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凡人修仙之仙界篇.com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六百六十八章 亂流
    第六百六十八章 亂流

    “看來前面是過不去了……”韓立目光微凝,喃喃自語了一句。

    說罷,他轉身朝拱橋下走去。

    結果,他才剛一抬腳,身下半架拱橋就陡然一震,開始持續晃動起來。

    韓立驀地轉頭望去,就見身后那道巨大的黑色裂隙之中,傳來一陣陣令人心悸的強烈空間波動,其邊緣區域竟然開始緩緩膨脹起來,就如同一張吞天大口,朝著拱橋這邊吞噬了過來。

    他心中一凜之下,連忙足尖一點,身形急掠出去,落在了橋頭的石獅子旁。

    然而,當他再次轉身回頭望去時,之前出現的古怪動靜又停了下來,那擴張了些許的裂隙似乎又重新穩定了。

    “難道說……這真言門遺跡還處于持續的空間崩解之中?”韓立見此情形,暗自沉吟道。

    若真是如此的話,之后在遺跡之中搜尋的時候,就更要小心謹慎了。

    就在此時,異變突起!

    他身旁的那尊石獅下方,一陣詭異波動突然傳來,緊接著,一個方圓十數丈的黑色旋渦憑空浮現而出,并持續擴大,從中傳出股股強大至極的吸引之力。

    韓立心生警醒,連忙運轉**真言寶輪,就要從這里逃離開區,結果卻發現腳下已經被一股強大的空間之力死死吸住,根本掙脫不開。

    “糟了……”

    韓立臉色頓時一變,連忙將時間靈域撐開,周身之上紫金光芒一閃,皮膚之上生出片片金鱗,一套玄武血脈所化的墨綠甲胄也隨即覆蓋在了身上。

    然而,還不等他喚出青竹蜂云劍時,身下那股撕扯之力就驟然暴漲,一下就將他和那尊石獅同時拉入了漩渦之內。

    瞬息之間,韓立便覺得整個人腳下一空,身影就已經出現在了一片灰蒙蒙的黑色空間中。

    只聽“轟”的一聲巨響。

    與韓立一同落入空間裂隙的那尊石獅,被一道籠罩著濛濛灰光的旋風席卷而過,瞬間崩裂開來,化作了一片齏粉,消弭于無形。

    韓立心知自己是被拉入了空間裂隙之中,不敢有絲毫放松,雙目之中紫光閃爍,小心翼翼地打量著四周。

    與此同時,他的左右兩只手掌同時一翻,取出了九柄合一的青竹蜂云劍,和那只碧綠的玄天葫蘆,凝神戒備著。

    “呼呼……”

    一陣陣狂風呼嘯之聲從四周不斷傳來,目光所及之處,到處都能看到一團團灰白色的空間漩渦,和一道道或長或短的灰白色空間裂隙,雜亂的分布在四周區域,顯得極不穩定。

    虛空極遠的地方還能看到一塊塊面積大小不一的陸地,仿佛被一個個無形的透明氣泡包**,漂浮在各種空間裂隙和漩渦的夾縫之中。

    有些陸地面積較大,看起來還算穩定,而有一些面積比較小的,在四周空間裂隙的擠壓下和撕**,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崩解開來。

    “轟”

    就在這時,極遠處的虛空之中忽然傳來一陣震耳欲聾的轟鳴聲。

    韓立心頭一緊,連忙轉頭望去,就見一道巨大無比的灰白色渦流正撕扯著周圍空間,**向這邊席卷而來。

    其所過之處,空間震蕩不已,陣陣強烈的空間波動引得周圍的濃重黑暗都有些扭曲起來,附近空間裂隙都無法維持,紛紛被其拉扯著融入渦流之中。

    “不好,這是……空間風暴!”

    韓立心中叫苦不迭,莫名其妙被扯入空間裂隙之中就已經夠倒霉了,現在竟然還遇到了空間風暴。

    自己如今雖然肉身頗為強大,但卻也不敢直面此等程度的空間之力。

    他目光一轉,望向距離最近的一片懸浮陸地,不敢再繼續停留此處,把心一橫,暗自催動**真言寶輪逆轉,身形開始朝著那邊移動而去。

    由于四周的空間裂隙實在太多,韓立根本不敢將速度提升太快,只能謹慎至極地朝那邊緩緩移動。

    約莫飛出千余丈后,韓立稍作停歇,回頭望了一眼那道空間風暴,神色頓時變得極其難看起來。

    只見剛才還不過方圓萬丈的灰白渦流,此刻竟然已經暴漲到了數萬丈之巨,其行進方向雖然并非是直奔韓立這邊,可隨著它不斷擴大,對這本就不穩定的空間造成的影響只會越來越大。

    他若不能在灰白渦流影響到自己之前,就到達前方的那片陸地,就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和周圍空間,被一點點扯入渦流之中,最終粉身碎骨。

    若是在此處身死,別說尸骨無存,就連元嬰神魂也必定在罡風吹拂下徹底消散。

    “管不了太多了……”

