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凡人修仙之仙界篇.com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三百五十一章 路遇紛爭
    第三百五十一章 路遇紛爭

    在藍色玉臺旁,一名身穿黑袍的老者正盤膝而坐,身周懸浮了數十個大大小小的藍色玉盤,不時輕輕起伏著。

    就在此刻,其中一個玉盤忽的一顫,表面閃過出一縷異芒。

    老者立刻睜開眼睛,朝著那個玉盤望去,白眉顫動了一下。

    “褚老,怎么了?”一個聲音響起,密室黑暗中走出一人,身穿黑色錦袍,頭戴羽冠,正是黑風島主陸均。

    這些年過去,他看起來沒有什么變化,威嚴的臉上仍充滿著威嚴之意。

    “稟島主,剛剛有人穿過了護城大陣。”黑袍老者皺眉說道。

    “穿過?是有人破解了護城大陣禁制嗎?”陸均眉頭微挑的問道。

    “不是破解,而是用了一種極為特別的遁術,直接穿梭了過去。”黑袍老者緩緩說道。

    “傳梭過去?”陸均眉頭一皺。

    “應該是一種能夠驅使空間之力的秘術,你的護城大陣雖然能阻絕尋常遁法,但其中沒有添加空間禁制,并不算完善,被穿梭過去也很正常。”另一個聲音響起,黑暗中又一個人影走了出來。

    若是韓立在此,恐怕能一眼認出,此人赫然正是白日那群人中的那名劍眉中年男子。

    “此前倒是沒聽說過這種手段,許是黑風海域地處偏僻,陸某孤陋寡聞了。”陸均面對來人,臉上的威嚴之意頓時去了少許,神色間多了一絲恭敬。

    “此等秘法在外面也不常見,想不到在這里竟然能遇到。”劍眉中年男子說道。

    “會不會是青羽島的人?”一旁的黑袍老者說道。

    “應該不是,我和青羽真人明爭暗斗這么多年,連他也不可能會這種神通。否則話,這些年就不會這么太平了。我估計,是今日從外面傳送而來的某個修士所為吧。”陸均沉吟著說道。

