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凡人修仙之仙界篇.com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一百三十一章 靈液化晶
    第一百三十一章 靈液化晶

    韓立望著(身shēn)前化(身shēn)(身shēn)上異動,臉上也不由閃過一絲訝異。

    但緊接著,他目光微微一閃,發現懸浮在高空中的小瓶,瓶口處正有一滴碧油油的靈液,從中緩緩滴出。

    只見那滴靈液落入高空之中后,竟被一股奇異力量托起,悠悠懸空,沒有下墜。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小瓶表面忽然銀光一閃,竟然浮現兩道黑線,接著驀然一睜開,卻是兩只圓溜溜的眼睛,形狀與常人無異,瞳孔卻是銀白之色。

    其方一出現,便靈動的朝韓立所在掃了一眼,隨即瞳孔光芒大作,驟然釋放出兩道銀色霞光,將靈液籠罩了進去。

    下一刻,小瓶雙目下方又忽然生出一張嘴巴來,從口中驀地**一團半透明的光焰,將那滴靈液包裹在了其中。

    就在這時,天地之間突然響起一陣滾雷般的沉悶聲響,空氣之中也開始浮現出一股(肉肉)眼難辨的隱秘波動。

    韓立目光下掃,瞳孔微微一縮。

    下方的海面,竟然也受到一股奇異波動的影響,原本被疾風吹卷而起的高頭大浪,此刻都被那股波動震((蕩蕩)蕩)得細碎,泛起層層白色泡沫。

    同時周圍風聲鶴鶴,空氣中突然憑空浮現出絲絲縷縷蘊**天地元氣的晶瑩光線,如同一尾尾半透明的游魚,紛紛朝這邊游動而來。

    一開始還僅僅是(肉肉)眼可辨的數百條,但很快數量就急劇增多,變作數千數萬條,密密麻麻擁擠而來。

    不過片刻工夫,韓立就已經無法分辨這些光線游魚了,因為其數量實在多到無法計數,彼此之間重重疊疊,相互擁擠疊壓化作一片連綿不斷的晶瑩光帶,朝著半空中那滴靈液**涌來。

    隨著涌來的晶光數量越來越多,速度越來越快,一道由天地元氣凝聚而成的巨大元氣漩渦,直徑足有數百里,如同一座接天連地的螺旋巨塔,佇立在了這片海域上方。

    原本晴朗的高空中,突然之間風起云涌,聚集起了一片綿延數百里的巨大云團,遮蔽了大片海域。

    方圓萬里之內的天地元氣,如同鍋中沸水一般,變得紊亂無比,全都如同漏斗一般**地朝韓立所在的區域涌來。

    而周圍距此數萬里外的數座島嶼,也紛紛受到波及,島上修士紛紛大驚,成百上千道(身shēn)影接連飛出各自島嶼,隔空朝韓立所在的海域方向望來。

    在靠近韓立方圓數百里的那片青色光幕前,更是凌空懸浮著數名真仙境修士。

    那幾人似乎也都相識,一個個面面相覷,神色間帶著緊張疑惑交雜之色。

    他們原本還以為此處是有什么異寶出世,心中一陣激動下,紛紛從島嶼中興沖沖的趕了過來,可等到了這里才發現,似乎根本不是這么回事。

    “秦道友,我們幾人之中,向來以你神識最為強大,你也是最先趕到此處之人,可知這里到底發生了何事?”一名大袖飄搖,衣衫勝雪的俊美青年,對(身shēn)旁一位耄耋老者說道。

    “眼前這層光幕遮蔽了一切神識探查,我也無法一窺究竟。不過看起來,似乎是有人在此……祭煉什么厲害法寶吧。”耄耋老者搖了搖頭,說道。

    “諸位難道就不覺得,是有人在此煉制地祇化(身shēn)么?”一名相貌(陰陰)柔的紅衣**,瞇著細長眸子如此猜測道。

    “我看著不太像,倒是秦道友說的可能(性性)更大一些。”

    “我也這么覺得……”

    “在這里猜來猜去有什么用,進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嘛!我們幾人聯手,難道還會怕什么人不成?”一名相貌丑陋不似人族的黑膚大漢,低聲喝道。

    其嘴上看似急躁難耐,(身shēn)子卻是沒有半點動作。

    先前說話的那名耄耋老者見狀,冷笑一聲,說道:

    “能夠布下如此隔絕神識(禁jìn)制的存在,可不是我秦淵島能夠招惹的,你們要一探究竟,大可盡管去,老夫可不奉陪。”

    說罷,其竟是二話不說,直接化作一道虹光遠遁而走。

    剩下幾人,互相看了一眼,臉上多少都有些尷尬神色,他們可無一不是不知道多少活了年歲的老狐貍,動動嘴皮子自然不打緊,哪有人肯去當那出頭鳥?

