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凡人修仙之仙界篇.com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三百三十五章 業火歸身
    第三百三十五章 業火歸身

    “轟”的一聲巨響!

    高空之中頓時爆裂開一團刺目赤陽,一道道絲絲縷縷火紅光線,不斷朝著巨斧鋒刃之上疾射而去。

    看似勢不可擋的巨斧之上,“咔”的一聲,竟直接斷裂開來。

    那柄赤紅巨劍卻是去勢不止,徑直沒入了董桀胸腔,一穿而過。

    只見其胸膛處,頓時破開一道巨大傷口,涌出的鮮血尚未流出,就被巨劍上的火紅光線燒灼得化為縷縷煙氣,消散開來。

    董桀的身軀在高空中晃了幾晃,飛快縮小地朝著下方墜落了下去,而那柄赤紅巨劍,則是在高空中一個折返,飛回了燭龍頭頂。

    飛劍尚未落定,便光芒一閃地縮小下來,呼言道人的身影從中跌蹌而出,臉色蒼白,大口大口的喘息起來。

    方才他不惜調動體內精血,通過赤鸞劍施展了身劍合一,才重創了那名虬髯大漢。

    然而此刻,他卻顧不得服用丹藥調息,立即仰頭朝高空那名粉色宮裝女子望去。

    只見其身后,一道迷蒙白光驟然浮現,一股無形波動蕩漾而起,云霓的身影從中閃現而出,手中拎著一截嫩綠柳枝,朝著其后背擊打而去。

    柳枝之上青光縈繞,揮動之時有風雷之聲相隨,無數柳葉光刃裹挾其中,如同一根打神鞭般落在宮裝女子身后。

    此時那宮裝女子為了穩固瀕臨崩潰的大陣,已是左支右絀,根本顧及不到身后。

    等發覺之時,已經晚了一步,其身后宮裝飄帶光芒大作,飛舞而起,迎向了那截柳枝。

    與此同時,其身側一道流光閃過,卻是歐陽奎山神色復雜地從遠處急掠而來,手里握著一柄金色長劍,朝著云霓心口刺去。

    云霓見狀,眼中閃過一抹決然之色,根本不閃不避,仿佛即使以傷換傷,也要完成這一擊。

    “錚……”

    一陣密集刀光從柳枝之上卷動而出,瞬間就將飄帶撕開一個口子,重重打在了女子后背。

    宮裝女子背后的護體靈光,被柳葉刀光驟然攪散,整個人向前撲倒,口中猛的噴出一口鮮血,灑滿整張古琴。

    與此同時,歐陽奎山的劍鋒也遞至了云霓胸前,臨近刺入之前,他的手腕忽一擰轉,劍鋒最終偏移了幾分,刺入了云霓肩頭。

    “為了他當真可以至此?”他眼中閃過一抹難過神色,喃喃問道。

    云霓卻只是笑了笑,沒有說什么,整個人便化作無數白色花瓣,消散開來。

    下一瞬,她的身影重新浮現,卻已經回到了呼言道人的身邊。

    “吼……”

    又是一聲震天咆哮,黑色燭龍身上黑焰暴漲了數倍,身形在高空中猛一扭轉,反將纏繞在它身上的金色蟠龍更加纏緊幾分。

    周圍已經不再穩固的金色巨柱,被這股巨力一陣拉扯,頓時劇烈震動著歪斜向了中央。

    隨著燭龍身形向上猛沖,一陣爆破之聲不斷響起,纏繞在其身上的金色蟠龍寸寸斷裂,化為一片金光消散開來。

    “轟”“轟”“轟”

