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凡人修仙之仙界篇.com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六百三十六章 融劍
    第六百三十六章 融劍

    “不是我……最先發現虞道友的是莫仙子,她擔心你在閉關,就傳訊給了我。狂沙文學網之后我才去找的你。”段與哉搖了搖頭,說道。

    “這些(日rì)子谷中不太平,我本打算靜坐一段時(日rì)枯禪,但卻無法靜下心,于是早上又去了清風崖,結果就看到他躺在冰雪之中,(身shēn)上氣息幾乎斷絕,差點以為他已經(身shēn)死了。”莫無雪嘆了一口氣說道。

    韓立聽罷,沒再多說什么。

    他抬起手掌放在虞子期的眉心處又探查了一遍后,站起(身shēn)來到清風崖畔向下看了一眼,心中越發疑惑起來,究竟是誰幫他封鎖識海的?

    “厲道友,他現在如何了?”莫無雪見此,出言問道。

    “他的(肉肉)(身shēn)和神魂暫時穩固下來了,但并未真正脫離危險,先帶他回我洞府吧。之后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的調養,才有可能真正將他救回來。”韓立沉吟著說道。

    “有勞厲道友了……”莫無雪見狀,朝韓立施了一禮,說道。

    韓立見狀,先是一愣,目光在莫無雪和虞子期(身shēn)上來回游移了片刻,這才回過味兒來,心中暗道:“虞道友啊虞道友……你這算不算因禍得福?”

    收斂了一下心神后,韓立袖袍一揮,一片青光從虞子期(身shēn)下將其托起,漂浮著與他一同遠遁而去,回了他的洞府。

    大半個月之后。

    剛剛返回谷中的景陽上人,以及(熱rè)火仙尊等人收到了韓立的傳訊,先后趕了回來,連帶著段與哉和莫無雪,幾人齊聚在了韓立的洞府之內。

    蟹道人和魔光一樣,被韓立收在了“花枝”洞天內,府邸里只留了些傀儡和道兵,虞子期則被安置在了之前魔光住著的側室之內。

    經過這段時(日rì)的調養,他(身shēn)上的氣息穩定了一些,但神魂損傷卻仍舊嚴重,絲毫沒有轉醒過來的跡象。

    (熱rè)火仙尊與景陽上人查看過后,一向喜歡斗嘴的兩人難得的沒有爭執,一致認為要將對虞子期出手之人找出,將其打個(身shēn)形俱滅。

    “早先我就曾對你們說過,眼下時局有些動((蕩蕩)蕩),閑云山也只會越來越不安穩,只是沒想到會來得這么快……”景陽上人猛灌了一口酒,一聲嘆息。

    “景陽道友,你是不是從什么地方得到些我們不知道的消息?”莫無雪蹙眉問道。

    “算不上什么隱秘消息,只要是花些仙元石,就能在聚琨城里買到。”景陽上人搖了搖頭,說道。

    “既然如此,你且先說來看看吧,畢竟我們都有段時(日rì)沒去過聚琨城了。”韓立看了他一眼,說道。

    “是啊,都這時候了,你就別賣關子了。”(熱rè)火仙尊也說道。

    “其實也沒什么特別的。那次銀狐怪客大鬧聚琨城的事(情qíng)你們都知道吧?后續還出了些事(情qíng)……黑山仙宮那位大宮主以其有可能遁入閑云山為借口,聯合駐守聚琨城的監察仙使,一同向當年給閑云山立規矩的那位散修施壓,令其準許仙宮修士混入閑云山各谷調查。”景陽上人又灌了口酒后,開口說道。

    “你是說對虞道友出手的,可能是黑山仙宮的人?”(熱rè)火仙尊眉頭一皺,問道。

    “我可沒這么說……我只是說,有黑山仙宮的人混入了閑云山,把這里的水給攪渾了。事實上閑云山里混進來‘易袍會’的人更多,這兩方可都不是省油的燈。”景陽上人擺了擺手,說道。

    “輪回(殿diàn)的人混跡這里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以前不都是風平浪靜的?依我看還是仙宮之人干的可能(性性)大一些。”段與哉搖了搖頭,說道。