    眼見那名耄耋老者離去之后,這幾人也都不再言語,連繼續圍觀的心思都沒有了,紛紛說了幾句不痛不癢的話,隨后各自飛離而去了。

    畢竟從這里的(情qíng)形來判斷,十有七八沒什么異寶出世,若真如那秦姓老者所猜測的,是一位實力超然的前輩在此祭煉法寶,那就難保他不會介意他們此時的圍觀,繼而跟他們秋后算賬了。

    只要這位前輩祭煉完后,自行離去,他們自然也懶得去多管什么閑事。

    對于他們這些小心的揣測,韓立自然是一概不知,事實上他此刻也根本顧不上這些。

    因為就在剛才,那道巨大無比的元氣漩渦驟然收攏,化作了一道直通云霄的巨大光柱,直攪得九天之上的云層,也**翻涌,圍繞著光柱旋轉不停。

    就在這時,韓立周(身shēn)突然亮起了一層蒙蒙青光,還不等他弄清楚緣由,**仙靈力就受到一股磅礴巨力吸引,如同潮水一般朝體外洶涌而出,沖那滴被銀霞光焰包裹的綠色靈液傾瀉而去。

    他心中悚然一驚,一只手掌立即**,快速屈指掐訣,周(身shēn)青光頓時一顫,**仙靈力才稍稍變得遲滯幾分。

    而方才自行現(身shēn)的地祇化(身shēn),此刻(身shēn)上也籠起一層青光,**由信念之力轉化的法力幾乎在幾個呼吸間,便見底了。

    韓立單手一招,將化(身shēn)收了起來,但接著面色一沉。

    他雖然竭力控制,使**仙靈力流仍在不斷向體外流逝而出,只是速度較起初時減慢了許多。

    他略一沉吟后,一翻手掌,一次取出了數枚丹藥,**口中。

    伴隨著丹藥中蘊含的靈力,轉化為**的仙靈力之后,韓立的丹田中的空乏之感才稍稍緩解了一些。

    他抬頭望向高空中那滴墨綠色的靈液,眼神卻變得愈加復雜起來。

    整整五(日rì)之后,這片海域上的異狀都未有絲毫改變,處在最中心位置的韓立,心中更是叫苦不迭。

    若是有熟識之人在此,看到他如今的模樣,怕是要嚇一大跳了。

    此刻的他,眼窩深陷,膚色蠟黃,就連嘴唇上都起了一層干枯的白色死皮,看起來精氣消耗劇烈,也只剩下一雙眸子,還閃爍著明亮的神采。

    之所以為如此,便是緣于連續數(日rì)的**仙靈力不斷外泄,如今已消耗一空,他先前所積累下來的不少高階丹藥,也已經消耗了不少。

    可到這會兒,他就發現自己再服用丹藥,能起到的作用已微乎其微,幾乎快要支撐不下去了。

    然而不知為何,他的心中卻一直有一個莫名的聲音告訴自己,只要堅持下去,就一定會有天大的好處。

    韓立深吸了一口氣,翻手將已經取出的數枚丹藥又收了回去,暗自一咬牙,雙手在(身shēn)前掐出一個奇異法訣,干燥的嘴唇微微開合,竟開始吟誦起陣陣口訣來。

    隨著咒語聲傳出,他(身shēn)上的皮膚竟突然變得紅潤起來,下陷的眼窩也開始恢復如初。

    他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是一截瀕臨枯死的老樹,突然經歷了一場甘霖,驟然回(春chūn)復生了一般。

    然而只有他知道,這不過是他施展的一種通過燃燒精血,來煥發生機,增加**仙靈力的隱秘法門罷了。

    其所需代價之大,遠非常人所能想象。

    一眨眼間,又是三天三夜過去。

    籠罩在這片海域數百里之內的青色光球,突然毫無征兆地急速回縮,不過十數息的時間,就已經縮小到了方圓不過丈許的范圍,將那滴已經變得近乎透明的靈液包裹在其中。

    而在這丈許范圍之內,大量凝實無比的天地元氣,仍在以(肉肉)眼可見的速度朝著那滴靈液中涌去。

    只聽“轟”的一聲響。

    那層青色光幕再次回縮,竟是驟然壓縮到了極致,連帶著那些精純的天地元氣一起,擠進了那滴靈液之中。

    半空中的靈液瞬間固化,直接變成了一顆水滴大小的半透明晶粒,從半空中落了下來。

    這時,一只干癟枯瘦的修長手掌,突然從旁探了出來,將那顆晶粒接在了手中。

    手掌的主人自然就是韓立,只是此刻的他,幾乎已經瘦得脫了人形,渾(身shēn)皮膚包裹在嶙峋的骨骼上,露出一道道令人心悸的印痕,渾(身shēn)衣衫也是耷拉下垂,顯得極不合(身shēn)。

    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是一根撐著青色衣衫的晾衣竿。

    不過,他雖然元氣大損,此時臉上卻掛著一抹笑意,雙目之中雖然難掩疲憊之色,卻仍是顯得炯炯有神。

    他仰頭望著仍舊懸于高空中的小瓶,卻發現其原本的墨綠之色已然不在,之前浮現的雙眼和嘴巴也都已經消失了,此刻看起來,竟有些若隱若現,幾乎無法看清的樣子。

    看到小瓶這般模樣,他雖然也是有些意外,但卻并不擔心,因為根據腦中浮現出的似曾相識的感覺,他相信,小瓶只要吸納幾(日rì)月光,就會恢復如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