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凡人修仙之仙界篇.com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六百四十八章 渡口
    第六百四十八章 渡口

    韓立四人又走了數里路程后,最終停留在了一處拱形洞口前。

    韓立等三人將目光都投向了狐三。

    “這里面就是之前和你們說過的,前往六重城的小型傳送陣,在城內各處有不少。跟我進來吧。”

    狐三如此說著,便當先跨過門檻走入其中,韓立三人也緊隨其后走了進去。

    一入其內,韓立就看到身前不遠處的地面上,有一座方圓十數丈的小型傳送陣。

    陣旁擺著一張案幾,后面盤腿坐著一個外形近似蜥蜴的綠膚異族,正在垂頭酣睡著,絲毫沒有想要搭理韓立幾人的意思。

    狐三見狀,走上前去將其喚醒之后,在隨手扔了一袋裝有極品靈石的袋子在案幾上后,便帶著韓立幾人一起走上了法陣內。

    綠膚異族將袋子在手中掂了掂,見韓立幾人出手闊綽,居然在法陣費用之外,還額外給了小費,頓時精神一振,連忙催動法陣準備送幾人上六重城,還不忘向狐三施了一禮。

    狐三笑意綿綿的沖對方點點頭,一副很受用的樣子。

    待法陣之內光芒一閃,韓立四人的身影隨即一個模糊,從原地消失不見。

    綠膚異族看著案幾上的極品靈石,臉上笑意更濃,正打算再清點一下收入儲物戒中,面色卻突然僵住了。

    他低頭看了眼自己空蕩蕩的手指,頓時暴跳如雷。

    六重城內的一座傳送殿門處,狐三輕拋著手中的一枚碧綠色的戒指,緩步而出。

    “你這手癢的毛病不改改,遲早要出事。”身后石穿空見狀,撫額搖頭,一臉無奈道。

    “狐三道友這一記妙手空空倒是十分精妙,居然能在一瞬間就將那人與自己儲物戒的聯系徹底隔絕,而不被其發現。”韓立笑著說道。

    熱火仙尊沒有說話,下意識地查看了一下自己的儲物鐲,隨后暗暗松了口氣。

    “最近規規矩矩的時間太長了,一時有些技癢,哈哈……不必在意,不必在意……”狐三笑了笑,擺擺手說道。

    到了六重城內,棧道之內的人流明顯變得密集起來,其中大多數都是人族模樣,但形形色色的異族也比之前明顯多了起來。

    山壁上的商鋪也明顯變得密集起來,各式的旌旗招幡高高懸掛,紛紛突出到了廊道上,其中大多都是些出售靈土和靈草的鋪子,當然也不乏一些出售仙家法寶和丹藥的商鋪,看起來和尋常商鋪也已經沒有多少區別了。

    之后幾人接連上了另外幾重城池,里面情況也都大同小異,只不過很明顯的是,越往上方去,城中來往的商客就越多,周圍也就越紛繁雜亂起來。

    不過,狐三似乎很是喜歡這種嘈雜環境,越往上去就逛得越慢,中途還去了一家仙家酒肆,打了些頗有名氣的靈酒仙釀,帶著韓立等人胡吃海喝了一頓。

    他本來聽說韓立也好杯中之物,便要送韓立幾壺,結果韓立因為跟呼言道人廝混太久,對于靈酒仙釀的眼光頗高,根本看不上這里的靈酒,給婉言拒絕了。

    等幾人到一層層升上來到了地面上時,已經是半日之后了。

    時值傍晚,落日的余暉從西邊灑落而來,將建在地表上的城池映照成了暖紅之色。

    韓立放眼望去,能夠看到一座座巨大無比的城垛建筑佇立在城池外圍,其旁側大多都懸停著一座體積如山般的仙家渡船。

    “熱火道友,厲道友,真言門遺跡的大致位置,在黑土仙域中部浮丘大陸的幻煙沼澤一帶,通過乘坐渡船結合傳送陣的方式,大概需要三十年左右,不過能用到傳送陣的地方不多,大多還是靠渡船。”狐三指著一個方向,開口說道。

    “為何要乘坐渡船?這些渡船雖然體量巨大,且飛行安穩,速度卻不如我等自行駕馭飛行仙器來得快吧?”韓立有些不解道。

    “厲道友所言不錯,但這黑土仙域有些特別規矩,有些區域不得隨意飛越,有些區域則直接設有禁制,一旦強行沖過的話,極有可能會被仙宮盯住。”狐三開口說道。

    “沒想到這黑土仙域各種破規矩還不少。”熱火仙尊撇了撇嘴道。

    “不錯。一方面是因為一路南去靈田礦脈極多,多屬于各家大型商會私有,不允許外來修士隨意闖入。另一方面,則是因為黑土仙域各片大陸之間,也隔著大面積的毒障和沼澤區域,里面有的地方至今仍是如同蠻荒界域一般的禁區,存在著許多恐怖妖獸,其中甚至不乏大羅層次存在。”狐三又說道。