    韓立心中暗道一聲,籠罩身外的靈域擴大數倍,身形驟然加快,化作一道金色流光,急速穿梭在虛空之中。

    數萬丈,數千丈,千余丈……

    眼見那塊陸地越來越近,其上景物越放越大,韓立甚至嗅到其上草木的氣息,一顆懸著的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

    還差一點,還差一點……

    眼看就要來到陸地邊緣時,一聲“轟隆”爆鳴忽然響起。

    那團巨大無比的空間風暴忽然間爆裂開來,當中亮起一團炫目白光,無數的灰白色光刃從中飛出,朝著四面八方飛射而去。

    這些灰白光刃大小不一,有的足有數百丈之長,有的則不過寸許,其中全都裹挾著狂暴而原始的本源空間之力,威能根本無法預測。

    韓立感受到那邊的變故,神色變得越加難看,根本無暇轉身,只能**加速,朝著前方的那塊陸地沖了過去。

    就在此時,身后驀然傳來一陣劇烈的空間波動。

    “砰砰砰”

    韓立心中一凜,正要做出什么之時,數聲爆鳴之聲從身后響起,韓立的時間靈域被數道灰白光刃擊中,根本來不及發揮減速功效,就被空間之力扭曲撕扯得無法維持,自行消散了開來。

    韓立口中發出一聲狂呼,當即奮不顧身地朝著那塊陸地加速俯沖了下去。

    “轟”的一聲重響!

    他的身軀砸在了一道層肉眼難見,卻堅固無比的空間壁障之上,沒能穿身而過,反被重重地彈了起來。

    韓立口中發出一聲悶哼,再想朝那塊陸地飛掠過去時已經來不及了,一道三尺來長的灰白光刃已經飛襲而至,朝著他的后心穿刺了過來。

    千鈞一發之際,他根本來不及多想,反手將玄天葫蘆遞至身后,另一只手飛快掐訣催動起來。

    只見碧綠葫蘆渾身光芒大作,葫蘆口處浮現出一道漩渦,“噗”的一聲輕響,就將那道灰白光刃吸入了葫蘆之內。

    韓立手握葫蘆,只覺得一股巨大沖擊力襲來,差點就要脫手。

    好不容易獲得喘息之機,他哪里敢放過,身形驟然加速,又朝著那塊陸地沖了過去。

    就在這時,他的手心之中突然傳來一陣強烈灼痛。

    低頭看去時,就見握在手中的碧綠葫蘆竟然如同燒熟的鐵塊一般,變得赤紅無比,葫身震蕩不已,看起來就好似隨時要爆炸開來一樣。

    韓立心中一動,收起青竹蜂云劍,抬起一只手掌,朝著玄天葫蘆底部重重一拍。

    只聽“砰”的一聲輕響,之前被葫蘆吸入其中的灰白光刃從中**而出,直奔那塊陸地外的空間壁障而去。

    “轟隆”

    一聲震徹天地的轟鳴之聲響起,只見那陸地之外的空間中,出現了一道好似空間裂隙般的狹長缺口,不過數丈之長,卻很不穩定,看起來隨時就要消失。

    韓立哪敢錯過這次機會,**真言寶輪逆轉到了極致,身形驟然一閃,**入了那道口子。

    下一刻,其整個人宛如隕石一般朝著地面墜落而去,隨即“砰”的一聲,重重砸入了一座高山之巔,霎時間山頂巖石崩碎,煙塵滾滾。

    但緊接著,“嗖”的一聲,韓立的身影從中飛射而出。

    他懸于半空,望著高空中緩緩閉合的那道口子,長長吐出一口濁氣,心中后怕不已。

    方才的一幕實在是太險了,自己如果反應稍慢一分,亦或是沒有那只玄天葫蘆的話,自己怕是麻煩大了。

    看來這看似平靜的真言門遺跡之中,仍是危險重重,自己之前著實有些大意了。

    片刻之后,他身形緩緩下落,來到了一處綠樹濃蔭下,靠著一塊猙獰怪石緩緩坐了下來。

    他抬起手中的玄天葫蘆,感覺掌心之中仍有余熱,卻沒有了方才的灼痛之感,葫蘆身上的赤紅之色也在緩緩消退,逐漸恢復了原本的碧綠顏色。

    韓立略一打量后,放出神識探入其內仔細查看了片刻,發現里面除了靈力運轉有些混亂以外,包括青竹蜂云劍在內的那些仙器也都并無大礙。

    他這才稍稍安心,將葫蘆收了起來,翻手取出一枚丹藥服下,閉目調息起來。

    約莫半個時辰之后,他的雙目重新睜開,身上的氣息才重新平穩下來。

    站起身后,韓立舒展了一下身子,開始打量起四周來,很快他就發現周圍山林之中怪石林立,一直延伸到了密林之外。

    “這里又是什么地方?莫非也是遺跡內的某處?”

    韓立帶著疑問,沿著這些怪石一路向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