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凡人修仙之仙界篇.com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二百一十章 群劍亂舞
    第二百一十章 群劍亂舞

    熊山口中吟誦之聲不停,雙手握住金色長劍劍柄,將之緩緩插入了白玉祭臺的洞口之中。

    一陣“嗤嗤”的摩擦之聲響起。

    長劍方一插入祭臺,整個祭劍壇上轟然一震,其上亮起一道耀眼的白色光柱,直沖高空而去。

    與此同時,韓立等人身下的黑色石柱上鑲嵌的仙元石頓時爆發出明亮光芒,一股股充沛靈力流淌而出,竟如同水液一般溢滿石柱上的紋路。

    十根黑色石柱同時一陣,亮起耀眼黑光,全都化作一道沖天光柱,射入高空。

    只見高空之中,原本就已經散亂不堪的云絮,更是被這光芒攪動得稀碎,一層肉眼可見的灰色光幕隨即從中浮現而出,如同一口大鍋一般,倒扣在了整個劍冢禁地之上。

    身處高臺之上的熊山見狀,眼中露出一絲莫名的興奮之狀。

    其原本的低聲吟誦,忽然轉為高聲唱喝,聲聲如雷,炸響九天!

    只見那層灰色光幕之上,忽然有金光閃動,凝聚成一道道金色絲線,相互產然,相互勾連,游弋不定。

    與此同時,整個劍冢禁地之中,那如同黃蜂振翅般的顫鳴之聲,也變得越來越響。

    韓立環顧四周,就發現他所處的區域內,那百余柄飛劍竟同時劇烈搖擺起來,看起來似乎是想要奮力掙脫開墳塋的束縛。

    由于速度極快,振幅極大,在墳塋之上竟然晃動出一道道連續的扇形殘影。

    通過與青竹蜂云劍的心神聯系,韓立感受到了一種強烈的畏懼之感,他的本命飛劍和其他所有飛劍一樣,似乎都在強烈的恐懼著,想要逃離這處劍冢禁地。

    一想到當年在人界自己是怎樣一點一點培育金雷竹,又是怎樣一點一點煉制出整整七十二口青竹蜂云劍,韓立心中便泛起一絲莫名意味來。

    漫長的修仙之途中,出了小瓶以外,陪伴他時間最長,與他出生入死,對他最為不離不棄的恐怕便是這些青竹蜂云劍了吧?

    而此刻,這些與自己神魂相連的本名飛劍,卻面臨著被人抹去烙印,抽出劍元的境地,這讓他心中焦急之余,更有幾分愧疚。

    他恨不得立刻就將自己的飛劍解救出來,然后一走了之。

    處在陣中的青竹蜂云劍,像是感受到了主人的無奈心境,一個個顫鳴之聲更是激烈,隱隱顯出幾分悲壯意味來。

    韓立似乎從中讀出了幾分飛劍的心意。

    那是一種寧為玉碎也不為瓦全的絕決,一旦他無法將它們救出,那么它們就寧愿自行崩毀,也不愿抹去靈識烙印,融入到其他飛劍之中。

    就在這時,天穹之中忽然傳來“嗡”的一聲響動。

    韓立立即仰頭望去,就見高空中的那層灰色光幕上,所有金色絲線已經停止了游動,竟全部匯集成了無數金色劍影。

    這些劍影姿態各異,形狀不一,有的劍鋒筆直,有的卻劍身彎曲,有的形如古尺,有的則狀若尖錐……

    并且其大小也各不相同,有的足有數百丈之巨,看起來就如同一艘大型艦船,有的卻只有不到寸許,看起來就如繡花針一般。

    韓立目力驚人,細看之下就發現即使最細小的劍影之上,也是符文齊全纖毫畢現,竟看不出半點瑕疵。

    而伴隨著這巨大的劍影陣圖的出現,整個劍冢禁地之中的凌厲劍氣更是暴漲數十倍,地面上的青草幾乎都在瞬間,全部都被絞碎成了齏粉,而空氣之中似乎也多了幾分肅殺意味。

    韓立等十名站在黑色石柱上的內門長老看著眼前這一幕,一個個面色微變,心中驚嘆不已。

    而駐守在每一區域的三支隊伍,此刻也都面色肅然,牢牢駐守在原地,甚至不敢有半點移位,生怕受到劍氣波及,落個亂刃分身的凄慘下場。

    韓立在驚嘆之余,心中卻多了一些疑惑之感,他隱約覺得眼前的景象,似乎有些熟悉。

    就在這時,分散在草原各處,仰頭觀看劍影陣圖的長老們,竟都仿佛遭到了什么無形之物的強力一擊,口中同時發出一聲悶哼,紛紛將視線移了開來。

    就連摩邪也只是仰望了十數息后,便覺得識海刺痛難耐,有些不甘心的挪開了目光。

    韓立雖然同樣遭受沖擊,憑借遠超同階的強大神識自然并無大礙,只是微微眨了一下眼,便繼續觀望起來。

    “提醒諸位道友一句,這千鋒聚靈劍陣陣圖之中蘊含的劍氣,對神識有不小的沖擊,多看無益。”這時,熊山的聲音卻突然在眾人腦海中響起。

    聽聞此言之后,眾人自是不敢貪圖陣圖玄妙,不敢再去試圖窺探其中玄機。

    韓立卻是眼中驟然亮起一抹異樣神采,恍然大悟過來。

    當年他在廣寒界仙人府邸中,曾經得到過一幅萬劍圖,上面的劍陣演化和氣息,赫然與眼前的劍影陣圖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甚至在某些地方,其玄妙程度似乎還超過了此陣圖的樣子。

