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凡人修仙之仙界篇.com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五百一十六章 只進不出
    第五百一十六章 只進不出

    “正所謂無功不受祿,我不能要。”蟹道人目光緩緩從斬霆上移開,淡然說道。

    “蟹道友,這一路從靈界自仙界,你幫了我不少,雖為契約所定,但畢竟有幫襯之誼。況且,日后只怕還有不少事情需要你出手去做,有了此刀輔助,你的戰力也能提升不少,對我來說也是好事。”韓立心知蟹道人的脾性,對此毫不意外,開口說道。

    “也好。”蟹道人聽罷,略一思量,點頭說道。

    說罷,他便將戰刀接了過來,雙手握住刀柄,眼中亮起一絲金色電芒。

    隨著一陣“哧啦”聲響,黑色戰刀之上,所有雷云圖紋同時綻放出耀眼金光,層層疊疊的金色雷電如同浪涌一般暴漲開來,那威勢比韓立試驗時,不知強了多少倍。

    “今日所贈,他日必報。”蟹道人略一試驗后,便將戰刀收了起來,開口道。

    韓立笑著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么。

    “黑土仙域……難道蟹道人的主人,以前便是黑土仙域之人?”收回蟹道人后,他心中又有些疑惑起來。

    思索了片刻之后,韓立便又開始清點起其他物件來。

    這一次,他的目光落在了一只小小的白玉貔貅上。

    貔貅看起來像是尋常世俗之人喜愛的把玩之物,表面沁色微黃,泛著溫潤的光澤。

    “你是自己現身,還是讓我將你打出原形?”結果韓立目光一掃之下,目中閃過一絲藍芒,笑道。

    他的話音落下,貔貅依舊靜靜趴在原地,仿佛就是一件死物。

    “既然你不見棺材不落淚……那就別怪我下手無情了。”韓立雙眼微微一瞇,聲音不覺冷了幾分。

    約莫兩息之后,白玉貔貅終于動了一下,身上驟然亮起一道瑩光,身形急速變大,化作了一頭房屋大小的白色巨獸。

    “區區金仙,也敢……”白玉貔貅巨口一張,口吐人言。

    結果,他話還沒說完,就僵在了原地。

    其脖頸四周,三柄青竹蜂云劍不知何時已經浮現,劍尖直指其咽喉,閃爍著金色電光。

    顯然只要這白玉貔貅稍有動彈,這三柄利刃便會將其頭顱一砍而下。

    “唉喲……你說你這人真是……打打殺殺的多沒意思,咱還是坐下來聊聊。”說話間,白玉貔貅的身形急速縮小,化作一只家犬般大小,趴伏在了韓立身前,喏喏道。

    三柄青竹蜂云劍如影隨形,依舊圍繞著它,威勢沒有半點減弱。

    “你應該是公輸久豢養的靈寵吧?看你身上氣息不弱,之前我們與公輸久交戰之時,為何不見你出手幫他?”韓立面上神色沒有一絲變化,緩緩問道。

    “呸!小爺我可是蠻荒真靈,他豢養我?他……他有什么資格將小爺當做靈寵?他不過是仗著活得久,修為高,強迫小爺跟著他罷了。”白玉貔貅頓時勃然大怒道。

    “先回答我的問題,為何不曾出手?”韓立面色一寒,說道。

    “還能為什么……因為出手也打不過你們唄。你們一個時間法則,一個輪回法則,還有一個看不出深淺的老怪物,公輸久自己犯渾,小爺才不跟著他送死。”白玉貔貅悻悻然道。

    “你不出手幫他,他就沒有什么反制措施拉你下水?”韓立懷疑道。

    “他倒是想呀,嘿嘿……可他做不到呀,只要我不肯跟他簽訂契約,他除了直接滅殺我,就沒什么能制約到我的。”白玉貔貅有些洋洋自得的說道。

    “沒有?你當下這副身軀難道不是被他以秘法禁錮住的?否則以你真靈之軀,又怎能化作一個小小把件,被裝在儲物袋中,想逃都逃不掉。”韓立眉頭一挑,笑著問道。

    “那是,那是因為……”白玉貔貅聞言,頓時有些詞窮了。

    “說說吧,你究竟有什么能耐,能讓他刮目相看,不在你身上設下死禁?”韓立話鋒一轉的問道。

    “咳,實話對你說了吧,小爺我有個天賦,就是能夠聚斂八方之財,這些年來給公輸久那老匹夫攢了不少家底兒,所以他才不愿殺死我。”白玉貔貅輕搖著頭說道。

    “若是不肯說實話,我倒是不介意殺了你,反正你的真靈之血對我來說,還是有點用處的。”韓立目光一斜,不懷好意的望著貔貅說道。

    “哎哎,別……你們人族一個一個的,怎么都這么狡猾?小爺我的確財運不錯,能夠幫你發現一些隱藏極深的天地靈寶。并且隨著小爺實力的提升,這一天賦還有更高進境。”白玉貔貅一驚,語速急促的說道。

