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凡人修仙之仙界篇.com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六百一十四章 事出反常
    第六百一十四章 事出反常

    隨著一件接著一件拍品的上臺,現場的氣氛愈發火熱,時間也在一點一滴的流逝。

    韓立一直惦念著玄芷晶石,對于前面這些寶物都提不起什么興趣,正有些心焦之時,忽然聽到拍賣官說道:

    “這下一件拍賣物品名為‘斷時壺’,乃是一件具有些許時間法則之力的寶物,藏入其內的物品不管是凡俗之物,還是仙靈法寶,都能夠像是被阻斷了時間流逝一般,保持原本模樣,即使過去百萬年,也不會有絲毫變化,此物起拍價五百仙元石。”

    “五百一十仙元石。”很快就有人加價。

    “五百二十仙元石……”

    “我出五百五十……”

    價格一路水漲船高,很快飆到了六百七十仙元石。

    這時,那名黑袍之人忽然開口,道:“七百仙元石。”

    他這一大幅加價之后,玉昆樓里出現了短暫的寂靜,很快又被一個聲音打破了。

    “七百一十仙元石。”韓立驀然開口道。

    與他同在二樓的黑袍之人朝這邊望了過來,開口說道:“七百二十仙元石。”

    “七百五十。”韓立干凈利落道。

    拍賣競價并非永遠是你來我往的平穩加價,有時候驟然的大幅提價,就是為了向競爭對手表明自己勢在必得的立場和決心,好逼迫對手主動放棄。

    “七百六十仙元石。”那黑袍之人顯然沒有被韓立嚇到。

    “八百。”

    韓立再次大幅提價,引得白玉樓內頓時一陣嘩然,幾乎所有目光都朝著他這邊看了過來。

    那黑袍之人似乎也覺得有些不值當,便沒有再繼續加價了。

    “此物真的有這么重要?值得花費這么多仙元石?”景陽上人眉頭都不禁微微蹙了起來,開口問道。

    “道友有所不知,我們丹師常常要煉制一些特殊靈液,代價極高卻無法長久保存,往往損失極大。若能得到此物,以后省下的仙元石可就不止這七百仙元石了。”韓立笑著解釋道。

    事實上,他是想嘗試看看,這斷時壺能否儲存小瓶中凝聚出的綠液或者晶粒,若是能夠保存自然是大喜之事,若是不能,得來一件一價難求的時間法則之物,倒也不虧。

    韓立拿下這件寶物之后,拍賣會繼續進行,之后出現的寶物品級一件比一件品級優良,價格自然也是一件比一件更高。

    各種法寶輪番登場,各方修士競價越發激烈,其中有兩樣能夠裨益神魂的東西,韓立也參與了競價,結果那黑袍之人竟像是故意針對他一樣,每一件都不遺余力地與他相爭,最終全都高價競購去了。

    韓立對這些東西不如時間法則之物那般緊需,也不想太過引人注意,就都到了超過預期的價格時,就主動放棄了。

    很快就過去了三個時辰,拍賣會進程也已經過半,玄芷晶石卻始終沒有出場。

    “景陽道友,你就再跟我透個底,這玄芷晶石什么時候開拍?”韓立等得實在心急,傳音問道。

    景陽上人強忍笑意,回道:“能讓厲道友如此抓心撓肝的,也就只有這花心石了。放心吧,我沒記錯的話,下一個拍品就是了。”

    他的話音剛落,就聽拍賣官宣布道:“下面這件寶物可不是尋常之物,其生于世間幽魂死靈聚集的萬丈深淵,雖周遭環境兇惡穢濁,卻出淤泥而不染,自生為世間至靈之物,被稱為萬魂精華,只一棵,就能令金仙修士神魂增強一至三成。”

    單聽描述就令韓立心神一緊,眉頭不禁緊皺了起來,目光也不由自主的聚集到了臺上。

    “此物便是有著‘神魂仙草’之稱的‘萬魂草’,起拍價,一千仙元石。”拍賣官朗聲宣布道。

    韓立聞言,忽的轉頭望向景陽上人,滿臉疑惑之色。

    后者也是一臉詫異目光,顯然也不知道為什么拍賣順序突然被打亂了。

    “景陽道友,這是怎么回事?莫非你記錯了?”韓立低聲問道。

    “我雖然貪杯,但這區區百多樣拍品的順序,自問還是不會錯的,況且還是你厲道友最關心之物。等等,我去問問。”景陽上人有些尷尬的說道,隨即閉上了眼睛。

    他們這邊正詫異著,樓內的競拍之聲就已經此起彼伏了。

    不一會兒,價格就已經被推高到了兩千多仙元石。

    能夠增強神魂之物,對于韓立來說也是異常難得的寶物,有了此物,說不定在他煉神術的修煉上,也能起到重要作用。

    猶豫片刻之后,韓立也不禁有些意動,打算參與到競價之中,但就在此時,景陽上人似乎與什么人傳音溝通過了,睜開雙目,口中大松了一口氣。

    韓立見此情形,當即將本來打算喊的價格,硬生生咽了回去,向景陽上人投去了詢問之意。

    “呵呵,厲道友莫急,是有人突然提出要加拍此物,下一個應該就是玄芷晶石了。”景陽上人干笑了一聲,略帶歉意地對韓立說道。

    “原來如此,這種情況經常出現嗎?”韓立眉頭微微一挑,有些疑惑的問道。

    “以前還沒有過,往往安排好的拍賣名單是不會增添和刪改的。畢竟臨時增加拍品,就要臨時找人鑒定,會平添許多麻煩。”景陽上人想了片刻,說道。

    “都等了這么久了,再多等一樣又何妨?不過看來這臨時加拍之人身份不低呀,竟能享有這種特權。”韓立笑了笑,滿不在乎的說道。

    “嘿嘿,誰說不是呢!據說這臨時起意之人,和內城那位監察仙使大人有些關系,不過我覺得吧,這‘萬魂草’多半就是那位監察仙使大人的東西。若非修為達到那種程度,豈能隨隨便便拿出這樣的寶貝?”景陽上人嘿嘿一笑的說道。

