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凡人修仙之仙界篇.com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四百八十七章 金云丹劫
    第四百八十七章 金云丹劫

    韓立的突然出現,讓呼言道人和云霓兩人也是一驚,顯然他們也無法想象,為何才數月不見,韓立竟成為了一名金仙,又從哪里搞到了這么一只金仙級別的噬金仙,看關系還異常的親密。

    “大叔,你怎么現在才來?”金童一臉嫌棄地抱怨道。

    金童被一群金仙不懷好意覬覦,絲毫沒有在意。

    “好了,吃飽了,就休息一下。”韓立轉向她,眨了眨眼的說道。

    “這些都是我的,誰也不許和我搶,還沒吃完呢……”金童畢竟不是真的懵懂孩童,自然明白韓立的意思,小手指了指殘余的法陣。

    “我給你收起來,回去之后,慢慢再吃。”韓立笑著說道。

    “好吧。”金童略微猶豫了片刻,才勉為其難地說道。

    韓立點了點頭,揮手沖那四根半白色石柱打出數道法決,竟在眾目睽睽之下,大模大樣的將之全都縮小并收了起來。

    “有好東西,記得叫本仙女。”末了,金童又挑釁似地掃視了一眼封天都等人,大模大樣地說了一句。

    說罷,其身上金光一亮,化作一個拇指大小的金色甲蟲,在半空中飛繞一圈,落在了韓立左手的無名指上,如一枚金色戒指扣了上去。

    眾人看著眼前這一幕,神色變得愈加復雜起來。

    方才只差一瞬,蕭晉寒就能發動后手,雖然未必能夠全面翻盤,但也絕對會給谷中眾人帶來不小的麻煩,死傷幾人那是少的,圍殲其之舉恐怕就未必能夠成功了。

    正是這突然闖入的噬金仙一通攪局,才令這北寒仙宮之主,一代梟仙蕭晉寒最終飲恨冥寒仙宮,徹底伏誅。

    而韓立的此刻突然現身,以噬金仙主人的姿態云淡風輕地將其收起,自然更是引起了他們的猜忌。

    封天都面容微沉,目有異色,上下打量起韓立來。

    齊天霄等伏凌宗之人,也都滿是警惕之色,眼中或多或少都流露出了些許敵意。

    南黎族古稀老者和鶴發老嫗,相互對視一眼,目光之中皆是露出了些許疑惑之色。

    之前在進入冥寒仙府之前,他們與真焰宗那些人有過短暫交集,大多數人對韓立此時的這副容貌還有些印象。

    但是,在之前的記憶中,此人不過一名區區的真仙境后期修士,并沒有顯露出什么出眾之處,沒想到現在再次出現時,竟然如此不簡單。

    “天宇,你跑到哪兒去了?害老夫一頓好找。”就在此時,呼言道人扮作的黑袍老者,忽然開口說道。

    韓立聞聲,便沖其展顏一笑,抬步不緊不慢的走了過去。

    其余眾人見狀,臉上再次露出一絲詫異。

    “師叔,先前被困到了一處宮殿中了,出來后就看到這邊有些異樣,就一路趕了過來。”走到近前,韓立便順著呼言道人的話說了下去。

    呼言道人嘴上沒有說什么多余的話,暗地里卻以秘術傳音,詢問道:“厲道友,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的修為境界……”

    韓立只得無奈用傳音回了一句:“我告訴你實話。我被困于一處宮殿,一瞬間后出來,就變成金仙修為,你信不信?”

    “我自然不信。”呼言道人一怔,答道。

    此刻云霓忽然向呼言道人傳音道:“可能此人修煉了某種輪回密術。以前隱藏了修為,來謀取宗門的無相真輪經。”

