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凡人修仙之仙界篇.com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六百六十四章 不顧信義
    第六百六十四章 不顧信義

    藍色人魚的面上終于露出一絲異樣,揮動藍色魚竿,似乎想要再做什么。

    但是在韓立的時間靈域籠罩下,它的動作異常遲緩,未等反應過來,韓立三人的攻擊已經擊中了那些藍色漩渦。

    只聽“轟隆”一聲驚天巨響,耀眼的各色光芒沖天而起,光芒之盛,幾乎讓人睜不開眼睛。

    藍色漩渦劇烈震顫,上面浮現出一道道裂紋,飛快蔓延開,很快轟然崩潰,露出了后面藍色人魚的身形。

    “死吧!”

    楓林眼中厲芒一閃,手臂立刻虛空一按。

    頓時那方黑色璽印的黑光再次一盛,閃動之間發出陣陣風雷之聲,再次朝著藍色人魚一砸而下。

    任豪也低喝一聲,單臂一揮。

    那柄藍色巨劍也飛射而下,發出可怕的嗚嗚劍嘯,斬向了藍色人魚。

    藍色人魚一直毫無表情的臉上,終于露出一絲慌亂,張口噴出一團濃郁的藍色霧氣,朝著黑色璽印和藍色巨劍迎去,然后轉身朝著下方水池飛去。

    與此同時它體表藍光狂閃,體內的時間法則之力劇烈波動,原本遲緩的身體竟然飛快變得靈活。

    “休走!”韓立眼見此景,眼睛一瞇,翻手祭出了那把金色小鎖。

    他張口噴出一道金光,一閃而逝的沒入了金色小鎖中,小鎖驟然間金光大放,化為一團耀眼金光,一閃之下,沒入了時間靈域中不見了蹤影。

    下一刻,藍色人魚身旁金光一閃,一把金色大鎖憑空浮現而出。

    只聽“咔”的一聲輕響,金色大鎖鎖住了藍色人魚一條手臂。

    耀眼金光從金色大鎖上散發而出,然后一個閃動之下,凝聚成一個巨大的“鎖”字,籠罩住了藍色人魚的身體。

    韓立以靈域之力催動金色小鎖,這個“鎖”字比先前大了數倍,不僅禁錮住了藍色人魚,連其噴出的藍色霧氣也罩住了大半。

    那些霧氣頓時也凝固在半空,仿佛被凍結了一般。

    下一刻,黑色璽印和藍色巨劍飛斬而下,洞穿了殘存的藍色霧氣,同時打在了藍色人魚身上。

    “砰”的一聲悶響,藍色人魚身體立刻爆裂開,化為一片藍色液體,朝著周圍濺射。

    三人的仙器都被濺射了不少藍色液體,發出嗤嗤的聲音。

    黑色璽印,藍色巨劍,還有金色大鎖,表面靈光立刻飛快狂閃,然后飛快黯淡,似乎遭到極大的腐蝕一般。

    任豪眼見此景,心痛不已,急忙掐訣召回那柄藍色巨劍查看。

    就在此刻,“嗖嗖”兩聲銳嘯從旁邊傳來。

    卻是韓立和楓林絲毫不理會受損仙器,身形飛射而出,撲向了藍色水池。

    任豪眼見此景,也立刻反應了過去,大吼一聲,身形如電追上,但他反應終究慢了一瞬,韓立和楓林此刻已經飛到藍色水池上空。

    楓林揮手發出一股黑光,卷住那根藍色玉笛。

    韓立目光微閃,抬出一股青光,化為一只青色手掌,抓住了另一面藍色小盾,收入手中。

    此物觸手微涼,拿在手中軟軟的,但又帶有一定韌性,卻是一面軟盾。

    他眼中露出一絲喜色,正要將此物收起。

    就在此刻,他視線余光忽的看到身旁虛空微一波動,憑空多出了一枚赤紅色圓珠。

    韓立面色一變,體表金光大放。

    但不等其金光完全綻放,“轟隆”一聲驚天巨響,赤紅圓珠陡然爆裂開來,化為一輪數十丈大小的赤紅驕陽,淹沒了他的身影。

    赤紅驕陽之中赫然浮現出一道道白色火焰,瘋狂交織閃動,散發出可怖的炙熱氣息。

    附近虛空一陣嗡鳴后,直接被融化出一個個孔洞。

    原本籠罩著大殿的時間靈域,此刻驟然消失無蹤,大殿內的時間流速,恢復了正常。

    一股狂暴無比的氣流朝著周圍擴散而去,形成一股狂猛颶風,朝著周圍猛烈擴散。

    大殿劇烈晃動了幾下,但并未崩塌。

    此處大殿不知是何種材料搭建而成,承受了幾人連翻惡戰,至今仍是恍若無事。

    一團藍光在半空中翻滾,正是那面藍色小盾。

    任豪身影一晃,瞬間出現在藍色小盾旁,一把抓住,臉上露出喜色。

    “任豪,你做什么?”楓林及時躲閃開,并未被藍色驕陽波及,落在大殿一層,寒聲喝道。

    黑色璽印和娑毗之門飛射而回,在其頭頂盤旋不已。

    藍色魚人被擊殺,禁錮住娑毗之門的藍色光絲也消失無蹤。

    “干什么?這還用說嗎,收寶啊!”任豪冷笑一聲,口噴出一團藍光包裹住手中的藍色小盾,將其收入體內。

    “這是九湮流焱珠!傳聞中太乙境修士也能一擊必殺的寶物,想不到你身上竟然有這東西!看來先前還是小瞧了你。”楓林眼中冷色更重,轉首看了還在狂閃的赤紅驕陽一眼,寒聲說道。

