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凡人修仙之仙界篇.com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一百一十九章 紅月
    第一百一十九章 紅月

    韓立見此,身形一晃之下,迅速脫離了血霧向地面急速墜去,在腳尖快要接觸地面的瞬間,眼中突然寒光一閃,抬起手臂朝空中血霧某處一拳擊出。

    但見一道血紅人影從血霧中一閃而出,一只手臂五指成爪的朝韓立頭頂抓下,五道血色銳氣從指尖一卷而出,正好與韓立拳影擊了個正著。

    “轟”的一聲巨響!

    二者方一接觸,就一顫的紛紛潰散,那只血色人形怪物手臂轟然爆裂,身影在一股巨力反震下倒飛而回,重新隱沒于血霧之中。

    韓立身形一晃下,堪堪站穩了身形,不遠處的血霧中驀然傳來一連串劇烈的嘯鳴聲。

    但見聲音傳來處無數青色風刃爆發開來,向四面八方席卷而開,將大片血霧切割得支離破碎,清出了一大片空間,蛟八和其化身正與另一只血色怪物纏斗,只是其化身體表已是傷痕累累,似乎吃了個不小的虧。

    而之前墜地的陸坤化身也已翻身而起,和不知從哪里冒出來的陸坤本體一起,正與另一只血色怪物戰在了一起。

    就在此時,半空中血霧略一翻滾后,那只被韓立擊飛的血色怪物重新飛身而出,只是其此前被擊潰的手臂如今卻已是完好無損。

    其方一現身,便再次化為一道血影朝韓立疾射而來。

    韓立身形不退反進的迎了上去,再次一連數拳將對方擊的肉身幾乎支離破碎的倒飛了出去。

    然而這血色怪物傷口處,卻飛快的連起了一道道血色紅線,相互拉扯著融合在一起,并周身血霧一陣翻滾的恢復如初。

    前后不過幾個呼吸的工夫,一只完好無損的血色怪物便再次朝韓立沖了過來。

    韓立見此,眉頭不禁微微皺起。

    這血色怪物與之前陸坤召喚的那種水巨人倒頗有幾分相似之處,尤其在此地占據天時地利,根本不懼普通的蠻力攻擊,幾乎達到了不死不滅的程度。

    如此僵持下去,自己即便尚能支撐,但陸坤與蛟八二人重傷之下,怕是根本堅持不了多久。

    與此同時,半空中虎嘯之聲不絕于耳。

    公輸鴻周身血氣繚繞,六只血霧所化的巨虎在身前盤旋,與蛟三激戰正酣。

    或許是因為同時操控下方三只血色怪物的緣故,此刻的他周身血光顯得有些黯淡,在蛟三手中赤紅大劍的攻擊下,那些血霧巨虎疲于應對,竟隱隱顯得有些左拙右支之感。

    “你終究還是化身離體了,去死吧!”蛟三口中冷笑一聲,身上氣息驀然狂漲數倍,一下變得有些狂亂暴虐起來。

    但見其整個人體表赤紅光芒大放下飛快長高,并浮現出一枚枚赤紅鱗片,額頭也生出兩根**龍角,口中獠牙畢露,整個人瞬間化為了半人半蛟形態,尤其兩只手臂變得粗壯無比。

    同時,他手中赤色大劍赤色符文狂涌而出,流轉不定下,引得整個地下洞窟內的天地元氣都隨之**波動起來,無數光點憑空涌現,并猶如潮水般涌入劍中,隨后兩手一握的沖公輸鴻狠狠一斬而去。

    虛空一聲爆鳴!

    一道近百丈長弧狀劍光一閃劈出,表面散發一層絢麗的赤紅光暈,并有一絲暴躁無比的火焰法則之力從中隱隱散發而出,所過之處只留下一道火紅細線,周圍虛空都變得扭曲起來。

    公輸鴻見此,連忙朝后方倒射而去,同時雙手一揚,兩只血色飛爪脫手飛出,瞬間迎風漲至數十丈,綻放出刺目的光芒的交叉擋在身前。

    同時,身前六只血色霧虎也紛紛飛撲而出,口中**一道道粘稠剔透的血色光柱,以電光火石般的速度迎向了赤紅細線。

    一聲輕響!

    火紅細線輕易斬斷了兩只飛爪,然后和血色光柱撞在一起。

    砰砰砰一陣脆響!

    那些光柱紛紛化為大片血霧的爆裂開來,而六只血色霧虎也被劍光中掀起的赤色光霞一掃而滅。

    火紅細線一個模糊,下一刻仿佛瞬移一般出現在公輸鴻身前。

    就在此時,公輸鴻體表浮現出一層血色晶光,化為一個晶瑩剔透的鎧甲。

    然而火紅細線猶如摧枯拉朽般將其體表的晶瑩鎧甲撕裂,并斬入其**。

    轟隆隆!

    刺目的赤色火焰猛然爆發,夾雜著浩浩蕩蕩的法則波動,瞬間將公輸鴻淹沒,周圍方圓數百丈內虛空也是劇烈扭曲起來,似乎要被燒化。

    而在這一劍斬出后,蛟三身上氣息也一下衰減了五六成之多。

    一道模糊不清的血影驟然從滾滾火焰中飛射而出,一晃出現在數百丈外。

    其身周血光消散開來,露出一名約莫四十歲左右的瘦高中年**,一頭干枯黃發,容貌枯槁,全身幾乎皮包骨頭,唯有一雙眼睛散發出陣陣血光。

    其身上氣息顯得有幾分紊亂,一條左臂更是齊肩而斷,但詭異的卻是傷口處一滴鮮血也沒有流出。

    “哼,替劫之術!”