    易袍會與十方樓還有無常盟一樣,都是輪回(殿diàn)的下屬勢力,同樣在仙域里分布極廣。

    “難道虞道友是輪回(殿diàn)的人?”韓立忽然開口問道。

    (熱rè)火仙尊和段與哉聞言,先是看看景陽上人,后又看向莫無雪。

    這兩人一個與虞子期關系親近,一個是虞子期心儀之人,卻都搖了搖頭,表示不知。

    “現在這樣猜來猜去也沒有什么用,等虞道友轉醒之后,問過他再說吧。”莫無雪如此說道。

    “不管怎么說,以后諸位道友在谷中行事,也要愈加注意了……”景陽上人抬起酒葫蘆,到了嘴邊又沒喝,開口說道。

    眾人散去之后,韓立心底越發覺得有些不安起來,覺得此處已經不再適合棲(身shēn)了。

    不過,若是在這個時候就貿然離開野鶴谷的話,只怕反而會被仙宮之人注意到,屆時只會更麻煩,還不如再留下一段時間靜觀其變。

    況且虞子期尚未傷愈,還需要他長期調理醫治。

    思量片刻之后,他便開始準備一應布陣之物,著手先去解除虞子期元嬰中的(禁jìn)制……

    時間一晃,過去了五年有余。

    這一(日rì)清晨,韓立靜坐于密室之內,一手中捧著掌天瓶,另一手腕翻轉,將那只翠綠葫蘆取了出來。

    他將掌天瓶打開,微微傾倒著朝葫蘆口處的位置,將一滴綠液滴落了下去。

    這些年來,經過斷斷續續的綠液催熟,葫蘆口處那片顏色黯淡的區域已經逐漸消失,顏色變得與葫蘆(身shēn)上各處幾乎沒有任何差別,但韓立總覺得距離其完全成熟,還有一些差距。

    “叮”的一聲輕響。

    葫蘆口處發出一聲悅耳聲響,那滴落入其上的綠液沒有絲毫飛濺,被葫蘆盡數吸收。

    緊接著,就見綠色葫蘆之上翠綠光芒大盛,變得無比明亮,周(身shēn)之上無數翠綠符文閃爍不定,看起來好似沸水一般劇烈跳動。

    一股難以名狀的強則之力驟然浮現而出,朝著四周圍((蕩蕩)蕩)漾而去。

    就在這時,“啵”的一聲輕響,從葫蘆口處傳來。

    韓立驚訝的發現,那翠綠葫蘆在無人催使的(情qíng)況下,竟然自行打了開來。

    “這是……徹底成熟了?”韓立目光一閃,喃喃自語了道。

    他的話音剛落,整個翠綠葫蘆口中一道幽綠光芒噴涌,化作一片幽綠火焰將整個葫蘆包裹著懸浮在了半空,如同浣洗一般繁復燎動起來。

    數十息后,那火焰忽然開始收縮變小,最終徹底消失不見,而整個葫蘆體表卻是煥然一新,通體翠綠猶如翡翠,表面反(射射)著晶瑩光澤,觸手卻有一種溫潤之感,頗為舒適。

    韓立見此,心頭一喜,正(欲yù)仔細查看時,忽然眉頭猛地一皺,感覺自己一只手臂上,陡然傳來了一陣火辣辣地灼痛之感。

    他忙一把扯開自己衣袖,低頭看了過去,只見手臂之上有一條淡綠色的劍形印痕若有若無的存在那里,赫然正是早已經消失多年的玄天斬靈劍!

    緊接著,他就感到手臂血液一股腦地涌向了那道印痕,一層血光忽然彌漫其上,使得原本模糊異常的淡綠色印痕,居然漸漸清晰起來。

    “難道斬靈劍要重新復活?”韓立心頭一跳,倍感驚喜。

    畢竟玄天斬靈劍雖是下屆之物,但卻同樣是蘊含界面法則之力的玄天之寶,即便在真仙界也可稱得上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先天仙器,其中必然含有不少連他都未及發現的玄妙之處。

    然而,還不等欣喜完,他的手臂上就傳來一陣烈火燒灼般的尖銳疼痛,那道綠色印痕就忽然化作一道墨綠色的光線刺出他的皮膚,直奔葫蘆口處而去,瞬間沒入其中。

    韓立頓時心中一驚,根本顧不得手臂上的劇烈疼痛,立即抓過葫蘆,朝著自己眉心貼了上去,神識便進入了里面的翠綠空間內。

    只見空間之內翠綠霞光彌漫,一個巨大的綠色漩渦仍舊在悠悠旋轉著,七十二柄青竹蜂云劍就靜靜懸浮其中,周(身shēn)散發出輕柔如水的青色光芒,每一柄都劍光湛然。

    韓立目光在里面一陣巡查,卻并未發現玄天斬靈劍的蹤跡,便將心神再一沉,進入了青翠葫蘆內的第二層空間中。

    一進第二層空間,韓立馬上就感到一陣眼花目眩,只覺得眼前有陣陣綠光不斷閃動。

    他凝神望去時,就看到之前安靜懸浮在空間中的那枚綠色圓球,正在一名一暗的閃動著,從中不斷有一層層綠色光圈閃耀而出,散發出陣陣奇異波動。

    一道綠色劍形紋路,赫然出現在了那圓球之上,正是玄天斬靈劍的印記。

    當他試圖以神念與之接觸時,一道墨綠光線立即從劍芒印記上飛(射射)而出,在虛空之中炸裂開來,直將他投注過去的神念都震碎了開來。

    韓立口中悶哼一聲,雙眼霍然睜開,大口喘息起來。

    他只覺得識海之中雷聲陣陣,頭顱之中劇痛無比,連忙重新閉目調息起來,良久之后神色才逐漸恢復了正常。

    “雖然不知道為什么會這樣,但看來,已經和葫蘆融為一體了……”半晌之后,他一手揉捏著仍有些酸痛的眉心,喃喃自語道。

    這玄天斬靈劍是沒有真的重生,其中殘留的毀滅法則之力,倒似乎是被翠綠葫蘆吸引了進去,竟然融入了其內,也算是物盡其用了。

    只是不知經過這一系列變化,成熟后的玄天葫蘆有什么威能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