    “哦,這一點以后有的是時間驗證。說說吧,是要與我簽訂真靈契約,還是為我提供真靈血脈?”韓立聞言,點了點頭說道。

    “小爺我有的選嗎……不過看你這人比公輸久那老匹夫順眼多了……”白玉貔貅看了看身側懸停的劍鋒,和籠罩四周的時間靈域,苦兮兮地說道。

    韓立見此,嘴角微微翹起一個弧度,另一只手一抬,朝白玉貔貅的眉心指去……

    簽訂完契約之后,白玉貔貅主動開口說道:

    “主人,現在我們也算是綁在一條船上了,我提醒你一句,先把那玩意兒毀了吧。”

    韓立循著它指示的方向望去,看到了一只金燦燦的鏤空圓盤,心中一動,開口問道:

    “那是什么東西?”

    “是公輸久那老匹夫與天庭其他監察使和巡查使聯系的東西。有此物在的話,天庭一旦知道公輸久出事,便會循著此物找過來。”白玉貔貅解釋道。

    韓立伸手一抓,將那鏤空圓盤攝入手中,仔細打量起來。

    片刻之后,他面色驟然一寒,冷聲問道:“此物一旦強行損毀,天庭那邊只怕便會立即知曉,你讓我毀掉它,是何用意?”

    “用尋常之法毀掉,自然是這個結果。不過交給我來做,就不會有此后患了。放心吧,我們如今已經簽訂契約,你若身死,小爺我又能有什么好下場?”白玉貔貅沒好氣道。

    韓立聞言,將信將疑地把圓盤遞了過去。

    結果就看到,白玉貔貅張嘴一咬,就將那鏤空圓盤直接囫圇個吞入了腹中。

    “我天生無肛,腹內自成一方天地,保管只進不出。這通訊法盤進了我的肚子,那就是與這片天地絕對隔絕了,任何人都別想再找到它的蹤跡。”白玉貔貅吧嗒了一下嘴,自得的說道。

    “你這肚子簡直就是殺人滅口,毀尸滅跡的必備良品……這個才是你的真正天賦吧?”韓立面色微異,略帶幾分調侃的說道。

    “你可別想著把什么臟東西,都往我肚子里扔,小爺我可是非法寶靈物不吃的!”白玉貔貅聞言,知道自己在這個家伙面前又失言了,愣了片刻后,有些懊惱的叫道。

    韓立見狀,這才露出了些許笑意,繼續清點起公輸久的遺物來。

    白玉貔貅對公輸久的財寶,竟然也如數家珍,與他一起清點,倒是幫了很大的忙。

    之后的靈材靈藥也是為數不少,品級更是高到令人驚嘆,還有一副不甚完整的仙界地圖,其中就包含了北寒仙域的不少區域。

    而在這其中,最令韓立意外的是,里面居然有兩件蘊含有時間法則之力的物件。

    其中之一,是一顆表面生有密密麻麻金色小點的圓形果實,另一則是一柄尺許來長上面鐫刻有回形符紋的殘破匕首。

    日影逐漸西斜,天色已經變得昏黃,臨近傍晚了。

    韓立光是清點戰利品,不知不覺間就花去了大半天時間。

    他伸了一個懶腰,長長出了一口氣,想一個土財主一樣,露出了滿足笑意。

    片刻后,他手掌一揮,一道金光滴溜溜一轉,落在了地上。

    一個歲年紀的粉嫩女童從中浮現而出,腳步踉蹌著再原地打了好幾個圈兒,一屁股癱坐在了地上。

    韓立連忙朝其望了過去,就見她兩個小臉蛋上紅撲撲的,一根沖天小辮晃個不停,兩只眼皮耷拉著,哈欠連天,一副沒睡醒的樣子。

    “大叔,吵我睡覺,真是煩死了……”金童揉了一下惺忪睡眼,卻壓根兒沒有想要睜開眼的意思,嘴里不滿地嘟囔著。

    “別睡了,起來吃點東西。”韓立笑著說道。

    “吃什么……”金童一聽有東西吃,雙眼才勉強睜開了一道縫隙,仍是半瞇著說道。

    “自己看……”

    韓立說著一揮袖,十七八件閃著各色毫光的法寶,帶著陣陣強烈的靈力波動,出現在了地面上,其中還包括之前金童沒吃完的那些白色石柱。

    “哇,這么多……”金童眼前一亮,這一下,算是徹底清醒過來了。

    其身形一閃,在林間劃過一道殘影,就已經來到了這些法寶前。

    只見她整個人環抱在一根石柱之上,上下拍動著,滿是欣喜之色。

    就在這時,她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樣,臉色頓時一沉,滿是懷疑地看向韓立。

    “怎么了……”韓立給她直勾勾盯著,看得有些芒刺在背,開口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