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凡人修仙之仙界篇.com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四百章零六章 請進
    第四百章零六章 請進

    “諸位道友,既然北寒仙宮如此一意孤行,我們也不必和他們客氣了,一起出手,聯手轟開這(禁jìn)制!”旁邊的齊凌霄冷喝出聲。

    “好!”

    洞內眾人這些年辛苦尋找仙府入口,吃了不知費了多少心力,吃了多少苦頭,對北寒仙宮此舉早已心生極大怨氣,如今有一不下于仙宮的勢力領頭,立刻便有不少人呼喝響應。

    “諸位道友,仙宮既然如此不仁,難道只是讓他們打開(禁jìn)制便算了?我們不妨齊心協力,將他們從這里趕出去,也讓他們嘗嘗無法進入仙府的滋味。”那鬼泣宗的麻臉老者陳丕驀然大喝道。

    其此話一出,眾人都是一怔,接著變得鴉雀無聲,而在場實力最強的諸多金仙則神色各異起來。

    雖然平素不少勢力表面上與北寒仙宮虛與委蛇,奉以為北寒仙域之尊,但實則背地里多有不服,只是礙于仙宮勢大,加之未涉及自己根本利益,倒也沒有什么表面上的矛盾。

    如今燭龍道之事在先,仙宮展露野心,如今又有封鎖仙府遺跡之事在后,牽涉到了切(身shēn)利益,自然惹得眾怒。

    如此一來,即便是洛青海,封天都等金仙臉上神(情qíng)似乎也有些意動。

    雖然不知道北寒仙宮此刻派了多少人來,但就算傾盡北寒仙宮所有戰力,也絕不會比在場眾人更厲害,若要將北寒仙宮趕出去,未必不能做到。

    洛青海,封天都等人心中念頭翻滾,彼此互望,正要說什么。

    就在此刻,異變突生!

    黑色(禁jìn)制表面忽的泛起一圈圈波紋,表面浮現無數玄奧無比的靈紋,接著那些形似九宮的圖案交替浮現而出,環環相扣,越來越明亮,引得整個光幕也震顫起來。

    幾個呼吸之后,所有九宮圖案驟然大亮,變得刺目無比,繼而光芒一斂,所有圖案同時消散一空,而黑色(禁jìn)制也隨之消散開來,露出了后面黑黝黝的山洞。

    原本氣勢洶洶,準備一鼓作氣的眾人頓時愕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不知所措起來。

    但緊接著,一個聲音從山洞內傳出:

    “諸位道友,都請進吧。”

    韓立神色一動,他在燭龍道見過蕭晉寒,雖然當時只是在遠處,但蕭晉寒給他印象極深,這聲音正是來自于對方的。

    洛青海,封天都等幾個首腦人物眼見此景,眉頭都是一皺。

    他們交換了一下眼神,邁步朝著山洞內走去。

    就連渠靈此女在略一沉吟過后,也緊隨洛青海,封天都等人的(身shēn)后,朝洞內走去。

    其他真仙境修士見此,立刻默默跟上,韓立自然也跟在呼言道人(身shēn)后,不動聲色的隨著眾人抬步而行。

    所有人很快進入了山洞之內。

    不光是入口的黑色(禁jìn)制,藍色光門周圍的(禁jìn)制法陣此刻也盡數消失,不過那九根封印石柱卻還在。

    藍色光門沒有了(禁jìn)制封印,散發出比之前耀眼數倍的藍光,其中夾雜著一股奇寒氣息,還有一股股強大的空間之力

    奇寒氣息和空間之力交織在一起,光門之中藍光翻滾,越來越劇烈,隱隱有爆發出來的跡象。

    此時此刻,紅月島上空天地靈氣翻滾不已,不時形成一個個耀眼光團,隨即又崩碎爆裂開來,發出悶雷般的聲音。

    北寒仙宮諸人站在光門附近,為首之人正是蕭晉寒,望著從外面魚貫而入的各大勢力修士,含笑而立,就如同是一位(熱rè)(情qíng)好客的主人,在迎接著賓客的遠道而來。

