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凡人修仙之仙界篇.com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一百四十章 道丹
    第一百四十章 道丹

    “地階煉丹師之上,果然還有天階煉丹師。若我沒猜錯的話,這人丹師就是能夠煉制普通修士丹藥的煉丹師,而地丹師則是能夠煉制仙人服務的煉丹師吧,卻不知這天丹師,又有何特別之處?”韓立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又問道。

    “人丹師和地丹師的區分和你所述差不多。至于天丹師,又名道丹師,是仙界地位最高的煉丹師,判斷依據只有一個,那就是能否煉制出道丹。”魔光緩緩說道。

    “不知何為道丹,和其他丹藥又有何區別?”韓立一怔,追問道。

    “所謂道丹,就是蘊含天地法則之力的丹藥了。”魔光答道。

    “蘊含法則之力……莫非,服下此丹后,可以直接感悟法則之力不成?”韓立心中一動,似乎想到了什么。

    “在仙界,渡劫成仙之人想要掌握法則之力成就真仙,主要通過兩種途徑,一種是通過修煉各種功法典籍,從漫長歲月的修煉中不斷感悟,最終或有一線機會能領悟出法則之力……第二種,則是用蘊含某種天地法則之力的靈材,煉制成道丹服下,以此感悟。”魔光面無表(情qíng)的繼續說道。

    “道丹竟有此等功效?豈不是只要能夠服下道丹,便和省去數萬年,乃至數十萬年苦修參悟了?”韓立心中早已掀起驚濤駭浪,但深吸了口氣后,面上神色如常的說道。

    “并非如此。即便有緣得到道丹,也只有極低幾率能夠領悟相關的法則之力。不過即使如此,也會對以后參悟相關法則大有好處。”魔光搖了搖頭道。

    “這種領悟法則之力的幾率,應該和道丹的品階有關吧。”韓立略一沉吟后,又說道。

    “那是自然。一般而言,道丹肯定蘊含法則之力,但蘊含法則之力的丹藥卻不一定是道丹了。具體判斷標準,就是看丹藥煉制成功后,能否在丹藥表面呈現傳聞中的道紋,并且根據道紋多少,以判斷道丹品階。”魔光侃侃而談的解釋道。

    “道紋……那你可知品階最高的道丹,會有多少道紋?”韓立心中默默記下,口中繼續問道。

    “最多九道丹紋,也就是九品道丹,幾乎是傳說中的東西罷了。即便是一品道丹,也是奪天地造化的靈物,在仙界也是極為珍貴,難得一見的。”魔光說道。

    “原來如此……難怪天丹師在仙界地位如此之高了。”韓立點了點頭。

    “我知道韓道友在靈界時便是一名造詣匪淺的煉丹師,今(日rì)有此一問,恐怕對這天丹師也有些想法吧。不過據我所知,千余名人丹師中最終可能會出現一名地丹師,而十萬名地丹師中,也未必能夠成就一位道丹師,至于煉制高品階道丹的天丹師,更是更少了。”魔光似乎有深意的說道。

    “呵呵,煉丹需要依靠經驗,蘊含法則之力的天地靈材本就珍稀異常,哪里有那么多材料來練手。”韓立淡淡一笑,毫不意外的樣子。

    “你說的確實是一個原因,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道丹的丹方同樣罕見,基本上全都掌握在仙界各大勢力手中。仙界的天丹師和靈界的煉丹宗師一樣,大都依附于仙界各大勢力,外界話,根本難得一見的。”魔光說道。

    韓立聞言,眉頭微皺。

    “對了,關于道丹,還有一個傳言,所謂道丹天成,同一種道丹的丹方只能被一定數量的天丹師領悟,一但人數足夠,后面之人就再無法領悟此道丹的煉制之法了。”魔光又想到了什么,補充道。

    “還有這種事(情qíng)?這也太過玄虛了吧。”韓立微微一怔。

    “關于此傳言的真假,無人驗證,不過大家都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一般得到了一個道丹丹方,如非必要,是決然不愿意外傳的。”魔光說道。

    韓立微微苦笑,對于這一點他倒是十分認可,畢竟換做是他也是一樣。

    “我對于道丹和天丹師,也就知道這些了,希望能幫到韓道友。”魔光淡淡說了一聲,(身shēn)形一晃,便要沒入影子中。

    “多謝魔光道友。稍等一下,我還有一事相詢。”韓立忽的又想起一事,叫住了魔光。

    “哦,韓道友還有何事?”魔光說道。

    “是關于仙元石之事,想請道友替我介紹一二。”韓立如此說道。

    “哦,這仙元石可是好東西,既能在交戰時快速補充體內仙靈力,也能用來提升修煉速度,不管在哪里都是稀缺之物。”魔光說道。

    “難怪可以作為貨幣來用,卻不知,這凝練一枚仙元石需要花費很久?”韓立問道。

    “這一點因人而異,一般而言,真仙后期的仙人花費一年能凝練出一枚,真仙中期需要花費十年,而真仙初期話,需要花費百年以上。”魔光略一沉吟的說道。

    “百年……”韓立眉頭一皺。

    傳送陣的費用需要五顆仙元石,他原本計劃如果凝練一枚仙元石花費時間不長,他辛苦一下自己凝練也沒關系,現在看來這一條路是行不通了。

    “我剛剛說的仙元石,指的還只是下品仙元石。和靈石一樣,仙元石也分為下品,中品,上品,極品四個級別。高品質的仙元石,一般而言,只能高階仙人才能凝練。”魔光繼續說道。