    緊隨其后,七根金色光柱轟然炸裂,化作一道道巨大的金色光弧,向著四面八方沖擊而去,包括粉色宮裝女子在內的幾名仙宮金仙受到大陣反噬,紛紛鮮血狂吐著從高空墜落了下去。

    黑色燭龍一下子掙脫開了束縛,再次扶搖直上,一下子就沖出了層層云海,來到了另一處虛空戰場上。

    只見那里的虛空之中,白光縈繞,竟是籠罩著一層巨大的白色光幕。

    光幕之內,寒風呼嘯,雪花飛舞,就連云層上都結有一層厚厚的堅冰,不少云團都被冰雪覆蓋,凍結成了形態各異的古怪冰雕,看起來恍如到了冥寒大陸。

    “這是……蕭晉寒的金仙靈域!”呼言道人目光微凝,開口叫道。

    “百里道主……”云霓抬手遙指光幕,叫道。

    她先前服下了療傷丹藥,此刻肩頭傷勢已經完全恢復,面色卻仍是煞白無比。

    順著他手指的方向可以看到,光幕中央懸浮著一座巨大的冰晶巨碑,上面藍光流溢,處處都冒著森然寒氣。

    巨碑之內,禁錮著一名身著火紅長袍,氣態威嚴的紅發中年男子,正是百里炎。

    其身上籠罩著一層七彩光弧,不斷閃爍著光芒,似乎正在全力抵御著冰晶寒氣的侵蝕。

    眼見黑色燭龍穿出云海朝這邊疾馳而來,他眼中閃過一絲復雜之色。

    冰晶巨碑頂端,一襲雪袍的蕭晉寒,則雙手拄劍站立其上。

    在其身后,懸著的一道巨大的晶瑩冰輪,上面銀光大作,正有一枚枚銀色符文不斷飛出。

    每當有一枚符文飛落而下,便會順著他手中的長劍,落入巨碑之上。

    這時,巨碑上便有“咔咔”之聲響起,變得更加堅固起來,其內蘊含的森然寒氣,也會愈加濃郁幾分。

    眼見黑色燭龍沖至,蕭晉寒的眼中頓時閃過一抹怒意。

    只見其一手松開劍柄,另一手單手掐訣,朝著前方猛然一揮。

    其背后冰輪銀光大作,在其頭頂上方凝聚出一頭萬丈之巨的冰晶巨龍,朝著黑色燭龍俯沖而下。

    一黑一白,一冰一火,二者狹路相逢,轟然對撞。

    “轟隆”一聲巨響!

    冰晶巨龍從頭部開始層層碎裂,化作一片晶瑩雪粉,黑色燭龍則是一穿而過,直奔白色光幕而去。

    “嗖……”

    眼看其如棘雙角就要刺破光幕之時,一道箭矢尾羽劃破天空的聲音,頓時響徹整個天幕。

    盧越蓄力良久,威勢達到頂點的一箭,終于在這一刻射了出來。

    只見一道銀色箭矢,帶著長長的耀眼尾焰,如同流星一般劃過天幕。

    其箭尖之上,一團凝實無比銀色漩渦劇烈旋轉著,所過之處,虛空震蕩,無數天地靈氣從四面八方自行匯聚而至,呈漩渦狀涌入其中。

    銀色箭矢在半空之中急速漲大,由初始的三尺很快暴漲至千丈,瞬間將云海刺穿出一個巨大空洞,從燭龍下頜處猛然射了進去。

    “轟”的一聲巨響!

    燭龍下頜連通頭顱頂端,仿佛被人開了一道天窗,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空洞。

    一道巨大的銀色漩渦貫穿其中,無數密集的天地元氣瘋狂洶涌而至,朝著其內匯集而去。

    那里的靈壓也在不斷上升,很快就到了一個令人恐怖的程度。

    呼言道人見狀,一把拉過云霓的纖細玉手,身上赤光大亮,疾射而去。

    他才剛飛出千余丈距離,身后就又有一聲巨響傳來。

    “轟隆隆……”

