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凡人修仙之仙界篇.com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二百零四章 派系之爭
    第二百零四章 派系之爭

    韓立望著這一行內容極為簡單的紅色小字,眼中閃過一絲疑惑。

    這個任務根本沒有任何解說,難道只需將《真言化輪經》修煉到第二重,便可直接領取那五千功績點嗎?

    雖然這個任務對于燭龍道內的其他人來說也或許極為困難,不過以他修煉此功法如此順遂的情況來看,打通身上十二仙竅,進階第二重,似乎并非什么遙不可及的事情。

    這五千功績點雖然誘人,但若是領取的話,恐怕會有惹來無窮盡的麻煩接憧而至,最起碼,自己再想要在這燭龍道中低調修煉,怕是要做不到了。

    而且他短短數年間已經成功打通兩個仙竅,且凝練出了四團時間道紋,實在太過驚世駭俗,自然更加不愿意讓人知道。

    一念及此,韓立心中的一點貪念立刻煙消云散,目光從這個任務上移開。

    他大略掃過了剩下的紅色任務后,便將目光轉回到了那些白色任務上,飛快瀏覽起來。

    這里的任務雖然密密麻麻,但有了祁良此前的提醒,他很快便找到了那位熊山副道主頒布的召集任務,獎勵正是五百功績點。

    “怎么樣,這任務很不錯吧。”祁良不知何時走了過來,笑道。

    “果然和祁長老所述的一般無二。”韓立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

    “既如此,我們快接下任務,我聽那幾人說已經有不少長老來此,接下了這個任務了,莫要等我們過去,那邊名額已經滿了。”祁良微急的說道。

    說著,他翻手取出長老令牌,對著暗金石壁一點。

    那個召集任務上立刻飛出一道光芒,沒入其令牌之中。

    韓立見此,也沒有多說什么的取出令牌,凌空一點。

    一道光芒飛射而來,沒入他的令牌,上面頓時浮現出一個莫名的圖案。

    接了任務,二人沒有繼續停留,很快離開了太玄殿。

    祁良在燭龍道畢竟呆了不知多少年月,對于宗內情況,遠比韓立要熟悉的多,一直在前面帶路。

    二人先是乘坐臨傳閣的傳送陣,隨即又以遁光飛馳,小半日后,才來到了一處巨大山峰附近。

    此處天地靈氣濃郁,遠勝韓立的赤霞峰。

    山峰高聳入云,整個山體的巖石卻是淡金色,似乎是某種礦石,山體外形奇特,筆直刺天。

    遠遠望去,這座山峰仿佛一柄直刺向天的金色巨劍。

    峰頂云霞氤氳間,是一片依山勢連綿起伏的宮殿,在金光籠罩下,顯得有些朦朧,平添了幾分神秘。

    巨峰附近還有一座稍小的山峰,矮峰峰頂也有一些宮殿建筑,兩座山峰比鄰而居,不過峰頂都設有禁制,并無積雪蹤影。

    一座長長的金橋連接這兩座山峰,仿佛一道金色彩虹懸掛在半空,閃閃發光,氣勢恢宏。

    “這里就是熊副道主的洞府所在,天劍峰了。”祁良身處半空,遙遙指著不遠處的巨大山峰,如此說道。

    “果然壯觀!”韓立神色未變,口中發出了一聲贊嘆。

    “壯觀是壯觀,不過熊副道主此人規矩甚多,這主峰更是被列為禁地,等閑不允許外人踏足。來訪的外人須得先到那副峰上落腳,請人通傳過后,才能到主峰拜見他老人家。”祁良低聲說道。