    “希望此人和青羽島沒什么關系,只是來黑風海域獵奇而已。”黑袍老者聽聞此話,點了點頭道。

    “不管怎么說,此人不會是我方之人。有這么個可以隨意穿梭護城禁制之人存在,總不是什么好事。”陸均眉頭微蹙的說道。

    “陸島主不必多慮,我這里恰好有一套蘊含空間之力的禁制,褚道友添加到護城大陣中就是了。”劍眉中年人說著,翻手取出一沓銀光燦燦的陣旗陣盤,遞給了黑袍老者。

    黑袍老者感受到其中散發的一股淡淡的空間之力波動,眼睛一亮,急忙接過這套布陣器具,上下打量不停。

    “如此,就多謝馮道友了。”陸均面色也是一喜,拱手說道。

    “這些都是小事,不用理會。關于那件事情,辦得如何了?”馮姓中年人話鋒一轉的問道。

    “自從接到傳訊,我立刻派人加強了防護,決不讓青羽島那些人染指分毫。”陸運沉聲說道。

    “青羽島之人不足掛齒,關鍵還是輪回殿,若是青羽島背后真有輪回殿介入,就麻煩了。我們絲毫不能大意!”馮姓中年人肅然說道。

    “馮道友放心。”陸均點了點頭道。

    馮姓中年人嗯了一聲,又叮囑了幾聲,這才轉身走開。

    此人一副居高臨下的姿態,陸均兩人自始至終,都沒有露出絲毫不滿之色,似乎這一切都正常之極。

    “島主,這里有我一人看守即可,您還是先回去休息一下的好。”黑袍老者說道。

    陸均搖了搖頭,看著藍色玉臺,神情間露出些許憂色。

    “您是在擔心雨晴小姐?”黑袍老者眉頭一挑,如此問道。

    “唉,雨晴此次離島,我總有些擔心。”陸均嘆了口氣,說道。

    “雨晴小姐也是想為您分憂,而且流瀾島距離黑風島不遠,小姐這些年修為大進,不會出什么問題的。”黑袍老者笑道。

    陸均聽聞此話,似乎心安幾分,點了點頭。

    黑風島外十余萬里的一處海域,虛空驟然浮現出一道道金色雷電,隨即凝聚成一個金色雷陣。

    雷陣中央,電芒交織中,韓立的身影浮現而出。

    他深深吸了一口迎面撲來的濕咸海風,臉上臉色也為之輕松了幾分。

    他沒有在此多待,略一定神后,便翻手取出了一塊玉簡朝額頭貼去,正是當年購買的黑風海域地圖。

    半晌后,他將玉簡一收,然后身形一晃,朝著遠處飛遁而去。

    根據此前得到的消息來看,黑風島附近這片區域如今并不怎么平靜,雖然以韓立如今的修為,自然不用擔心什么,但他還是盡可能的保持低調,小心翼翼的隱匿身形,飛的并不快。

    一夜時間很快過去,東方天際逐漸明亮起來,一輪紅日東升,海面浮現出無數金鱗,異常美麗。

    說起來,這黑風海域是韓立重返仙界后第一個落腳點,故而對于這里懷有幾分特殊的情懷,就仿佛這里是他在仙界的故鄉一般,因此這尋常的日出景色,也讓他覺得頗為特別。

    但就在此時,他雙眉微微一挑,扭頭朝著一側望去,眼神深處閃過一絲詫異,當即停下了遁光。

    因為就在他神識感應下,那個方向數千里外靈氣波動劇烈,似乎有兩股實力不弱的修士正在爭斗。

    他略一猶豫,還是催動遁光朝那里疾馳而去。

    不過飛遁中,其身形慢慢變得透明起來,身上的青色光芒也消失無蹤,整個人化為了一道淡不可見影子。

    以韓立如今的遁速,數千里的距離轉瞬即過,到了兩撥人附近。

    他身形一晃,直接隱匿在了半空中的一朵白云中,朝著下面望去。

    只見下方海面掀起滔天巨浪,各色靈光沖天而去,爆裂轟鳴之聲連綿不絕。

    兩波修士中一方身穿黑風島服飾,有五人,其中兩名大乘期,三名合體期。

    其中一名大乘期修士是一名約莫二十歲上下的少女,眉目如畫,驅動著一柄羽毛編織的青色羽扇,扇動間,不時掀起一股股青色狂風。

    另一名大乘期修士,則是個看起來有些面黃肌瘦的黃臉中年人,頭頂懸浮著一面藍色鏡子,不時從中射出一道道粗大藍色光柱。

    那三名合體期修士則主要圍在少女周圍,各自驅動著法寶,似有意護住此女的樣子。

    與這些黑風島之人對峙的,則是兩名身穿青袍羽袍的修士。

    黑風島一方雖然人數占優,但此刻卻處于絕對的下風,因為青羽島二人中的一名頭生肉瘤的光頭大漢,赫然是一名真仙境修士。

    此刻其身前正懸浮一面漆黑大幡,幡面上是一個黑色神靈圖案,看起來很像傳說中的雷神。

    在其雙手掐動法決之下,一道道黑色雷電從黑色大幡上浮現而出,朝著周圍擴散開來,形成一片黑色雷海。

    一道道粗大黑色雷電從雷海中飛射而出,輕易將黑風島眾人的攻擊盡數擊潰,并且逼得對方五人連連后退。

    在其身旁的另一人看起來白發蒼蒼,下顎長著一簇山羊胡子,身上流露出大乘期的氣息。

    老者驅動兩桿黃色長槍法寶,化為兩條黃色土龍,噴出一團團磨盤大小的土黃色光球,從旁輔助著光頭大漢。

    韓立目光看向那個少女,眼中露出些許異色。

    此女不是別人,正是有過一面之緣的黑風島主之女,陸雨晴。

    “陸大小姐,想不到你作為黑風島如今唯一的繼承人,竟還敢離開黑風島。我該說你膽大呢,還是不知死活?”光頭大漢冷笑連連,兩手掐訣一點。

    轟隆!

    他身周的雷海光芒猛地一漲,一道道粗大雷電從中飛射而出,彼此飛快凝聚,一閃化為五條數十丈長的巨大雷蛇,搖頭擺尾的朝著五人撲來。

    陸雨晴臉色一變,嬌喝一聲,青色羽扇倒射飛回她的手中,羽扇靈光大放,上面一根根羽毛盡數張開,猛地一扇。

    呼嘯之聲大起,一股深青色颶風從羽扇中蜂擁而出,籠罩住了五條巨大雷蛇。

    巨峰之中隱約能看到無數青色光絲,雷蛇被青色颶風罩住,動作立刻遲鈍了許多。

    一旁的黃臉中年男子手中飛快掐訣,身前的藍色鏡子陡然光芒大放,漲大到數十丈大小。

    一股粗大無比的藍色光柱噴射而出,罩住了四條雷蛇,滔天的寒氣從藍色光柱中散發而出。

    咔咔!

    藍光一閃,光柱化為一座巨大藍色冰山,將四條雷凍結在了里面。

    “雨晴小姐,快走!我們拖住此人!”黃臉男子見此情形,對陸雨晴大喝道。

    同時他手中猛地掐訣,藍色鏡子光芒連閃,噴出一道道粗大藍色光柱,打向對面二人。

    其他三個合體期修士也面露決然之色,瘋狂催動法寶,朝著青羽島二人攻去。

    陸雨晴眼中露出掙扎之色,隨即猛地一咬牙,身形一轉,化為一道青色遁光朝著遠處飛射而去。

    “哼!還想走!”光頭大漢冷笑一聲,手中法訣一變。

    冰山中的五條雷蛇身上雷光一亮,猛地炸裂開來,化為一道道粗大雷電炸裂開來,將藍色冰山輕易撕裂。

    撕裂了藍色冰山,黑色雷電絲毫不停,交織成一道雷電大網,迅疾無比的罩住黃臉男子等人。

    嗤啦啦!

    幾人被雷網罩住,一道道電弧頓時在其身上流竄,全身立刻被電的焦黑一片。

    那山羊胡子老者則趁著光頭大漢困住四人,身形立刻化為一道黃芒,朝著陸雨晴急追而去。

    天才一秒: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