    “那除了需要不斷注入仙靈力外,可還有其他限制?”韓立說道。

    “凝練仙元石期間修士無法修煉,故而除非被((逼逼)逼)無奈,沒有那個仙人愿意干這種損己利人之事。所以在仙界,不管哪個等級的仙元石數量都很少,珍貴異常。”魔光說道。

    韓立緩緩點頭,心中卻是苦笑不已。

    如此說來,他想要換取仙元石,恐怕希望不大。

    魔光見韓立沉吟不語,當即也沒再說話,(身shēn)影一晃的融入了韓立的影子之中,不見了蹤影。

    入夜至深,明月當空

    酉陽山山頂之上,一道遁光驟然暴起,如同閃電一般,一閃之下便消失不見了。

    不多時,遙隔十數萬里之外的一片偏僻海域中,一道(身shēn)影從中浮現而出,懸浮在了海面之上。

    此人一(身shēn)青袍,(身shēn)材高大,正是韓立。

    只見他雙眼明亮如星,伸手在(胸胸)前一抓,朝著高空之中一拋,隨即嘴唇輕啟,默默念動起來。

    伴隨著陣陣吟誦之聲響起,懸浮在高空中的小瓶開始劇烈震顫起來,而周圍海域之內的天地元氣,也開始變得有些躁動不安起來。

    一道青濛濛的球型光幕開始一點點擴大開來,朝著四面八方籠罩而去,海面之上的波濤也暗暗涌動起來……

    眨眼間,便是七(日rì)七夜。

    隨著一枚小小的晶粒,和已經變得近乎透明的小瓶從高空中緩緩落下,海面之上便完全恢復了風平浪靜的模樣。

    由于提前服用了一枚歸元丹,使他不至于如前幾次那般被吸得皮包骨頭,但此刻他的神色仍頗為萎靡,抬手接過兩樣寶貝之后,立即翻手取出一個翠綠色玉瓶,從中倒出一枚望元丹送入口中。

    他先是喉頭感到了一陣清涼,但伴隨著丹藥緩緩入腹,很快這股清涼之感就又化為一股暖流,開始在他四肢百骸中流動起來,最終匯入丹田之中。

    丹田只是微微一(熱rè),接著便覺吸納天地靈氣的速度驟升,源源不斷的靈力進入丹田中,隨后轉化為一股股精純無比的仙靈力。

    先前聽那盧管事說,高階丹藥有如何如何獨到,他心中并未有太多感受,此番服用過后,才發現當真與先前服用過的丹藥大不相同。

    畢竟,能夠短時間內大幅提升真仙境修士恢復仙靈力速度的丹藥,若是在凝練仙元石時服用話,可以提升凝練速度,其珍貴程度可想而知了。

    在原地調息了片刻后,韓立(身shēn)上遁光一起,朝著黑風城的方向疾(射射)而去。

    當韓立的(身shēn)影再次出現在千藥齋大堂之時,正在招呼一名熟客的盧管事一眼就看到了他,先是有些意外,但很快就與熟客知會一聲,滿臉笑容地朝他迎了過來。

    “前輩大駕光臨,有失遠迎,有失遠迎啊……”他一邊拱手行禮,一邊笑著說道。

    “先前從掌柜這里買了些丹藥,服用過后效果著實不錯,便想著再來看看。”韓立微微一笑道。

    “前輩何時來本藥齋都歡迎之至。前輩請隨我來。”盧管事臉上笑容更盛,忙帶著韓立再次上樓。

    與前幾(日rì)(情qíng)形相差不多,五層一樣是十分清凈,除了幾個侍從之外,沒有一個客人。

    “不知前輩是想再買一些望元丹,還是嘗試一下別的丹藥?”來到五層后,盧管事開口問道。

    “不急,我還有些問題想請教一二,之后再看看購買哪種丹藥。”韓立平靜的說道。

    “前輩請問。”盧管事微微一怔,旋即點頭道。

    “貴齋的丹藥非但蘊化速度極快,且藥效非凡,想必與所用靈藥品質,以及煉丹師的煉丹造詣關系匪淺吧。”韓立開口問道。

    “確實如此,看來前輩還是位丹道行家。”盧管事笑道。

    “行家稱不上,不過曾經也擺弄過一些煉丹之術罷了。”韓立擺了擺手道。

    “敢問前輩,是何種等級的煉丹師?”盧管事一聽此事,似有些詫異,連忙問道。

    “實不相瞞,先前一直地處偏隅之地,閉門造車,倒是從未與外界煉丹師切磋比較過。既然今(日rì)湊巧到此,便是想請貴齋出一位煉丹師來考校我一番,也好讓我弄清楚自己的真正煉丹水平。”韓立聞言,故作赧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