    韓立被此物正面擊中,恐怕已經兇多吉少。

    “嘿嘿,進入這真言門遺跡尋寶,怎能不帶點壓箱底的手段?相信楓道友手中也有此等寶物吧,只是還沒到時候罷了。”任豪嘿嘿一笑。

    “我們先前約定,聯手對付那藍色人魚,各憑本事奪寶,你卻不顧信義偷襲同伴,易袍會的成員果然都是這種貨色!”楓林冷冷說道。

    “探險奪寶本就如此,與一個能夠催動時間法則的同階修士結伴,本就有些令人不太放心的,而只有讓這個人永遠消失,你我才能安心一些,你說不是嗎?話說回來,那人既已中招,自是技不如人,若是其實力高過任某,自也盡可將將我身上的東西都奪了去。”任豪輕蔑一笑,無所謂的說道。

    “是嗎,那就好辦多了……”一聲冷哼響起,卻是從赤色驕陽中傳來,正是韓立的聲音。

    任豪和楓林聽聞此聲,面上同時變色,前者心中更是咯噔一下。

    只見一個人影赤紅驕陽中緩步走出,正是韓立,竟然毫發無損,衣衫也沒有破損分毫,。

    他背后浮現出一個金色圓輪,輕輕轉動,身周丈許范圍內布滿了道道金色波紋。

    韓立所過之處,那些散發出可怖高溫的火焰立刻凝固般停滯在那里,等其走過后,才恢復了原樣。

    “你……”任豪目瞪口呆的看著韓立,然后豁然轉身化為一道藍影,朝著大殿入口處電射而去。

    韓立冷笑一聲,兩手掐訣,身周金光大放,瞬間張開了時間靈域,籠罩住方圓百里的范圍。

    任豪飛遁的身影立刻一頓,遲緩了十倍以上。

    而任豪前方虛空中金色電芒一閃,韓立的身影浮現而出。

    他一只袖袍一動,九柄青色飛劍出現在其身前,隨即靈光大放后一凝,瞬間凝聚成一口青色巨劍,朝著任豪當頭一劍斬下。

    一聲驚天巨響!

    任豪的身體以更快的速度倒射而回,狠狠撞在大殿一面墻壁上,整個大殿猛地一抖。

    緊接著,任豪翻身站起,臉上滿是驚懼之色。

    他此刻身上多出了一套藍色戰甲,此戰甲由一枚枚銅錢大小的藍色鱗片構成,頭盔是一個龍首,手腳四肢上覆蓋著龍爪般的護甲,看起來就好像事一條藍色巨龍化身而成的龍甲。

    藍色戰甲的龍首鼻翼一開一合,似乎在呼吸一般,一道道龍形藍光在戰甲上流動,散發龐大無比的龍威氣息。

    不過此刻藍色戰甲肩膀上浮現出一道斬痕,鱗片盡數碎裂,顯然是剛剛被一劍劈中所致。

    “這是黑土仙域圣龍殿的龍相戰甲!”楓林看到這藍色戰甲,失聲道。

    韓立聽聞此話,面上露出一絲意外。

    他只從來到黑土仙域后,一路上也不斷收集各種典籍,惡補黑土仙域的知識,對于黑土仙域各大宗門勢力也有了一個大致的了解。

    圣龍殿是黑土仙域的一個大宗門,其創派祖師是一位身負真龍血脈的高人,所以這個宗門以龍為信仰,勢力龐大無比,足可以排進前五之列,想不到這個任豪竟然是圣龍殿之人。

    而且,圣龍殿擅長煉制各種仙器戰甲,品質之高,比起百造山的戰甲也不遜色。

    韓立在玉昆樓和景陽上人談論煉器之道時,隱約聽對方提及過這個宗門,對此宗也頗為贊賞。

    任豪身上的這件戰甲防御力極強,竟然能擋住他的全力一劍。

    “你以為憑借一件戰甲就能逃得性命,癡心妄想!”韓立冷笑一聲,卻并未立緊逼上去,體內傳出一聲清鳴。

    下一刻,九顆不同顏色的光團從其體內飛射而出,滴溜溜一轉后,就化為天龍,真鳳,雷鵬等真靈法相虛影。

    不過和之前相比,多了一尊五爪灰龍的法相虛影,正是渠靈的真靈本體“夢魘”。

    驚蟄十二變中其中一變,正是夢魘真靈。

    韓立當初擊殺渠靈后,便收起其尸體,當年橫渡蠻荒界域時,便煉化了夢魘真靈的真血,融入了體內。

    韓立兩手掐訣一引,這些真靈虛影一閃融入他體內。

    他體表驟然綻放出無法直視的紫金光芒,身軀一下狂漲而起,瞬間化為一個三頭六臂的紫金魔神。

    韓立手腕一抖,九根時間法則晶絲飛射而出,融入手中青色巨劍內。

    青色巨劍立刻發出一陣“嗡嗡”顫鳴,劍身浮現出一排金色符文。

    附近天地靈氣一顫之下,化為無數五色光點,如潮水般朝著青色巨劍匯聚而來,使得青色巨劍威勢暴漲。

    愛尚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