    “這些都是黑土仙宮為了加強控制所強行規定的。在一些偏遠地區還好說,可若到了一些大型城池附近,就會比較麻煩。”石穿空接過話,解釋道。

    “各家商會渡船都有固定航道,已經在仙宮報備過,因此不會受到影響。”狐三補充道。

    “想當年我們真言門猶在之時,黑土仙域可沒有這些狗屁規矩……”熱火仙尊有些傷感地慨嘆一聲,說道。

    “這么說來,乘坐渡船倒的確是最為穩妥的方式。”韓立點了點頭說道。

    “也不盡然,許多商會雖然已經報備且繳納過巨額的仙元石,但在沿途一些渡口仍是會被仙宮之人以各種借口臨檢,要么老老實實接受檢查,延誤上幾個月時間,要么就再掏一筆仙元石作為買路錢。”狐三搖頭說道。

    “怪不得道友對先前流云城一事見怪不怪了……”韓立啞然失笑道。

    “哈哈,不過有石兄在,我們就不用受此詰難了。在各家渡船之中,只有百造閣和廣源齋的渡船不會被仙宮之人苛責。大多數情況下,連臨時檢查都不會有。”狐三笑著說道。

    “廣源齋的渡口位置稍遠一些,諸位請隨我來。”石穿空笑著說了一句,當先飛掠而起,朝著前方疾馳而去。

    韓立幾人緊隨其后掠入高空,一路向南而去。

    飛入高空中后,韓立俯身下望,才發現地面上的渡口,遠比他之前看到的還要多,一座座相鄰排布,整齊散布在方圓數百里的范圍之內。

    其間還夾雜有一座座坊市和一條條街巷,在傍晚燈火的映照下看起來熱鬧非凡。

    片刻之后,幾人來到一片占地面積頗廣的渡口,進了一間主事大殿。

    里面一位管事模樣的灰發老者見狀,立即放下遞到嘴邊的茶杯,起身迎了上來。

    其似乎與石穿空認識,臉上堆滿笑意,就要開口說話,卻被石穿空搶先道:

    “朱掌柜,許久不見,石某又來叨擾了。”

    “石道友可是稀客,什么時候來都是我這渡口蓬蓽生輝的幸事,哪里算得上叨擾。這些也都是您的朋友吧?來來來……大家里面坐。”老者微微一滯,隨即恢復如常道。

    說話間,他將韓立等人引入殿內一間雅室,給眾人一一倒上茶水,才開口問道:

    “石道友一向是無事不登三寶殿,今日前來是有何要事?”

    “還是朱掌柜了解我,咱們廣源齋最近一趟去往浮丘大陸的渡船,何時出發?”石穿空笑著問道。

    灰發老者思索片刻后,開口說道:“最近剛剛收集了一批靈土,藥田里也有一批火鳶草和玉靈芝成熟,只等裝貨之后就能出發,大概還需要半個月。”

    “嘿,這么說我們來得還正是時候。”狐三聞言,晃了晃茶杯,開口說道。

    “哈哈,幾位來得確實巧,過幾日黑釉城里的斗獸場正好有一場賭斗,不妨去看看,正好當是消磨時間了。”朱掌柜笑著說道。

    石穿空聞聽此言立即來了興致,坐直了身子說道:“是黑欄斗獸場嗎?賠率怎么樣?”

    “是的。據說這次的十場比斗,用的都是從黑山仙域北方的蠻荒界域里抓來的高等妖獸,其中最利害的兩頭還具有真靈血脈,因此賠率頗高。”朱掌柜點頭道。

    “怎么樣?幾位可有興趣,過幾日咱們一起去瞧瞧?”石穿空扭頭看向韓立等人,問道。

    韓立心中暗暗發笑,只覺得狐三嗜酒,石穿空好賭,倒還真是能湊在一起,不過他對這事可沒什么興趣,便搖頭拒絕了。

    “要是有賭棋的我還愿意去瞧瞧,斗獸一事還是算了。”熱火仙尊也笑著說道。

    “你呢?你該不會也不去吧?”石穿空望狐三,問道。

    “去!怎么不去?石兄你是逢賭必輸,我只要反著跟你買,就一定不會虧。”狐三眉頭一挑,朗聲說道。

    “呸,我什么時候輸過……”石穿空怒斥道。

    眾人在此閑聊幾句后,朱掌柜便給眾人安排好了客院,引他們各自回去休息。

    是夜。

    韓立正在房中閉目打坐,熱火仙尊忽然敲門拜訪。

    進門之后,韓立招呼其坐下,取出茶具給他斟上了一杯香茗,便靜坐在對面不再言語。

    就在屋內氣氛有些尷尬起來的時候,熱火仙尊終于開口說道:“厲道友,我有一些話不知當……”

    他話還沒說完,就見韓立抬手一揮,一層無形光幕便將整個屋內隔絕了起來。

    “熱火道友但說無妨。”韓立笑著說道。

    “厲道友,你這是一早就等著我來的吧?”熱火仙尊見狀,苦笑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