    對于韓立所說,封天都等人自然不會相信,所以非但沒有放松對他的戒備,反而將敵意擴大到了呼言道人和云霓兩人身上。

    歐陽奎山三人目光游移片刻之后,忽然抬步緩緩走向呼言道人一側不遠處。

    他們顯然知道呼言等人的真實身份。

    不管他們是有心偏向同門故舊,還是忌憚伏凌宗勢大,才做了如此選擇,谷中的形勢都因為他們的選擇,發生了改變。

    方才還一同聯手的眾人,又開始劍拔弩張起來。

    封天都見狀,嘴角勾起一抹譏諷笑意,目光玩味地望向了南黎族兩人。

    那名古稀老者神色復雜地望向老嫗,眼中閃過些許詢問之色,后者則是輕輕搖了搖頭,并未選擇加入任何一方。

    就在山谷之中的氣氛,再次變得有些微妙的時候,高空之中,忽然傳來一聲“轟隆”巨響。

    眾人神色紛紛一變,同時朝著頭頂方向望了過去。

    只見天穹之上風云驟起,無數金光聚涌而來,很快便形成了一片巨大無比的金色云團。

    云團之內金光翻涌,幾乎遮蔽了半片天空,令整個天幕都散發出煌煌金光,陣陣沛然無比的強大波動氣息從中散發而出,引動得方圓數十里內的天地靈氣都激蕩不已。

    一股猶如實質的強大威壓,從高空之中滾滾而來,伴隨著刺目壓向整個山谷,將其中一切事物全都映成金色,看起來就仿佛是金汁澆筑的一般。

    “丹劫降世,莫非……”韓立的目光微微一變,他對這一幕并不陌生,轉頭望向呼言道人,口中喃喃問道。

    “不錯,這座山谷應該就是太乙殿的所在,而殿中所煉正是煉制太乙丹的所在。此刻正值成丹關鍵,這才引來了金云丹劫。”呼言道人神色不變,點了點頭,驗證了他的猜想。

    封天都瞥了一眼天空,又看了一眼谷內的那座白色石壁,但見其上鐫刻的山河圖畫光芒閃動,山峰聳動,河流潺潺,竟仿佛活了過來一般。

    與此同時,覆蓋其上的白色光幕,竟然又開始變得更加濃郁起來了。

    “哈哈,竟然在這里,封道友來得可真夠早的……”山谷上空突然傳來一聲朗笑。

    一道藍色水蓮從高空之中緩緩垂落,觸及到地面后,隨即光芒一閃,消失不見。

    光芒之中現出兩道身影,卻正是洛青海和他的那名容貌清秀的年輕弟子南柯夢,至于蒼流宮其他人,不知為何卻都沒有跟隨。

    落地之后,他隨即掃視了山谷眾人一眼,目光隱約在韓立身上多停頓了一瞬。

    “來得早也不及洛道友來得巧,丹劫剛剛出現,你就到了……”封天都僵尸般的臉頰微微扯動了一下,名副其實的皮笑肉不笑道。

    “看來此處才是太乙殿真正的位置所在了,先前找了一處機關重重的水下宮殿,費了那么多功夫,傷了不少人,結果根本不是……對了,蕭道友一向步步為先,怎么這會兒卻不見他的蹤影呢?”洛青海對此毫不在意,只是打量了一下谷中狀況,隨即說道。

    封天都心中暗罵一聲“老狐貍”,心道這老匹夫或許早就潛藏一旁,全程旁觀了之前的沖突,只等著他與蕭晉寒斗個兩敗俱傷,再出來收取漁翁之利。

    只是沒想到,蕭晉寒死得那么快,也并未能消耗其他人多少實力。

    若不是丹劫突然出現,只怕他現在都不會現身,而是會等著伏凌宗和谷中其他人殺個天昏地暗,之后才出來。

    “蕭宮主貴人事忙,許是得了別的什么大機緣,已經看不上這里了。”封天都冷冷道。

    對于北寒仙域的諸多勢力,他唯一能夠看得上眼的只有燭龍道,而所有修士之中,蕭晉寒雖然實力強勁,但在他心中的分量卻不及百里炎。

    至于洛青海,他從心底里一向都有些看不起。

    “若是如此的話,也倒是件幸事,說起來,不久前我和蕭宮主還有一面之緣呢。”洛青海神色隱晦,笑著說道。

    “既然洛道友剛到此處,不妨試試看,能否破開這谷中禁制,閣下是陣法大家,應該有不少辦法。”封天都目光微沉道。

    “不必費那事,既然是守護太乙殿的禁制,又怎會是我一人就能夠破解開的?只怕還是需要谷中眾位金仙鼎力相助才是。”洛青海笑著擺了擺手,說道。

    他話音剛落,高空之中金色云團忽然開始收縮起來,在山谷正上方凝聚出來一個巨大的云海漩渦,當中光芒暴漲,傳來陣陣壓抑至極的雷鳴之聲。

    “丹劫即將垂下,這一擊后,只怕丹藥就要成型,我們可不能繼續在此消磨時間了。”洛青海神色驟然一變,臉上笑意盡斂,正色道。

    封天都目光微凝,點了點頭。

    “諸位,破解禁制一事,需要你等全力相助,否則我們誰都無法進入太乙殿中,只能白白浪費了這等巨大機緣。”洛青海看向其他人,朗聲說道。

    “既是如此,我們愿意相助。”呼言道人神色不變,說道。

    “一起打開禁制,老身并無異議。但是你們人數眾多,一旦進入其中,我們別說爭奪機緣,就是保命也難。”南黎族的兩位金仙中的鶴發老嫗,不緊不慢說道。

    “既然來此尋找機緣,那風險本就是無可避免的。若是只想要好處,不想冒險,那你們大可以待在家中,等著天上掉餡餅就是了。”齊天霄輕啐一聲,不悅道。

    “齊宗主,話也不能這么說,你們伏凌宗人數眾多,難免令其他人心生畏懼。若是想要大家勠力同心,只怕你們得稍稍讓步一些。”洛青海笑著說道。

    齊天霄聞言,正想開口再說些什么,就被封天都一把攔了下來。

    “無妨,既然他們這夷族只有兩人,而洛宮主也只有兩人,那么我們便限定一下,破禁之后,各方宗門只得有兩人進入太乙殿,如何?”封天都開口說道。

    愛尚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