上卻突然起了某種異樣的波動。

    在他的識海之中,一只金色的元嬰小人正閉目盤坐,如人修煉一般掐著一個古怪法訣。

    不見元嬰小人開口,卻有一陣陣輕微卻清晰的吟誦之聲,在其識海之中回蕩起來,此聲極有穿透力量,雖有狂暴風浪卻也仍舊遮掩不住。

    那聲音內容不是他物,正是煉神術第五層的修煉口訣。

    一字一句,一聲一語,初始之時緩慢之極,似乎也并無多少力量,可隨著語調越來越快,聲音越來越急促,這聲音就好似充滿了魔力一般,開始震蕩起陣陣音波來。

    韓立自己都不知道為何,在這千鈞一發的兇險時刻,他之前修煉第五層煉神術時的瓶頸,竟然就這么水到渠成的破開了,一股股強大的神識之力開始從識海各處涌現而出,開始鎮壓起識海中的那股動蕩來。

    那些侵入他識海中的煞氣,也被這股新生出來的力量一點一點的逼退,不再繼續侵蝕。

    漸漸地,韓立眼中血色開始消退,識海中的狂風暴雨漸漸平息,神智也隨之逐漸恢復清明。

    不知過了多久,他口中長長吐出一口濁氣,體內仙靈力略一運轉,將真靈血脈外顯出來的異相,全都收斂了回去,人卻不由自主地感到一陣虛脫。

    不過這一次煞衰爆發,終究還是被他暫時鎮壓住了。

    猶在天人交戰的柳岐老祖見此,先是微微一怔,接著就神色一動的有些動容和震驚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