    韓立聞言一怔,緩緩點頭。

    片刻之后,二人在那座矮些的山峰峰頂的一處平臺上落下。

    副峰峰頂面積不大,只建造了幾間偏殿和閣樓,但布局非常精巧,絲毫沒有寒酸之感,反而給人一種清幽脫俗的感受。

    “見過二位長老!二位可是接了太玄殿的任務?”一個白袍青年快步迎了上來,看起來應該是天劍峰的侍從,恭聲問道。

    “正是。不知能否代為通傳一聲?”祁良直接問道。

    “他老人家此刻就在主峰之上,二位長老請隨我來。”白袍青年說道,當先朝著前面走去。

    祁良和韓立對視一眼,邁步跟上。

    白袍青年帶著兩人來到那金色拱橋之上,邁步走了上去。

    “你不先通報你家副道主,就這么直接帶我們過去?”祁良問道。

    “他老人家吩咐過了,但凡是接了任務的長老,不可怠慢,直接帶去主峰。”白袍青年恭敬的說道。

    祁良聞言點了點頭。

    “不知現在已經有多少長老接下了任務?”韓立開口問道。

    “已經來了二十七位。”白袍青年答道。。

    祁良聞言臉色微變,名額可是只有十人。

    “無妨,此人既然帶我們過去,說明熊副道主還沒有決定用哪些人,恐怕之后還需要一些測試,并非先到先得。”韓立聲音在祁良耳中響起。

    “當是如此,多謝厲兄提醒。”祁良臉色一松,暗道一聲慚愧。

    他最近修煉到了關鍵時刻,急需這筆功績點,關心之下竟然有些亂了方寸。

    在這金色拱橋之上行走,腳下是一片白茫茫的萬丈深淵,身旁山霧繚繞,若是凡人在此恐怕要腿腳發軟。

    韓立三人自然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很快走過了金橋,來到了主峰之上。

    主峰峰頂面積極大,是赤霞峰的十倍以上。

    一座座雕欄玉砌的宮殿坐落于此,每一座都華美精致異常,樓閣亭臺,花園流水更是不計其數。

    所有宮殿建筑,甚至地面鋪設的地磚都是用名貴樹木,或者珍貴材料所制,其中尤以金色的材料最多。

    所有宮殿建筑都綻放出道道光芒,散發出一股雍容華貴之感。

    在白袍青年引領下,韓立二人沿著一條寬闊的白玉大道而去,走了足足一刻鐘,來到一座金色大殿。

    這里是一處待客大廳,里面已經坐了二三十人,隱隱分成了兩個圈子,分別坐在大廳左右兩側,彼此之間隱隱有些對峙之感。

    左邊的一群十幾人神情放松,彼此輕松的談笑,神情間帶著優越感。

    右邊的那群人雖然人數不少,但是大都頗為沉默。

    眼見韓立二人進來,大部分人都看了過來,由于韓立加入宗門沒多久,不少人只是看了一眼便移開了目光。

    “呵呵,我就知道這次的任務,祁兄定然不會錯過,怎么現在才來。”右邊人群中,一個虬須披發的大漢站了起來,走了過來。

    “祁某哪有南兄這般消息靈通,知道了這個任務便立刻趕來了,還是慢了南兄一步啊。”祁良笑道。

    “南某性急而已,來到這里也不過枯坐。”虬須大漢哈哈一笑,旋即看向韓立。

    “這位是?”

    “這位是厲兄,前些年剛剛新晉的內門長老,現居于赤霞峰。”祁良介紹了一句。

    “南兄,久仰。”韓立拱了拱手。

    “原來是厲兄,快請就坐。”虬須大漢拉著二人來到右邊坐下。

    祁良剛一坐下,立刻便有不少人過來打招呼。

    在場這些人里,韓立也認識一兩個,雖然都是點頭之交,此刻見面彼此也寒暄了幾句。

    大殿右邊,氣氛倒是活躍了起來。

    大殿左邊的那些人聽到喧嘩,臉色都是微沉,有人甚至輕哼了一聲。

    韓立對于左邊那些人雖然并不認識,不過對于他們的來歷卻也知道一些。

    這些人大都是從一名內門弟子修煉了無數歲月,最終渡劫成仙的內門長老,不少人甚至燭龍道內某些大家族的嫡系,生來便能獲得內門弟子身份。

    這樣的經歷,算得上是土生土長的燭龍道門人了。

    在他們眼中,韓立這些半途因各種機緣得以加入的散修,只能算是外來之人,一向是看不順眼的。

    一則是大宗門弟子一貫的心態,看不起散修,其二則是因為散修的加入,大大占去了原本屬于他們的修煉資源,對此自然不會有什么好臉色。

    韓立雖然來到燭龍道才數年,也明顯感覺到了這種潛移默化形成的矛盾和敵視。

    燭龍道高層對于這個情況自然心知肚明,卻并沒有化解的意思,隱隱還鼓勵雙方爭斗。畢竟這種爭斗利于進步。

    燭龍道這些年勢力越來越大,修為高強之人一個接一個出現,很大原因正是緣于此。

    韓立朝著左邊望去,目光微微一轉,很快落在一人身上。

    這是一名看起來三十幾歲上下的男子,頭戴金冠,身姿挺拔,雙肩寬闊,散發出一股沉雄風度,細長雙目開合之間,銳芒閃動,仿佛道道劍光迸射。

    此人就這么坐在那里,便給人一種鶴立雞群之感,其他人仿佛都是陪襯,眾星拱月般坐在周圍。

    “那人名叫逐鋒,早在萬年前,便已打通十二仙竅,成就真仙境中期。他修煉的乃是一門劍道典籍,因為他居住的地方叫瑯邪峰,被人成為瑯邪劍仙,在內門長老中名氣不小。本次任務只有十個名額,以此人的劍道修為,必可占據一席。”祁良注意到韓立的視線,低聲說道。

    韓立緩緩點頭。

    那逐鋒看起來似乎頗為高傲,身旁的人不時和他說話,也少見他回應,對于韓立等人這邊,更是看都沒有看一眼。

    韓立心中灑笑一聲,很快收回了目光,閉目靜坐。

    時間一點點過去,很快過了大半日。

    在此期間,又有七八位長老陸陸續續來到這里,使得殿內人數達到了四十余人,座位差不多也已坐滿。

    對于真仙境修士而言,這些時間不過是彈指一揮而已,加之所等之人身份尊貴,自然無人露出什么不耐之色。

    只是此時,殿內比之前要安靜不少,大多數人停下了交談,開始閉目養神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