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凡人修仙之仙界篇.com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六百三十七章 避風頭
    第六百三十七章 避風頭

    一念及此,韓立抬手一招,口中輕吐一個“疾”字。

    “嗖”的一聲!

    一道火紅光芒驟然一閃,一柄火屬性仙劍便飛射而出,如同一尾火蛟般在密室之內飛掠一圈,又朝著他疾射而來。

    與此同時,韓立抬手一拍玄天葫蘆底部,翠綠葫蘆立即滴溜溜一轉,葫口迎向火劍,從中噴出一道綠光卷了過去。

    火焰仙劍一被綠光纏繞,立刻停滯在了那里,表面火焰迅速消散不見。

    韓立見此情形,微微一怔,顯然眼前這一幕與之前似乎并無不同。

    略一沉吟后,他再次掐了一個劍訣,嘗試控制著飛劍掙脫綠光控制。

    結果,劍身之上火焰剛剛升起,一道墨綠光線瞬間從葫蘆內飛射出來,“咔”的一聲,將其打成了粉碎。

    只見斷劍殘片裹挾著熊熊燃燒的熾熱火焰,在這道毀滅光線的擊打之下轟然崩碎開來,所有威力尚未釋放開來,就被又一道綠光卷住,全數拉入了葫蘆之中。

    這一幕變化來的實在太快,以至于韓立都愣了一息才反應過來,連忙放出神識探入葫蘆之中,查看起來。

    結果在玄天葫蘆的二層空間內,他發現了那柄火屬性仙劍殘片的蹤跡。

    這些殘片正被吸附在了那顆綠色圓球四周的波動之中,緩緩旋轉,其上有星星點點的晶瑩光芒流散開來。

    這是它蘊含的靈力正在一點一點被剝離開來,吸收到了內壁上,反哺給了玄天葫蘆。

    更令韓立有些驚訝的是,在綠色圓球之外的虛空中,正有一點星火大小的赤紅光點悠悠懸浮著,其上隱隱有些許火屬性法則之力波動傳來。

    很顯然,那柄火屬性仙劍內蘊含的法則之力并未被葫蘆吸收,而是就這么存儲了起來。

    這一下,韓立心中疑竇不覺更增了幾分,想要再次嘗試一下這玄天葫蘆神通,究竟有何變化?

    然而就在此時,他的眉頭忽然一挑,心神從葫蘆中收了回來,目光微轉著望向了密室門外,輕聲說了一句“醒了?”

    說罷,他就一揮手收起玄天葫蘆,起身出了密室,來到魔光原先居住的側室。

    一進門,韓立就看到虞子期正半撐著身子,想要強行掙扎著起來,但渾身似乎都使不上力氣,始終無法坐起。

    “虞道友別著急,你的識海受損嚴重,神魂不安,現在一定覺得天旋地轉,怎么可能起得來?”韓立走上前去,按住他的肩膀讓他重新躺下。

    “是厲道友救了我吧?之前其實神魂已經安定了一些,隱隱約約能夠感受到你,但是卻一直無法轉醒,也無法跟你道一聲謝。”虞子期說話倒是十分順暢,只是目光之中缺乏神采,顯得有些飄忽不定,一直無法準確聚焦到韓立臉上。

    “道謝什么就不用了,你可還記得是何人襲擊的你?”韓立擺了擺手,神色凝重的問道。

    “這個問題我從恢復意識就開始回憶了,但卻沒有任何答案,只是隱約記得那人是想逼問我谷內一人的訊息,但具體問的是誰,也一樣想不起來了……”虞子期面上沒有明顯的神色變化,似乎連自己曾遭受的殘酷對待都記不起來了,只是緩緩搖了搖頭,說道。

    韓立聽罷,眉頭微蹙,心中甚至有一種推測,虞子期口中那位被逼問訊息之人,會不會就是自己?

    畢竟自己不僅上了天庭的“誅仙榜”,且同樣也算是輪回殿成員,還修煉了煉神術,無論哪一樣,都足以令天庭欲除之而后快。

    此前自己隱姓埋名的離開了北寒仙域,與輪回殿之間的關系并未牽扯太深,還通過各種手段遮掩自己的氣息和煞氣,并躲入了這閑云山避世而居,這才又過了數百年安穩日子。

    但照目前這形勢,天知道自己還能否繼續隱藏下去。

    “不知道自打我遇襲到現在,過去了多久?”虞子期定了定神后,又問道。

    “沒有多久,才不過五年多而已。”韓立收起思緒,答道。

    “原來我這一昏睡就是五年……真的有勞厲道友了,這份救命和顧護恩情,也不知如何才能償還了……”虞子期聽罷,沉默了半晌,有些感慨道。

    “我可不敢獨占這份恩情,事實上五年前最早發現并救護你的人是莫仙子,若是沒有她,你也撐不到我來施救。而這五年來,她也時常會來這里探望你。”韓立嘴角一勾,說道。

    “無雪……她真的?”虞子期聞言,面色終于起了變化,有些失態道。

    “我還能騙你不成?”韓立反問道。

    “自然不能,自然不能……可是……”虞子期喃喃說道,末了聲音卻小了下去。

    “修行大道你都能放下,情愛小道為何這么猶豫不決?怎么,還想讓人家莫仙子主動跟你表露心跡,反過來追求你不成?”韓立見狀,有些看不下去,直言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