    韓立默然點了點頭,面色絲毫未變,但心中卻強行壓下舉牌的沖動,果斷放棄了參與競拍。

    所謂事出反常必有妖,不管此物什么來路,他心中總覺得有些不太對勁。

    經過一番激烈爭奪之后,那黑袍之人最終以三千五百仙元石的高價,獲得了那棵“萬魂草”。

    “下面這件寶物,想必在場很多道友期盼很久了。”拍賣官似乎因為上一件拍寶物拍出意外的高價,頗為興奮,此刻臉上笑容仍然不減。

    他說話之間,一個碧綠色的錦盒被一名黃衫少女送上了拍賣臺,玉盒上貼著數層禁制符箓。

    少女輕盈的撕掉了盒上的符箓,錦盒自動打開,露出一塊拳頭大小的碧綠晶石。

    晶石散發出綠汪汪的光芒,看起來并不起眼,上面隱約能看到一個花朵狀的紋路,深印在晶石內部,渾然天成。

    一股奇異香氣從綠色晶石上散發而出,在場眾人都聞到了這股香氣,五臟六腑似乎被洗滌了一下,通體一陣舒泰。

    臺上眾人一陣騷動,不少人發出驚喜的聲音。

    韓立看到綠色晶石,眼睛也立刻一亮,微微坐直了身體。

    “相信在場諸位道友都認出來了。不錯,這正是‘玄芷晶石’,又名花心石,是煉制驅除煞氣,突破煞衰丹藥的極品材料,對于即將進階太乙境的道友意味著什么,就不用在下多說。而且這塊玄芷晶石是從一株藥齡二十萬年以上的玄芷花中所出,是本樓花了偌大心血,才得來的寶物,諸位千萬不要錯過,起價一千仙元石,每次加價不得少于一百仙元石。”拍賣官解釋了一番,宣布開始競拍。

    “一千仙元石。”拍賣會話音剛落,立刻就有一個聲音響起。

    “一千一百!”

    “一千三百!”

    頓時一連串的競價聲此起彼伏,響成一片。

    玄芷晶石這種有助度過煞衰,突破太乙境界的奇珍,對于任何人來說都是極珍貴的寶物,就算自己用不著,也可以買下留給身旁其他人使用,絕不會浪費。

    數字一路飛漲,轉眼間便突破了兩千仙元石。

    到了這個價位,出手之人頓時便少了很多,價格提升也變得遲緩了下來。

    “厲道友,你不是一直在尋找此物嗎?為何還不出手?”景陽上人眼見韓立一直沒有動,問道。

    “此物我志在必得,真正想要拿下這玄芷晶石的人都還沒有出手,我自然不必急于出手。”韓立朝周圍看了一眼,淡淡說道。

    當競拍價格突破到兩千五百仙元石后,場面一時停滯。

    出價之人是個肥胖大漢,一身浮華服飾,看起來不似一名修士,倒像是個商人,懷中摟著兩個容貌極美的女修。

    二女不時拿過旁邊的茶點,喂到大漢口中,大漢懷擁雙美,一臉享受。

    “天寶商行的歸道友出價兩千五百仙元石,可還有更高的價位?”拍賣會含笑說道,目光掃視周圍。

    “三千仙元石!”一個懶洋洋的聲音響起,正是此前那名出價購買萬魂草的黑袍之人,竟然一下加了五百仙元石。

    在場眾人嗡嗡議論,玄芷晶石雖然珍貴,但拍到這個價位,已經有些偏高。

    “三千一百。”肥胖大漢聽聞此價,面色有些難看,但仍然再次出價。

    “三千五百!”那黑袍之人哼了一聲,再次猛提價格,似乎數百仙元石在其眼中,根本不算什么。

    肥胖大漢全身肥肉一抖,臉色黑了下去,沒有再出價。

    旁邊的兩個女修看到肥胖大漢神情難看,乖乖坐在旁邊,不敢亂動。

    “三千六百!”又一個蒼老的聲音參與了進來,卻是一個灰白頭發的老者,手中把玩著一把四五寸上的紫色小劍,劍身閃動著道道紫色電芒。

    此人雙目中中也不時閃過一道駭人電芒,讓人望之便心驚膽戰。

    韓立朝著灰發老者望了一眼,此人身上氣息龐大,正是他先前看不清楚修為的幾人之一。

    “景陽道友,此人看起來頗為不俗,不知你可認得?”韓立看似隨意的問了一句道。

    “這人是黑山仙域東北斷界山脈,紫電劍宗的一位太乙境長老馮天堯,想不到他也要爭奪此物,看來這玄芷晶石的價錢會飆升到很高。厲道友,這下你可要自求多福了。”景陽上人略帶同情之色的看了韓立一眼,如此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