    他心中不由一喜,連忙仔細參悟起高空中的劍影陣圖來。

    片刻之后,祭劍臺那邊忽然傳來熊山的一聲暴喝,聲如洪鐘,震得整片草原都為之一顫。

    “砰砰砰……”

    緊接著,邊有一陣爆竹炸裂般的聲響不斷響起。

    只見那些密密麻麻的墳塋一個接一個紛紛炸裂,插在其上的千余柄飛劍盡數脫離控制,化作一片紛亂劍光,四處亂飛起來。

    一個個橫沖直撞,竟似乎是想要朝著禁地之外飛離而去。

    守護在劍陣中的三十支隊伍立即紛紛出手,施展神通,將這些飛劍控制下來。

    只見草原東部,一柄渾身纏繞著熊熊烈焰的飛劍,周身火光瘋狂涌動,劍身筆直向上呼嘯著沖天而去,直將周圍空氣都燒灼得“蓽撥”作響。

    負責此片區域的三支守陣隊伍見狀,口中同時響起吟誦之聲,在三名大乘期修士的主持下聯手喚出一道巨大水龍,將火劍絲絲纏繞住,很快便拉了回來。

    而在草原南部,一柄寬約三尺長逾丈八的土黃色巨劍,周身映出土黃色光暈,非但沒有如其他飛劍一般沖天而起,反而劍尖指地,在一陣“呼呼”聲中瘋狂旋轉著,朝著地下鉆了進去。

    而駐守此處的三支隊伍也都早有準備,在他們的施法之下,此處區域的地面早已化為青黑之色,整個地面堅如磐石,任巨劍如何鉆動,都只能激起大片火星,卻根本不能鉆入分毫。

    韓立的七十二口青竹蜂云劍脫出之后,也立即如同蜂群一般,相互集合在一處,周身閃爍著金色雷光,就要朝著韓立這邊急掠而來。

    只不過,此刻這方天地到處都是漫天飛舞的紛亂劍影,若不刻意留心的話,倒也看不出來這些飛劍的意圖。

    “速速攔下那些飛劍!”逐鋒見狀,立即下令道。

    葉風等三支隊伍之人不敢怠慢,自是紛紛施展神通,牽引周圍靈氣,化作一道青色靈氣編制的巨大牢籠,朝著青竹蜂云劍籠罩了過去。

    飛劍剛剛飛出十余里,便立即被青色牢籠從上方籠罩而下,阻攔在了原地。

    “滋滋滋……”

    一陣電芒流動之聲響起,只見七十二柄青竹蜂云劍同時金光大作,電芒爆閃而出,如同一顆巨大的金色雷球轟然炸裂,迸射出無數金色電弧,徑直將青色牢籠撕成了碎片。

    韓立對此心有感應,他甚至能夠感受到青竹蜂云劍上辟邪神雷爆發時,隱約帶有的幾分憤怒。

    然而他現在卻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和其他人一樣,施法將自己區域內的飛劍控制住。

    “一幫廢物。”黑色石柱上的逐鋒見狀,忍不住罵道。

    只見其單手在身前一抓,半空中便憑空浮現出數道巨大印痕,籠罩住青竹蜂云劍,硬生生將其拉了回來。

    熊山對這些飛劍的反撲掙扎,似乎早有所料,只在一開始投注視線觀察過幾次,之后便完全不去理會了。

    很快,各處遁逃的飛劍,相繼都被鎮壓住了,但仍有一些飛劍不甘控制,不斷試圖掙脫出去,而更多的飛劍則只能在小范圍的區域中掙扎飛掠著,彼此相互碰撞,不斷發出“錚錚”的金石交擊之聲。

    韓立穩穩地操控著自己區域的飛劍,腦海中卻不斷回憶著當初的萬劍圖。

    在以此為基礎的條件下,他對高空中的劍影陣圖參悟倒是事半功倍,很快就看出了許多門道,有了些許明悟,但畢竟時間太過倉促,要說就此悟透,卻還相差甚遠。

    就在這時,高臺之上的熊山忽然停止了吟誦,身形一掠,驟然拔地而起,徑直沖向了東方的高空。

    只見其飛入祁良所在的那片區域后,袖袍一卷,大手虛空一抓,一道碩大的金色手印就從虛空中探出,一把將一柄銀白的色飛劍抓在了手中。

    銀白飛劍立即瘋狂掙扎起來,其周身之上銀光大作,如同水漿迸泄一般洶涌而出,化作數百道銀色劍影,朝著四面八方沖擊而去,試圖將那只金色手印撐開。

    然而,金色手印卻是死死攥緊,任憑銀光劍影肆意沖擊,沒有絲毫松動。

    熊山見狀,另外一只手掌豎起,并指如刀,在空中凝出另外一只金色手印,朝著銀色飛劍之上狠狠抹去。

    只見銀色飛劍渾身巨震,上面一層半透明的光芒,被金色手印從表面一寸一寸剝離而下,在半空中凝成一柄半透明狀的飛劍,看起來竟似乎是變成了靈體,乖乖懸浮在半空中,不再有絲毫動彈。。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