    蛟三見此,冷笑一聲,手中的赤色大劍上再次浮現出可怖的法則波動,朝對方所在方向劈斬而出。

    轟隆!

    又是一道宏大劍光飛射而出,法則波動一起,劍光再次一閃化為一道火紅晶絲般的細線,以風馳電掣般的速度直奔公輸鴻而去。

    然而這一次,公輸鴻竟是不躲不閃,也沒有再出手抵擋,嘴角反而泛起一絲詭笑。

    就在此刻,下方湖面轟隆一聲巨響!

    一道**無比的血色光柱從下方血湖中騰起,頃刻間擋在了火紅細線和公輸鴻之間。

    火紅細線斬在血紅光柱上,發出轟隆隆的爆鳴聲。

    血色光柱劇烈顫抖,似乎要立刻崩碎開來,但是血湖中浮現出一道道血光,蜂擁注入光柱之中,使得其勉強穩定下來,死死擋住了火紅細線。

    火紅細線光芒飛快暗淡下去,幾個呼吸后終于砰的一聲,消散無蹤。

    蛟三見此,瞳孔微微一縮,顯然有些不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幕。

    “時間差不多了……”公輸鴻低笑一聲,完好的右臂一抬起,口中傳出晦澀難懂的咒語聲。

    呼啦一聲!

    下方血湖之上再次騰起了一道螺旋攀升的**血柱,在半空中一個倒卷下,化為一道粘稠的滾滾血云,融入其身體。

    其身上氣息迅速恢復,斷裂的左臂處浮現出一道道紅絲,飛快縈繞下,一條全新手臂轉眼間長出。

    接著,更驚人的一幕出現了!

    下方血湖劇烈翻滾之下,一道接著一道的**血色光柱浮現而出,足有近百道,一道道血光憑空出現,將上百根光柱彼此連接,形成一個巨大無比的陣法。

    耀眼的血光立刻充斥了整個洞窟,空氣中的血腥氣味十倍濃郁起來,同時一股詭異法則之力覆蓋了整個洞窟。

    咚咚咚!

    正與血色怪物纏斗的韓立只覺心臟再次劇烈跳動起來,全身氣血翻滾,朝著心臟倒灌而來,動作頓時一慢。

    但其只是身形微微一晃,便再次穩住了身形,只是眼中卻閃過一絲驚色。

    另一邊,陸坤與蛟八也被突然出現的血之法則所影響,心中一凜下紛紛有些手忙腳亂之感,但好在二人反應神速,在地祇化身相輔下,倒也并沒有被對手太多有可乘之機。

    只是二人的化身此刻表面光芒黯淡,顯然是積攢的信念之力已有些不濟,而此地又離二者的島嶼頗遠,無法及時補充了。

    半空之中,蛟三正要飛撲而出的身形一頓,面上泛起一層血色,顯然血之法則對其也有不小影響。

    但其只是雙手在身前略一掐訣,并深吸了一口氣后,臉色便迅速恢復原樣,但眼底深處卻同樣閃過一絲震驚。

    就在地下空間發生異變的同時,地面上方的整座坤州紅月城也隨之隆隆晃動,猶如地震一般。

    連接城外城內的一條條河流,不知何時竟已經呈現出血色色,仿佛有鮮血在其中流淌一般。

    城內居民,還是此刻正在朝圣的人見此情形,紛紛面露驚慌之色,不知發生了什么。

    未等他們從震驚中恢復過來,轟隆隆之聲頓時此起彼伏的傳來!

    近百道血色光柱陡然從血月城周圍騰起,籠罩住了整個城池,形成一個巨大的血色光幕。

    一股血腥壓抑的氣氛籠罩住了整個城池。

    “這是怎么回事?”

    “究竟發生了什么?”

    不光是普通的民眾,此刻連那些身穿血月藍袍的中高階修士們也紛紛臉色大變,茫然不知所措。

    血色光幕上一閃,浮現出無數眼睛形狀的圖案,大小不一,并紛紛眨動起來。

    嗖嗖嗖!

    無數血光從其中飛射而出,朝城中灑落而下,如同下了一場血雨。

    血光所及之處,城內眾人一個個全身變得血紅,接著身體鼓脹之下,連慘叫都未及發出,就此紛紛爆裂開來。

    不過片刻工夫,原本熙熙攘攘的血月城中已沒有了一個活物,鮮血在城內地面流淌,不過很快消失,融入了地下,似乎被吸走了一般。

    而在坤州附近的岳州,青州等其他州的紅月城,此刻赫然也是一樣,整個城池被巨大血色光幕籠罩,瞬息間城內所有生靈盡數爆裂,化為一股股鮮血,融入了地下。

    若有此刻從紅月島高空俯瞰,便會發現這樣一副詭異景象。

    整個紅月島的主干河流如今悉數化為了血紅色,彼此之間縱橫交錯,但最終都指向了中間,坤州的那座紅月城。

    此刻的紅月島,就猶如倒映在黑色海水中的一輪紅月。。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