    韓立(身shēn)處一個不起眼的角落,看向北寒仙宮眾人,瞳孔頓時一縮。

    只見北寒仙宮諸人以蕭晉寒為首,足有二三十人。

    而且其中的金仙存在,赫然足有近半。

    令韓立意外的是,歐陽奎山等三個燭龍道金仙也在此處。

    至于其他人,修為也都在真仙后期,真仙巔峰,沒有一個弱者。

    韓立不由得咧了咧嘴,北寒仙域實力之強,顯然遠超在場任何一股勢力,這雄踞仙域這么多年的官方勢力,果然底蘊深厚,不容小覷。

    但此刻蒼流宮,伏凌宗,還有其他勢力聯手,比起北寒仙宮卻又強了不少。

    韓立視線忽的一頓,落在北寒仙宮眾人(身shēn)旁。

    幾個(身shēn)穿黑袍服飾的人站在那里,正是黑風島陸均,陸雨晴幾人。

    韓立心中一凜,急忙退到了(身shēn)前一個大漢(身shēn)后,遮住了自己的(身shēn)形。

    他用無常盟面具幻化容貌,雖然可以瞞得過別人,但那陸雨晴天生異瞳,卻是可以認出他來。

    “原來蕭宮主正與諸位仙宮的道友在此商議大事,我等貿然造訪,真是多有打擾了。”伏凌宗宗主齊凌霄嘿嘿一聲,不(陰陰)不陽的說道。

    封天都,渠靈,洛青海等人在目光掃過北寒仙宮這一方眾人后,目光也都齊齊落在了蕭晉寒(身shēn)上,沒有說話。

    “呵呵,封道友,渠道友,洛宮主,眾位老朋友都來了,蕭某有失遠迎,真是抱歉的很。”蕭晉寒淡淡一笑,說道。

    “蕭宮主,真人面前不說假話。我們剛剛在外面說的話,想必你也都聽到了吧?”封天都顯然并不愿與對方多啰嗦,冰冷的說道。

    “蕭某做的過的事(情qíng),從來不會后悔。諸位想要如何行事,悉隨尊便,我北寒仙宮接著就是。”蕭晉寒臉上依舊掛著微笑,淡淡說道。

    他(身shēn)旁的一眾北寒仙宮之人手盡數放在了儲物法器上,神(情qíng)間沒有絲毫畏懼之色。

    “蕭宮主當我們不敢嗎?”渠靈眼中泛起冰冷銀芒,緩緩說道。

    “諸位聯手,實力確實要超過我北寒仙宮,不過諸位最好想清楚,在這里戰斗的代價。而且諸位也看到了這些石柱,乃是我們北寒仙宮的獨門法陣,八荒流離陣。只需我自爆法陣,雖然無法將入口炸毀,威力也足以將入口附近虛空泯滅,到時候入口會怎么樣,諸位自行猜測吧。”蕭晉寒淡淡說道。

    聽聞此話,渠靈面色一沉,看向那九根石柱。

    封天都等人神(情qíng)也是一變。

    “你以為憑借一句話,就能讓我們放手嗎?”結果其他人尚未開口,齊凌霄寒聲喝道。

    “諸位若是不信,大可以立刻動手試試。”蕭晉寒雙手一攤,泰然自若的說道。

    看到蕭晉寒如此神(情qíng),封天都等人心中暗沉,彼此傳音交流。

    “封道友,你可是北寒仙域數一數二的陣法大師,這幾根石柱真的是那什么八荒流離陣?”洛青海傳信詢問道。

    “這九根石柱上的陣紋,我也認不全,不過根據我這么多年在陣法上的經驗,確實是一個極厲害的法陣。若引爆,后果不堪設想。”封天都仔細看著九根石柱,片刻之后傳音說道。

    “蕭晉寒真是老(奸jiān)巨猾,竟然還留了這么一手,難道此事就這么算了?”齊凌霄有些不甘的傳音道。

    “要破解此(禁jìn)制,需要相當長的時間,若和他們翻臉動手,絕對來不及。算了,我們最重要的目的還是進入仙府,這次只好便宜他了,他如今既然讓我們進來,且看看他們怎么說吧。”封天都嘆了口氣,傳音說道。

    洛青海,齊凌霄,渠靈等人聞言,沉默了一陣,先后點了點頭。

    “蕭宮主的手段,我們見識了。好,此事便到此為止。”封天都說道。

    齊凌霄狠狠瞪了蕭晉寒等人幾眼,最后也嘆了口氣。

    洛青海雖然沒有開口,顯然也是這個意思。

    至于渠靈,則是直接轉(身shēn)走到一旁,原本聚于那里的一些真仙修士見此,連忙分散開來,給其讓出了一大塊空地。

    其他勢力雖然還有些不甘,但是伏凌宗,蒼流宮這兩大勢力既已放手,他們自然也不會傻乎乎的沖上去當什么冤大頭,甚至連起初最為忿忿不平的陳丕與那些異族之人,也是默然無語起來。

    “其實這冥寒仙府本就地大物博,自其現世至今這么多年,每次依然是奇珍異寶不斷,諸位來此大都為此,何必傷了和氣?”蕭晉寒眼見此景,淡淡一笑道,眼神深處也是微微一松。

    “蕭宮主,你們在此的時間最長,以你看來,仙府何時才能降臨?”封天都沒有答話,話鋒一轉的問道。

    “最多兩(日rì),仙府定然會降臨,不過……”蕭晉寒說道。

    “不過什么?”封天都問道。

    “為了讓諸位放心,我已經撤銷了入口處的(禁jìn)制。這入口處,諸位還是施加一些封印為好,否則其中冥寒之氣爆發,會很麻煩。”蕭晉寒緩緩說道。

    他話音剛落,藍色光門內翻涌的藍光驟然爆發。

    一道粗大藍色光柱赫然從中噴(射射)而出,直沖天際而去。

    整個山洞內瞬間溫度驟降數倍不止,變得奇寒無比,到處凝固出藍色冰晶,迅速將山洞填滿。

    在場眾人面色一變,急忙(身shēn)上各自亮起護體光芒,并且飛快遠離那藍色光門。

    山洞內的冰晶也被眾人各自施展手段震碎。

    不過光柱中的寒氣太過厲害,一些修為略低的真仙修士體內被寒氣侵蝕,受了不輕的暗傷。

    各大勢力的金仙存在急忙各自施展秘術,或是祭出靈寶,護住手下之人。

    一時之間,洞內顯得有些混亂。

    汗,這兩天狀態不太好,忘語今天只能一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