    那道銀色漩渦轟然炸裂開來,無數狂暴的天地元氣席卷向四面八方,瘋狂撕扯著虛空,瞬間就將方圓千里的范圍籠罩了進去。

    呼言道人兩人,只覺得身后一股磅礴如海般的巨大力量滾滾襲來,口中同時噴出一口鮮血,身子便如同風暴中的小舟,不由自主地朝著遠處飄飛而去。

    銀色漩渦在爆炸中不斷漲大,燭龍巨大的頭顱在漩渦攪動中一點點破碎開來,逐漸化作層層黑色濃霧,劇烈翻滾起來。

    但下一刻,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那些濃重黑霧,非但沒有就此消散開來,反而如同泥牛入海一般涌入了白色光幕,繼而在漫天飛雪之中,恍若無物般急速穿行,全部匯入了那座冰晶巨碑之上。

    “轟”的一聲巨響!

    冰晶巨碑之內,一輪黑日驟然爆炸開來。

    一股狂暴氣浪,裹挾著無數冰晶碎屑,朝著四面八方疾射而去。

    蕭晉寒身上白光一閃,身形直接從巨碑上瞬移開來,而圍繞在巨碑四周的雪鶯等人,則一個個亮著護體靈光,卻仍被炸得四散飛出。

    緊接著,高空之中絲絲縷縷黑色霧氣凝聚一起,百里炎的身影從中浮現而出,緩緩落在了云層凝結的堅冰之上。

    其周身黑霧繚繞,兩側肩頭各懸浮有一團幽幽黑焰,一頭紅發已經徹底轉黑,眉心正中出現了一枚拇指大小的黑色火焰靈紋,眼眸都變得更加深邃幽黑。

    整個人看起來,與之前判若兩人!

    其身上氣勢暴漲了數倍,舉手投足之間都帶著鶴鶴風聲,就宛如一個曠世魔王一般。

    “想不到本座這些多年來費盡千辛萬苦才將這一身業火剝離,今日卻要被迫自行取回,真是天道捉弄。”百里炎目光望向蕭晉寒,面無表情的說道。

    “很好,這才是被天庭通緝的煞仙百里炎!不過這樣一來,這第五劫,你終究是逃不掉了。”蕭晉寒緩緩說道,神色肅然,沒有貿然行動。

    “罷了,既然事已至此,不如就讓這業火燒的更旺盛一些吧!”百里炎目光陰沉,寒聲說道。

    一語說罷,其周身黑霧不斷涌出,在他身后形成一堵巨大的黑色霧墻,不斷朝著蕭晉寒推進而去,化作一片黑色靈域,開始一點點蠶食起高空中的白色光幕。

    與此同時,他目光陰冷,一步一步踩在云層堅冰之上,朝著蕭晉寒走去。

    高空云層如同冰裂,“咔咔”之聲響徹天幕……

    “業火歸身……唉……走吧!”

    云海下方那朵藍色巨花之中,洛青海揮了一下手,便帶著蒼流宮眾人繼續朝著北方飛掠而去,遠離了此方天地。

    數千里外,熊山望了一眼蒼穹深處,而后一轉身,毫不遲疑的朝著西方疾馳而去。

    其余副道主們,也是紛紛搖頭,如他一般飛離而去。

    望元峰上遁光四起,許多真仙長老也開始紛紛飛離。

    韓立雙目之中藍光一斂,不再去看那邊。

    方才他的視線,更多停留在呼言道人兩人身上,發覺兩人也已經遠遁離去后,便打算立即離開了。

    “祁兄,此處不宜多留,厲某就走一步了。”韓立轉過頭,對身旁祁良說道。

    “厲兄先行,祁某還想再多留片刻。”后者聞言,微微一愣,隨即說道。

    此等屬于金仙巔峰之間的交鋒,實在罕見,像祁良這般甘愿冒著危險,希冀從中擷取修煉裨益,乃至破境機緣的人,并不在少數。

    “保重。”韓立對其點了點頭,從人群中穿出,身上遁光亮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