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凡人修仙之仙界篇.com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六百九十六章 清點
    第六百九十六章 清點

    韓立望著半空中掩隱于陰云深處的六輪圓月,心念一動,伸手從胸前衣衫中取出了掌天小瓶,擺放在身前的地面上,等待著月光灑落而下。

    然而等了許久,小瓶卻一直沒有絲毫反應。

    韓立見此情形,微微蹙眉,又仰頭看了看天空,無奈苦笑著搖了搖頭,便將小瓶收了起來。

    此處雖然有六輪圓月當空而懸,卻被厚實的云層遮蔽,月光根本無法直接投射而下,自然也就無法引起小瓶的神秘變化,從而凝聚出綠液了。

    他將小瓶重新掛回胸前后,目光四下環視了一圈,隨后右手中指和食指微微一抬,指節之上花朵圖案光芒一閃,一道丈許高的銀色光門就無聲無息的浮現在了身前。

    銀色光門方一撐開,里面就有明亮光線投射而出,里面裹挾著濃郁的天地靈氣,呈現出一種淡青色的光芒,與周圍的灰暗色調相比,截然不同。

    韓立抬步一跨,踏入大門之后,身形卻直接出現在了金蓮池塘后的竹樓之內。

    此時,魔光就站在通往二樓的樓梯口處,似乎是在等著韓立的到來。

    “說吧,這一次你突然找我,什么事”韓立冷漠的問道。

    “韓道友,之所以聯系你想要一見,是有一件事情想要與你商量。”魔光一見韓立現身,就滿臉堆笑的走近了幾步,說道。

    “你是想要離開洞天,去外面吧怕是要讓道友失望了,如今外面情況有些復雜,暫時不適宜讓你在外行動。”韓立神色不變,淡淡的說道。

    “韓道友怕是還不知道自己現在身在何處吧”魔光先是訕訕一笑,又說道。

    韓立眉頭微蹙,臉上倒是沒有什么疑惑表情。

    “原來道友已經有所猜測了不錯,此處的確就是灰界了。”魔光見韓立如此反應,先是微微一怔,隨即說道。

    “看來魔光道友對灰界似乎頗為熟悉的樣子”韓立目光微閃,問道。

    “哈哈,韓道友說笑了,灰界對各大仙域來說一直都是難以涉足的禁區,所能得到的消息十分有限,又有誰膽敢自稱熟悉灰界我只不過是當年跟隨馬良之時,道聽途說過一些關于灰界的消息而已。”魔光打了個哈哈,若無其事的說道。

    “魔光道友到底想說些什么,我的時間可不多。”韓立對此不置可否,轉而問道。

    “韓道友一直為煞衰之劫所困擾,行走在這灰界地域,仍時時要受煞氣侵蝕,定然不會好受。所以我想以我這副灰仙身軀行走于外,或許能夠幫道友分擔一些不必要的麻煩。”魔光笑著說道。

    “道友有心了,如今我還尚能應付一二,還不勞費心。”韓立隨即也露出些許笑意,說道。

    魔光聽罷,正要分辯一二,就聽韓立繼續說道

    “放心,若是到了合適時機或需要用到道友之處,我自會呼喚道友,如今外部情形不明,道友還是呆在這里比較穩妥。此外,道友若是有返回仙界的法子,倒是應該盡早告知于我。”

    被韓立這一通說辭一堵,魔光倒是不好再開口說要去外界,只拋下一句回仙界的法子他也沒有什么頭緒,便告辭返回了二樓。

    韓立目送著魔光身影離開,倒也沒有急著返回,而是瞥了一眼之前被他扔進竹樓內的那具灰仙尸體,轉身走進了一樓內的一間靜室。

    進入室內,他揮手布置出一套遮蔽氣息的法陣,在臥榻上盤膝坐了下來。

    魔光已經在二樓重新坐下,感知到這一切后,只是目光微沉,而后繼續閉目調息起來。

    之前真言門遺跡之行中,韓立的收獲倒也不小,除了包括真言化輪經在內的幾部時間功法外,不僅得到了任豪和公輸天的儲物鐲,同時還拿到了那名為方燼的灰仙存儲之物。

    此時難得有暇,到正好清點一下。

    其最先取出了任豪的那枚藍色儲物戒,略一煉化之后,就將其打了開來。

    隨著一片光芒閃過之后,一小堆晶光閃爍的仙元石出現在了韓立身前,他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大手一攬,就毫不客氣的將其收入了自己的儲物鐲內。

    隨后,他又將儲物鐲內的一大堆瓶瓶罐罐拿了出來,一一查看過去后,發現都是些精進修為和療養傷勢的丹藥,其中除了一種“左龍丹”為太乙中期修士都合用的丹藥,價值極高外,其余丹藥就都很普通了。

    當然這里說的普通,是對韓立這個把各路仙丹當豆子一般吃的家伙來說的,這些丹藥對于其他普通金仙來說,卻都是不可多得的高等丹藥,隨便放出去一顆,都要掙破腦袋的。

    除了丹藥以外,儲物戒中還有許多水屬性材料,其中一些像是鱗片狀的東西,似乎與任豪之前身上穿著的那套藍色戰甲相似,想來多半是用來修補戰甲的材料。

    當中一塊人頭大小的水藍色晶石最是顯眼,上面生有一片片密集的水浪紋路,當中隱隱蘊含有強烈的水屬性法則波動,赫然是一件水屬性法則之物。

    除此之外,任豪的儲物戒中也就只剩下一些水屬性的法寶了,其所有法寶之中品階最高的,應該就是那柄藍色巨劍和那件龍相戰甲,可惜都已經徹底損毀了。

    不過,韓立倒也不是全無收獲,在那些法寶當中,他一眼就看到了那枚龍眼大小的赤紅圓珠,上面銘刻著九團形態各異的火焰紋路,赫然正是之前任豪用來偷襲他的“九湮流焱珠”

    此寶威力實在不俗,若非韓立修煉的是時間功法,原本是避不開的。

    韓立欣喜地將之捧在手上,仔細打量了片刻后,才又小心收了起來,心想著日后稍作祭煉,也能用作暗器來陰對手一把。

    將任豪的儲物鐲清點一遍后,韓立又取出了公輸天的那枚火紅色儲物手鐲。

    伴隨著一陣紅光掃過,剛剛被韓立清理一空的地面上,頓時又變得滿滿當當起來。

    堆成小山般的仙元石,數量之多令韓立都有些咋舌,絲毫不比他當年從公輸久身上得來的少,其中更有二十余枚靈力飽滿波動強烈的,赫然都是中品仙元石。

    韓立點了點頭,心道這下可算是給腰包掙了一口氣,又重新變得鼓囊囊起來了。

    他將所有中品仙元石單獨收了起來,其余的則和之前的仙元石收在一處,然后繼續查看起來。

    公輸天的瓶瓶罐罐也為數不少,清一色全都是太乙級別的丹藥。

    韓立如今在煉丹方面的造詣已然不低,特別是之前得到了不少太乙級別丹藥,所以對于這里面大多數丹藥的用途都能分辨出來,其余只有少數認不出來。

    這些太乙級別的丹藥,對他目前來說都有些等級過高了,勉強服用倒也自無不可,只是大半藥力注定是要浪費的,并且過猶不及的道理他也明白。

    不過如此一來,等他一旦突破到太乙境界之后,一段時間內倒是不會再缺乏丹藥了。

    除了這些之外,公輸天的儲物鐲中還有不少的典籍和玉簡,多是他修煉的火屬性功法和一些相關秘術,另外還幾張看起來像是仙域的地圖。

    韓立略微查看了一下,發現他主修的功法名為大炎焚天訣,是一部能夠修煉出火屬性法則之力的高等功法,當中還夾雜了許多他修煉時的心得體會,倒是十分珍貴。

    至于那些秘術之類的,就太過龐雜,都需要以火屬性法則之力作為支撐施展,韓立沒有多少興趣,只是粗略查看了一下就扔在了一旁。

    而那些玉簡地圖,倒是令韓立頗有幾分意外,細看之下,發現其中不僅有北寒仙域和四盟仙區的幾大仙域地圖,居然還有風和仙域、金源仙域和一部分中土仙域的地圖,雖然有些并不怎么詳盡,但卻可以省去自己不少收集的麻煩。

    韓立將這些地圖分文別類的收起之后,目光一轉,落在了幾件熟悉的事物上,分別是一塊鏤空金色圓盤,一面金色令牌,還有一個白色羅盤。

    那金色令牌是公輸天的監察仙令,金色圓盤則是監察仙使們彼此聯絡之物,而那白色羅盤是感知煉神術氣息之用,如今身處灰界之中,他倒是不擔心會被天庭之人發覺,遂也沒有急于銷毀,反將之都收了起來。

    公輸天隨身攜帶的靈材倒是不多,其中有一株金須十葉花,打開封存其的白玉盒蓋之時,竟然有縷縷金線釋放而出,當中蘊含的光芒竟好似朝陽一般溫煦,令人感到十分舒適。

    此物若是種在靈藥園中,必然能夠裨益其他仙靈草木生長。

    韓立一念及此,將之與先前在真言門中搜集來的許多靈花異草歸為一處。

    收起之后,他的目光落在了一個巴掌大小的球形銀盒之上,但見其表面鏨刻著各式繁復花紋,十分精美細致,兩邊扣合之處,還貼著一張迷你的金質符箓,將其嚴密封禁,沒有絲毫氣息外露而出。

    韓立仔細打量了一下那張金質符箓,發現是一張品質極高的“禁火通炎符”,通常是用來封存一些威力極強的天地異火的。

    由此可知,這球形銀盒之中所藏的東西,定然不是凡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